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中国城市规划的美国机构

gaibian

中国的城市规划侧重于宽阔的大道和汽车通行,忽略了民众和宜居性

“通过芝加哥和纽约的培训,我懂得了发展紧凑型城市的重要性”

2013年,一位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低调地考察了芝加哥和纽约的城市环境,这次考察改变了他对城市设计的想法。

北京市平谷区区委书记张吉福表示,芝加哥湖滨蜿蜒的自行车道和繁忙的景象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时,纽约也令他感到震惊不已,因为尽管纽约市城市密度很高,但这里仍设有公园和花园,而且室外咖啡馆遍布大街小巷。

在回到距离北京约90分钟车程的平谷区后,他便放弃了政府批准的中国式基本城市规划。

张吉福说:“在过去,我们一直奉行更大、更快的原则,我们修建了宽阔的马路和大型社区,但实际上,这些举措是有悖于城市可持续发展理念的。”张吉福在美国参加了保尔森基金会(Paulson Institute)组织的为期两周的课程,保尔森基金会由美国财政部前部长亨利•保尔森(Henry Paulson)创办。

“通过芝加哥和纽约的培训,我懂得了发展紧凑型城市的重要性。”

保尔森于2011年设立了这一非营利性机构,专注于中国和美国的经济和环境挑战,而转变中国重要领导人的思维方式是保尔森希望藉此实现的主要目标之一。中国每年新增的建筑面积为20亿平方米。到2020年,中国将有1亿人迁入城市,而改善中国的城市化效率是避免环境灾难的关键。

城市扩张

中国的城市规划受到苏联影响,侧重于宽阔的大道和汽车通行,忽略了民众和宜居性。区划经常会把住宅区与工业和商业区分开,增加了人们乘车往返于各区的时间。地方政府对土地出售收入的需求助长了城市的平面扩张而不是立体扩张。结果呢?这种扩张带来了堵塞的街道和令人窒息的空气污染。

前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保尔森在邮件中回答问题时提到:“中国的城市化存在着巨大利益。如果中国能够本着改善人民生活、限制环境破坏的理念进行城市化,那么此举将为中国人民和全世界带来深远的积极影响。”

改变现状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倡导清洁能源的非营利性组织能源基金会(Energy Foundation)称,中国约90%的城市都是按照苏联模式建造的。地方政府五分之一的财政收入仍依赖于土地出售,而这一现象也推动着它们继续卖地而不是增加城市密度。

土地出售

波特兰州立大学-中国城市化创新项目(PSU-China Innovations in Urbanization Program)助理教授方一平(Fang Yiping,音)说:“只要GDP仍是中国当地政府政绩的衡量标准,政府将继续通过卖地来获得财政收入。在我看来,目前尚无迹象表明中国的这种城市化方式已经发生了变化。”

多年来,保尔森已与中国共产党和企业的上层建立了关系。在担任财政部部长(2006-2009年)之前,他帮助很多中国大型企业开展了上市工作。在担任财政部长期间,他组织召开了战略与经济对话(Strategic& Economic Dialogue),以方便各国建立更为紧密的经济关系。保尔森基金会网站的标志“知行合一”便是由李克强总理所题。

增长挑战

北京春华资本集团主席、前高盛大中华区主席胡祖六表示,保尔森认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在中国向可持续发展模式转变的过程中,其大规模的城市化既是巨大的挑战,也有可能是巨大的机遇。

胡祖六说:“一旦环保与经济增长发生冲突,环保通常情况下都会让步。中国很难摆脱以GDP为中心的思维模式,但是汉克先生拥有改变这一现状的地位、公信力和热情。”胡祖六曾在高盛与保尔森先生共事,目前是大自然保护协会中国理事会主席。

能源基金会(Energy Foundation)预计,按照张吉福的规划,利用公交系统打造紧凑型城市、在商业和住宅区之间取得平衡的做法将减少对车辆的依赖性,到2030年,这一举措将减少高达8亿吨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这个数字比澳大利亚与意大利在2013年的排放量总和还要多。

张吉福已经推出了电动出租车项目。其他计划还包括提倡用非机动车辆、自行车和步行取代汽车,并用小街道网络来取代遍布中国各大城市的宽阔的多车道马路。

环保先驱

加州伯克利国家实验室(Lawrence Berkeley National Laboratory)中国能源组副组长周南指出,张吉福是一个有远见卓识的人,而且中国今后还会涌现出更多类似的人。受平谷区政府委托,保尔森基金会就该区城市化规划提交了一份报告,周南是该报告的合著者。

她还指出,在更广泛层面改变中国的城市化方式仍面临着诸多实施方面的挑战,例如执行规划方面的财政和人力资源限制。她说,中国的一些生态城规划之所以以失败告终,原因便在于此。

她说:“一旦领导层发生变化,那么一切都会推倒重来。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和其他国家都会将众多行动方案写入法规的原因,而且这些行动方案也藉此得到了很好的执行。”

绿色城市

其中的一个绿色城市项目便是离上海不远的崇明岛东滩生态城项目,它于2005年高调亮相。然而,自其主要支持者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于2008年因贪腐获刑18年之后,该项目一直搁浅至今。

《管理和可持续性杂志》(Journal of Management and Sustainability)2月份刊载的一篇研究论文称,“东滩生态城迟迟未能启动的事实告诉我们,最初的政治支持是至关重要的。没有这一支持,项目只是一个无用的摆设罢了。”

对于平谷区这一人口较少(42.3万人)的地区来说,重塑其城市规划要比北京、上海或中国大量其他大型城市更为容易。

保尔森基金会常驻华盛顿的高级研究员雷•韦德尔(Leigh Wedell)表示,保尔森先生希望,张吉福参加的这类年度培训项目能够让平谷区这样的地区成为变革的典范。

效率的提升

周南说:“我们目睹过很多类似的案例,其中,成功的示范项目带来了全国性的影响。”

保尔森还试图改变中国的建筑规范。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The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预计,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近40%来自于建筑。

中国现有建筑面积为500亿平方米,每年新增约20亿平方米。到2050年,中国建筑和商用建筑空间的能源消耗预计将翻倍。周南估计,中国建筑能源效率的改善空间在30%以上。

保尔森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德博拉•勒哈尔(Deborah Lehr)说:“通过利用现有的技术来改造建筑——哪怕是隔热这类简单的改造——建筑的能源利用效率便可以得到很大的改善。”

胡祖六表示,中国清理其环境污染的方式,以及是否会向更为高效的城市化模式迈进,对于全球气候变化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平谷区的张吉福为人们带来了一丝希望。保尔森就如何改造平谷区城市规划提供了一篇65页的报告,建议采用美国的主要做法。在读完该报告之后,张吉福并不满足。

他说:“这是一篇很好的报告,但是我希望看到更多具体的推荐措施,也就是真正对我们有启发意义的举措。”撰文/彭博社 编辑/杨贵 译/冯丰

点击下载商业周刊中文版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