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ady365封面大片——宋佳 文艺范儿不是装出来的

理想是什么?爱是什么?自由是什么?宋佳从来不做过多的解释和表达。答案都在她自己的心里。

她按照自己的想法肆意活着,德艺双馨老艺术家范儿,帅气时尚icon范儿,都是她。她不受任何拘束。

“我明明是摇滚明星!”

拍摄场地是北京一个著名的摇滚演出live house,宋佳早早就到了现场,一进门就难掩兴奋。“这地儿我以前也老来。这几年没怎么来,不过还是老样子。”她在舞台前晃悠着说。

拍摄开始,她拿起一把吉他开始弹—真的吉他,还挺贵的,不是那种随便糊弄人的道具吉他。她以前学民乐,在音乐学院的时候学过几节吉他课,“所以能比画两下”。弹了几下,她不满地扬眉笑道:“这吉他多久没弹了啊?走音都走成这样了!”

摄影师一边拍着,她就开始自顾自地给吉他调弦。拧几下,侧着脸弹几下听听音准,一组拍完,她也把琴调好了,即兴拨着弦唱了几句。浑然天成的舞台感。下面有人嘀嘀咕咕:“听说宋佳以前当过民谣歌手……”被她耳朵尖听见了,开玩笑接道:“什么民谣歌手啊,我明明是摇滚明星!”说完仰头哈哈大笑。

虽然是自嘲,但在灯光和乐器的环绕下,她一身帅气的装扮和自然散发的浑不论气息,确实有几分摇滚的神韵:率性、自然、豁得出去。“摇滚精神一两句说不清,你非要一句话说清,摇滚的精神可能就是自由、反叛精神和爱,爱自己、爱别人。这些都是我骨子里有的东西啊,哈哈。”

她曾经喜欢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摇滚乐,但她在学校学的其实是民乐。“虽然学民乐的孩子都要求规矩、古典、优雅,但我骨子里都觉得那些太扯了。”她大大咧咧地说。她是一个喜欢打破条条框框的人。

比如,谁规定她只能当一名民乐手,而不能当演员?谁规定她只能演某一类角色,而不能演另一类角色?谁规定当演员只能靠炒作才能红,不能用作品说话?

她不信这些。她从来不顺从于那些固有的限制。她想做什么事情,就一定要冲破那个横在眼前的栅栏。

“我有一颗无比柔软的心,我可以体验、感受到各种感情,但我还是会有强硬的一面,坚持我觉得对的东西,可能别人觉得我挺倔的,我是不会听别人的。”她扬起下巴说,脸上是坚持努力过的人才会有的骄傲。

“不想去分析我是什么样子”

和现在动辄十五六岁出道的演员相比,宋佳当年出道算是晚的。从表演系毕业几年,才开始进入公众视野。但对她来说,也正是时候—她第一次在电影里出现,就已经非常成熟。

她在《好奇害死猫》里的角色,至今仍是许多文艺青年的心头之爱,因为她足够天真,足够复杂,也足够真诚,她身上的落寞和茫然,不带任何一点矫饰。演这样的角色,一不小心就会被人认为“作”,她却不动声色地击中了观众心中那根柔软的弦。

从此,“宋佳”似乎成了某种质量保证之一。许多男性观众迷恋她带着些许锋利质感的风情,但更多人看到的是一个个鲜活不同的女性,她们都感情丰富,充满张力。

即便是在徐浩峰的《师父》里,那个极难拿捏的“师娘”角色,也被她演绎得恰到好处—放在别人身上,这样的角色也许会变成一个灾难。

“以前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这次师娘的角色我自己都觉得好美啊,怎么会那么有味道。这次也是徐浩峰导演的要求,他希望演员的表演是美的,以前我也没遇到过这样的角色。这个角色如果是别人来演就会觉得有点怪,因为她的台词很不好驾驭,阅读是有感觉的,说出来会显得有点怪,我还OK。”她谦虚地笑。

她是个天生的演员,演起戏来全然抛开自己,不管不顾。“我都好久没在戏里漂漂亮亮的了,以前没想过,我向来把拍杂志、拍大片、拍戏分得很开,演戏不是为了展示你的漂亮的,还是以角色为主,杂志大片要有态度,所以我分得很清。”

她在戏里时常给人冷艳感,在现实中却是大大咧咧,看似难以调和的矛盾,她却觉得“不用平衡,因为都是我,都是自然流露的,根据角色去变化成角色的样子。我就是好好生活做好自己,不太想去分析我是什么样子。而且,在现实生活中冷艳挺可怕的吧,不累吗?”她哈哈大笑。

她非常擅于开玩笑,尤其喜欢拿自己开玩笑—善于自嘲的人,往往都有着强大的内心。说到这里,她又拿自己“开涮”了一下:“对啊,这你都看出来了。我觉得在工作的时候,就是让大家觉得轻松好玩,要不然挺乏味。不过我没那么强大,我是外强中干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