请注意,您已中毒虐心剧!

zhongdu

那些声称因为情节过分悲惨而看不下去的姑娘们,最终还是追完了一整部电视剧

“看着心爱的角色历经身体和精神的折磨,能够迎来一个圆满的结局,更符合大家对美好的向往”

在豆瓣上,2016年2月1日起在浙江卫视、深圳卫视和安徽卫视先后播出的古装言情电视剧《寂寞空庭春欲晚》被网友打出了4.0分的低分(满分为10分),72%的观众认为它“较差”或“非常差”。这部电视剧改编自网络作家匪我思存2006年创作的同名小说,讲述一段名叫琳琅的宫女和康熙皇帝、词人纳兰性德之间的三角爱情故事。批评者挖苦它是一部由英雄救美、三角苦恋等套路堆砌而成的“标准玛丽苏老梗教科书”,意即人物设定和叙事过于不切实际;微信公众号们则把该剧的台词、滤镜、造型、道具、剧情细细挖掘了一番——写手们更愿意把这称为“扒皮”。毫不夸张地说,它引起了一阵互联网集体狂欢。尤其是一部由专业团队制作的电视剧口碑甚至比不上一些网络自制剧,这种反差也十分符合互联网去中心化的口味。然而具戏剧性的是,它开播3天即在网络视频平台爱奇艺创下超过1亿次的点击量,并连续16天荣登全国卫视黄金档电视剧榜首。

18岁的大学生董婷在上高中时即读过《寂寞空庭春欲晚》,她每天准时观看,用一整个寒假追完了整部电视剧,连除夕夜也不例外。播出大结局那天,董婷说自己抱着平板电脑,“哭得眼睛疼”。像她一样如痴如醉的女孩们在社交网络上用一连串哭泣的表情符号分享剧情如何“虐心”、催泪,抱怨作者和编剧太过残忍,但收视数据证明,以“虐”闻名的内容格外受欢迎。

事实上,当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难分彼此之时,带着二次元记号的虐、腐、污(虐即主角遭遇悲惨的内容;腐即反映男男爱情的内容;污即含性暗示或软色情的内容)既是90后、00后用户辨识同好的暗号,也是更年长的用户希望打破次元壁永葆年轻的开关。

《寂寞空庭春欲晚》中,互为情敌的皇帝与纳兰性德也被部分影迷称为“玄德CP”(CP即couple的简写),她们认为这样的组合甚至比男女主角更加惹人喜爱,具有“萌点”。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6年中国网络文学行业研究报告》根据网络播放覆盖人数盘点了2015年由网络文学作品改编的电视剧表现,排名前10的作品有7部是言情剧,从虐、腐到污,每一个标签都能成为宣传手段,帮助电视剧找到其粉丝群体。艺恩咨询对中国电视剧整体市场所做的调查显示,2015年上半年,电视剧网络点击量突破百亿次大关,不同性别受众的差异性进一步显化。这意味着与老少咸宜的内容相比,瞄准女性胃口的电视剧更容易在井喷的市场中夺得一席之地。

不同于其他互联网产品的疯狂迭代,10年来,“重口味”网络文学作品始终是虚拟世界里的常青树。在晋江文学城上的“虐恋情深”类小说里,至今收藏数量最高的10部中,有一半是至少5年前创作的。事实上,《寂寞空庭春欲晚》至今已是10岁“高龄”,其作者匪我思存2006年即在晋江文学城上开始连载,次年出版图书,在被改编成电视剧前,已经在晋江文学城上积累了超过1000万次的点击量,图书销量超过100万册。《步步惊心》《花千骨》等小说同样创作于2006年前后,这些作品中,男女主角无不因为性格、阶层和身份种种因素而情路坎坷,最终结局往往不是擦肩而过,就是生离死别。匪我思存因虐的文风广受欢迎,她本人亦被其粉丝称为“悲情女王”“网文界后妈”。

“女性群体喜欢的恋爱、言情题材是长盛不衰的,”阅文集团副总裁罗立表示,“最早我们做起点中文网的时候(2002年),我可以说玄幻和言情两种题材所占比例是百分之一百。”阅文集团目前是中国规模最大的数字阅读平台,拥有包括起点中文网、晋江文学城、红袖添香、云起书院等网络文学品牌。云起书院总编辑田志国补充,现代言情、古代言情和幻想言情是“三大读者最多的主流题材”。即便是其他粉丝稳定增长的小类别题材,如神话玄幻或悬疑推理,“言情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元素”。他回忆道,网络文学兴起之时,武侠、玄幻题材主导的男性市场快速升温,但“女性市场有一段特殊的尴尬时期”。“最热门的、在网络上流传最广的,主要是一些没有授权的台湾言情作品。试着注册成为网络作者的女性似乎更青睐武侠、奇幻等题材,她们通过把主角设定为女性来创作属于女性的作品,力求在整个偏男性化的网络文学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这种被田志国称为“茫然期”的时间仅一两年就过去了,浪漫言情题材的兴起让女性网络文学在男性世界里快速把握住了自己的领地。据田志国梳理,此后都市浪漫言情、宫斗、宅斗、古风言情和历史题材依次兴起。“女性市场有足够的包容力去接受这些不同的特质。”他说。

“我最早开始在网上进行创作的时候,晋江还不像现在这样百花齐放、风格分明。”匪我思存说。现在,晋江文学城的读者可以根据性向、故事设定的时代、故事基调筛选文章。匪我思存表示,她最初创作的目的仅仅是“自己high”。她标志性的虐风格也不是刻意造就,“所谓虐恋可能也只是一个概念,读者被书中人物的命运打动,感同身受,就觉得这是所谓的虐恋。但在我看,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谁都有被生活虐一虐的时候,不是我擅长写虐恋,而是文学不可能永远只有喜剧和大团圆。”

“网络文学往往是治愈性而非教导性的。很多情况下是先有现实问题,才会有相应的文学出现。”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副教授徐艳蕊说。她的研究方向为性别研究与文化研究,自2005年起开始关注女性网络文学。在徐艳蕊看来,女性网络文学是女性对现实中真实诉求的投射,但这种真实感在男性主导的精英文学中难以被体现,而虐文正是女性对亲密关系中痛苦体验的表达。“女性网络文学为女性提供了一种自我表述的空间,这种表述可能一开始就是简单的‘这样写特别爽’——我就是喜欢把亲密关系写得鲜血淋漓。”她说。

徐艳蕊进一步解释:“琼瑶小说的形式是浪漫主义的,其中人物再互相折磨,也是基于男女相爱的基础,它对于男性有很多浪漫主义的想象,最大的阻力往往来源于外部,对爱情本身描述得比较完美。但是《步步惊心》《花千骨》这些作品里面,男女之情的很多美好之处被消解了,它让你看到了在两性关系背后确实存在的矛盾、等级秩序、权力关系。这些痛苦以前不存在于主流的影视作品中——里面往往父慈子孝、夫妻恩爱、婆媳关系最终一定会和解,但现实生活并不是这样,相爱相杀、惨烈的感情太多了。”董婷看过琼瑶电视剧《还珠格格》,她嫌“特别不切实际”。“王公贵族和宫女,现实中可能被祝福吗?”她反问道。

嗅觉灵敏的影视行业捕捉到了这些网络文学作品的价值,除了雄厚的粉丝基础,这种作品的结构天然有利于抓牢观众的心。上海柠萌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是《寂寞空庭春欲晚》的出品方之一。该公司执行副总裁徐晓鸥认为,类似《步步惊心》《寂寞空庭春欲晚》的电视剧严格意义上仍然是琼瑶式纯爱故事的模式,“但是观众的承受能力在慢慢增大,它们设计的心理桥段和过程可能比以前复杂很多,解读方式会更现代一些”。她认为,古装言情题材的文学作品尤其适合被改编成虐剧。“虐是戏剧结构的一种讲究,不是很虐的剧在处理人物命运时,可能两三集就能解决一个小的冲突,特别讲究虐的剧就永远不解决这个点,让你的情绪完全跟在剧里面,让你短时间爽不到。”她说。田志国认为,大团圆结局和虐并不冲突,“虽说悲剧结局更震撼人心,但从观众的情感角度出发,看着心爱的角色历经身体和精神的折磨,能够迎来一个圆满的结局,更符合大家对美好的向往。”

就像童话故事中眼泪可以换来珍珠一样,悲惨的故事带来了令人欢喜的收益。匪我思存的22部作品中,已有19部的影视改编权被出售,《寂寞空庭春欲晚》至今仍然位列百度小说人气榜古装言情类前三名。另一位以虐文闻名的言情网络作家桐华亦被浙江梦幻星生园影视公司聘为副总经理兼创意总监,参与该公司购进的网络小说剧本编剧工作,除《步步惊心》外,她的作品《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大漠谣》已经先后被搬上电视屏幕。版权价格亦水涨船高。匪我思存没有透露其作品的报价,但在腾讯娱乐2015年6月公布的网络文学“大神”影视势力排行榜上,其单部作品版权收入被估计为超过人民币150万元,而桐华则以人民币200万元居于榜首。2016年3月7日,成立仅1年的柠萌影视宣布将完成由弘毅资本领投、腾讯和芒果基金跟投的人民币5亿元B轮融资。而《寂寞空庭春欲晚》的另一制作方梦幻星生园已于2015年7月被骅威股份以人民币12亿元全资收购,股权书显示,作为该公司股东的桐华获得人民币1.56亿元现金对价和超过71万股。

徐晓鸥认为,网络文学让作品事先接受了观众的检验,“它给了专业的创作者另外维度的一种数据。但是从剧本的角度来说,编剧还是基本依照专业守则来做,尽管很多时候改编难度很大。”不出意料地,《寂寞空庭春欲晚》招来了众多原著粉丝的骂声,在新浪微博上,她们涌入匪我思存的个人账号和电视剧的官方账号下留言,表达对剧情与原著出入甚多不满,但这也证明了一点:她们一边愉快地中毒,一边为电视剧贡献了收视率或点击量。 撰文/张晨 编辑/郭小轩

商业周刊APP全新改版,为你呈现独家精彩内容!即刻点击,免费下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