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鸡汤依赖症暗藏商机

xinling

一些所谓的“城市病”已经不仅仅是个人困扰,而是一种现代社会生活烦恼的写照

现代人失衡的精神生活正在为互联网内容制造者带来机会

说现代人精神空虚,你还别不信。2014年8月16日,系统管理软件公司豌豆荚联合哆啦A梦在北京798创意园区开设了一间“无聊治愈所”,8天活动吸引600多人入场,每天甚至需要限制排队人数。在这间用哆啦A梦装饰的“诊所”里,摆满了七彩瓶子,上面贴着125种病症。“病人”们可以对照药瓶上的病症把脉,通过手机扫描瓶子上面的二维码来看如何治愈这些病症。而在截止到8月22日的一周时间内,又有近300万人访问了无聊治愈所网页版。无聊治愈所话题微博阅读量达到了1.2 亿,一些人在感慨:“很多症状都晚期了。”

xinling2

豌豆荚联合哆啦A梦2014年在北京798创意园区开设了一间“无聊治愈所”,每天甚至要限制排队人数。

“无聊治愈所”罗列的非病理性“病症”包括 “堵车狂躁症”、“重度手机依赖症”、“微信朋友圈检查上瘾”、“非典型处女座精神病”等。豌豆荚“无聊治愈所”项目负责人苏姜予回忆说,在3月份一个从下午5点开到夜里3点的创意会上,她把剥下的荔枝皮一块块撕成碎片,这个行为是“无聊治愈所”方案最初的灵感来源。“我们讨论各自的变态恶趣味,比如啃玉米的时候非得啃出一个图形,咬手指甲,捏塑料薄膜,咬吸管等等。”

所有人都因此兴奋起来,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项目切入点。一些非生理性症状成为像病毒性感冒一样流行的时代病症 ,用来表达现代人身上集中出现的新特质。2010年的《中二病中毒说明书》和2011年的朱德庸漫画《大家都有病》等大受追捧,网络上也开始出现各种类型的病症总结,这意味着,一些所谓的“城市病”已经不仅仅是个人困扰,而是一种现代社会烦恼的写照。

豌豆荚的“无聊治愈所”策划团队开始从身边人入手寻找具体病症,先总结出周末僵尸症、毒舌症等200多个病症,再筛选出最终的125个。每一个病症都有对应的解药,它们都来自豌豆荚——那些在豌豆荚中能够搜索并直接消费的视频、电子书、游戏和应用。“无聊治愈所”的设计者之一王复安承认:“我们不外乎是想把内容扒出来给用户看。”豌豆荚方面未能提供通过这一入口增加的用户下载量。

没有确切的数据显示,无聊引发的病症是否能通过这些内容与应用得到改善。豌豆荚提供的“药物”有的看起来不尽人意,比如鼓励“白天想睡晚上睡不着症”患者看看一部叫《失眠症》(Insomnia)的电影;而对于那些和老板聊工作有心理障碍的员工,它建议他们使用领英,更快地跳槽。

xinling3

现代人失衡的精神生活正在为互联网内容制造者带来机会。

不过,用户并不是抱着“解决问题”的心态进入的。“用户可能只是图个乐。”问答网站知乎上擅长回答情感类问题和人生问题的写手殷凤麟(网名:瘾小明)说。而现代人失衡的精神生活正在为互联网内容制造者带来机会。殷凤麟发现,大多数时候人们依赖鸡汤文(内容通常对情绪起到安慰和鼓励的作用)和段子(内容通常博人一笑)来派遣度日。微博认证为“励志作家”的陆琪在新浪微博上粉丝数已超过2126万,由此成功从职场写手转型为“情感奶爸”。万合天宜与优酷联合出品的短视频《万万没想到》凭借夸张幽默的风格,在10月1日单天的播放次数就超过150万次。甚至“诗歌”也加入了治愈队伍,微信号“读首诗再睡觉”创始人范致行说,他们在挑选诗歌时会有所选择,希望每晚十点推送的诗歌能够“抚慰人心”。

“在这个潮流里,赚钱很容易。”运营着两个微博草根大号“地空捣蛋”和“你这是在装逼你知道吗”的高阳(网名:杠子)说。在2011年获得第一个来自杜蕾斯的广告订单之后,高阳现在每周大约能完成2-3笔的广告合作。

在内容中植入广告是最常见的做法。由原创漫画平台公司有妖气制作的无厘头搞笑动画《十万个冷笑话》在2012年火爆一时,寻找笑料的观众为其贡献了超过十亿点击量。于是,在恶搞《葫芦娃》的《十万个冷笑话》第5集上线时,蛇精集齐7个“福禄”娃后所用的炼丹炉变成了苏宁易购快递过来的苏泊尔牌电饭锅。之后,植入广告的方式开始被有妖气频繁使用 ,最多的时候达到了一集4-6个软广告。有妖气联合创始人董志凌相信“年轻消费者对影视剧植入的接受能力更强”的说法,引来一片恶评。腾讯原创动漫平台推出的动画《尸兄》制片人赵军为这种商业模式辩护说,“对于这种类型的片子来说,商业化不做广告,还能做什么?”但他同时认为,“用户反感,只说明植入的方式不好。”

直接收费可能是互联网内容产品的另一种商业化模式。微信订阅号“槽边往事”已经连续6个月向读者收取10元的阅读费用。在10月6日发表的一篇短文里,该订阅号的创始人和鉴(网名:和菜头) 在他的订阅号文章里称,目前收到的志愿付费金额已经让他“中午可以加个菜”了。

xinling4

《十万个冷笑话》中的植入广告

有妖气公司尝试过开发衍生品。在其官方淘宝店上,销量排名最高的产品是售价28元的钥匙扣,但这一产品从9月5日发货至今仅售出24件。在鱼果动画CEO孙瑜看来,“在已经有了优秀的动漫品牌之后,企业要想完善布局,电视剧集、大电影和游戏的开发是必不可少的环节。”现在《十万个冷笑话》团队准备布局全产业链,同名电影于2013年3月开始在众筹网站点名时间上进行众筹。截止2013年8月23日,该电影共筹得超过人民币137万元。影片预计在2015年元旦上映。

高阳则在今年5月开了一家叫“三角”的创意工作室,为消费者生产原创的、更“情绪攸关”的商业内容,同时向品牌客户收取费用。他们最近在为一款社交应用拍摄一段广告视频。在这段视频里,所有人都会接到一个打算自杀的陌生人打来的电话。“这是一个关于归属感的故事,在外漂泊的人都会喜欢。”

不过,这种营销方式很难带来立竿见影的商业效果。“从长远来看,在其中投放广告也许可以提高品牌影响力,但这只适合一些预算充足的大品牌,因为它对提高销售额几乎没有帮助。”网络营销策划公司王通科技营销公司合伙人王少良说。“一些品牌想要通过投放广告直接赚钱,最好的办法还是向目标受众直接推送产品。”

而对于那些鸡汤文或段子的追捧者来说,他们并不关注谁赚了钱,更多是希望借此舒缓压力。这还推动了一些线下生意的产生和火爆,比如冥想、瑜伽、有氧运动、跑步等。灵修项目也在近两年兴起。在一些人看来,短暂离开手机、人群、商业环境、禁语的闭关生活,能够帮助他们真正面对自己、摆脱压力和痛苦。

更大的商机在于心理咨询领域。2008年,北京大学心理学系教授钟杰开办了个人心理诊所,现在每周需要花费十几个小时为客户服务。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这类心理诊所的收费并不低,一般为每小时500—1000元;二线城市约为每小时300-500元。在钟杰看来,中国需要心理治疗的人已经越来越多,至少需要2000万合格的受过足够训练的心理治疗师。而根据今年7月份上海市卫计委发布的《关于规范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管理的调研报告》,2010年中国每十万人口仅有0.18位心理治疗师(技术人员类)。 撰文/孙今泾、刘燕 编辑/王若霈

下载商业周刊APP,《天地无人》专题抢先阅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