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辆汽车去上班

zuche

中国消费者用车需求的增加和新能源汽车的推广促进了分时租赁的发展

“初期收费必须非常低,因为只有价格足够优惠才能吸引消费者”

5月20日,中文谐音“我爱你”的日子,芜湖人赵伟和汪琳在易开租车平台租了15辆一模一样的蓝色奇瑞eQ当婚车,当车顶上悬挂着清一色的 装饰牌“我的老婆汪琳,我爱你,请嫁给我吧”的婚车车队浩浩荡荡开过芜湖街头,即便在这个遍地是奇瑞汽车的城市,仍然引起了众人的围观。

易开租车成立于2015年7月,这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公司将奇瑞大本营芜湖设为了首个目标城市。使用的车型为奇瑞新能源汽车eQ,奇瑞对此进行了部分改造,采用“无钥匙启动”,用户通过App获得密码开启车门,并拥有自动落锁、自动升窗等功能。尽管目前易开还是直接从奇瑞购车,但奇瑞早在易开成立初期就进行了投资,占比10%。易开租车CEO严道远表示正在和奇瑞探索新的合作方式。

出行细分市场正在逐渐满足用户在不同应用场景下的出行需求,易开租车恰恰切中了消费者短距离出行和固定地点往返通勤的需要。

只要有驾照,且驾驶记录良好,在易开租车平台上租一辆车很简单。用户只需要下载App,上传身份证和驾照照片注册,并通过支付宝支付一笔押金就可以。通过手机App,用户可以直观地看到车辆停放地点、续航里程、性能和颜色,点击预约,在半小时内到指定停车场提车,使用后在线支付相应费用即可。目前易开在芜湖设立了76个租赁点,投入运营车辆1160辆,相当于当地出租车辆的1/3(出租车辆为3500台)。易开租车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谭奕透露,平日里车辆使用率在80%左右,端午节期间,使用率达到了100%。

zuche2

现阶段在易开平台上租一辆车并不贵,1小时15元,租一天只需要65元,35元可以购买夜间套餐(17:30-次日8:30)。不少芜湖上班族因此改变了通勤方式,在公司附近租车下班,回家后将车停在家附近,第二天上班再还回租赁易开租车位于安徽芜湖的停车场点。谭奕介绍,目前易开租车正在推动开拓马鞍山、玉溪、成都等市场,会根据当地情况和不同的车企合作。

易开租车这种模式被称为分时租赁,是汽车租赁形式的一种。早期,经销商或租赁公司通过出租的方式将汽车提供给用户使用,三年期限后归还。随着用户需求增加,市场逐渐发展出各种长、短期租赁业务,“汽车租赁模式实际就是时间长短的区别,分时租赁周期更加缩短。”J. D. Power咨询公司大中华区总裁梅松林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

而梅松林认为,新能源汽车推广也是推动中国当下分时租赁模式火热的重要原因。作为供方,新能源汽车厂商希望消费者通过分时租赁了解新能源汽车。“就像试驾一样,象征性地收一点费用,主要是体验。”

目前,中国不少新能源汽车厂商、经销商和租赁公司都在尝试推进分时租赁,吉利、上汽、长安等都在当地和租赁公司合作布局分时租赁网点,北汽和经销商庞大成立合资公司共同推动纯电动公务车分时租赁,北汽董事长徐和谊介绍,截至去年年底,北汽已经在北京相关单位投放了1300多辆纯电动车,建设了70多个网点和1000多个充电设施。互联网企业乐视将和易到用车合作,计划在2019年前累计投入20亿元在北京开展分时租赁。奔驰也将国外运行多年的Car2go分时租赁模式引入中国,在直辖市重庆投入400辆Smart fortwo小轿车,奔驰表示,这是为接下来的奔驰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试水。

在梅松林看来,专门的租赁公司主导才能把这个市场做大做强,“厂商是想通过租赁推广品牌、推广新能源车;经销商有现成的场地资源、网点,但局限性较大。反而是租赁公司在与不同类型的公司合作时具有较大的灵活性,便于整合市场各方资源。”

易开租车在2013年就开始了软硬件研发,“我们现在用的软硬件、充电桩、车载盒子都有专利”,严道远说。他们通过购买新能源汽车、整合停车场形成了一套上下链条贯穿的独立体系,现在在芜湖市区内,每隔两公里就有一个停车点。

要让1000多辆车在城市保持良好运转,运营难度的确不小。为此,易开租车雇用第三方公司,负责车辆保洁和高峰时段调度,成立自助借还车控制中心,对各个网点车辆的状态、位置进行实时监控。还车时用户需要拨打客服电话,待客服通过高清摄像头对车身进行检验后才能支付还车。“在用车高峰时段,同一时刻往往能打进110个电话。”易开客服尹志明这样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

在一、二线城市,诸如Gofun、EVCARD、绿狗租车等几十家公司也纷纷涌入这一新市场。几乎所有的分时租赁公司都会强调,他们不仅提供安全周到的服务,更是一种出行消费理念的体验,他们迫切希望消费者参与进来。但眼下分时租赁模式要解决的问题依然不少。“租赁公司依托重资产模式,确实会发展更快一些。”罗兰贝格合伙人、大中华区副总裁张君毅说,“不过,三线城市规模小,复制速度快,推进方便,但是盈利形式、出行效率还需要监测,当下还无法判断是否成功。”

目前,市场上的分时租赁运营主要分为有站点和无站点两种模式,易开租车是有专门的停车场,可在随意站点存取车辆。但对一线城市而言,没有足够的线下网点作为支撑,用户使用受限。流动地点取还车对车队的管理和调度要求更高。张君毅表示,“目前中国大部分新能源车行驶里程有限,这就要求网点密集,充电速度快,这在大城市很难实现。”

一个显见的事实是,易开租车的确还没有实现盈利,眼下仍然需要大规模的融资来进行业务拓展,其他租赁公司也是如此。租赁公司购车、运营等初期成本投入大,要很长时间才能收回成本,“初期收费必须非常低,因为只有价格足够优惠才能吸引消费者。”梅松林说。因此,租赁公司也很难单纯地通过消费者缴纳租金的方式盈利。

谭奕对未来很有信心,在他看来,分时租赁未来还可以延伸出很多盈利空间,“充分利用客户在车上的时间,通过广告、社交进行推动,以及推出个性化定制化服务等。”撰文/李昕彧 编辑/蔡译萱

总之 眼下不少中国汽车租赁公司都在积极推广新能源汽车的分时租赁,不过目前要解决的内忧外患也不少,最根本的一点就是如何盈利。

下载商业周刊APP,《天地无人》专题抢先阅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