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的逆袭:在酒吧捕捉限量妖怪

1

实体店们发现自己正处于一场虚拟游戏狂热的中心

“有个小哥还跑去厨房说那里有个稀有妖怪,是有点奇怪”

2

一名职员走过东京口袋妖怪旗舰店的比卡丘墙。2016年2月24号,被任天堂有限公司授权的多媒体口袋妖怪在2月27号迎来20周年纪念日。摄影:Yuriko Nakao/Bloomberg

这个周末,来往皇后区L’inizio’s Pizza酒吧的顾客们对Pizza饼和冰啤酒并不感兴趣,他们需要的是更多的精灵球。

这家Pizza酒吧成为了第一批迎合这个虚拟风潮的实体店之一,任天堂于美国时间7月6日(中国时间7月7日)发行了AR游戏《口袋妖怪Go》。游戏的一部分需要捕捉虚拟的口袋妖怪,但只有通过手机摄像头观察周边环境才能看得见,而L’inizio’s则与这些虚拟妖怪们一同匍匐着。玩家们可能会看到停留在酒吧凳子上的小火龙,或者在洗手间里找到卡比兽,而那些不玩这款游戏的顾客便会看到一群紧盯着手机屏幕的人在酒吧里走来走去。

3

根据数据提供商SimilarWeb,在上架仅仅几天之后,美国的安 卓用户们花费在Pokemon GO上寻找宠物小精灵的时间就已经超过了他们使 用一众社交软件的时间,包括Facebook公司的WhatsApp和Instagram。这 款上周在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iOS及安卓平台上推出的游戏,已经为任天堂新带来了70亿美元的市值。

食品和饮品销售额与一个普通周末相比高出了30%,Pizza店经理Sean Benedetti透露。这款游戏选择哪一个公共场所作为作为精灵隐藏地其中一部分是靠巧合,而也有一部分是依据精明的策略。

29岁的Benedetti花了10美金在“引诱模型”上,一个游戏内付费功能,用于吸引妖怪们去某个特定的地点。玩家们马上马上就会发现L’inizio’s是个值得去的地方。“人们因为这个游戏都突然出现了,”他说。

从某种角度来看,《口袋妖怪Go》达成了一项特别的丰功伟绩。以往利用定位服务的智能手机应用一直似乎一直以来不太待见实体店。像苹果旗下的软件Beacons,以及其他通过定位给消费者提供折扣信息的软件,通通将店主对于移动终端能增加销售的希望破灭。

像《口袋妖怪Go》这样的在每一部有定位功能的智能手机上运行的AR游戏,有潜力给予商家Beacons没能够给的。不难想象开发商可以在游戏中出售广告机会给当地商家,或甚至拍卖将商家变为玩家目的地的承诺。任天堂和Niantic Inc., 以及《口袋妖怪Go》的开发团队对这此不予置评。

“定位广告将会在增强现实(AR)中被推动,正因为像《口袋妖怪Go》这样的游戏。这会激励更多的知识产权进行地理坐标定位,这会对人们到访的地方有着直接的影响,”彭博行业研究的分析师Jitendra Warel说。390亿美元手机游戏产业全球总收入中的8%如今都来自游戏内广告。根据彭博行业研究,这个比例还会增长,虽然增长得不会太快。

不是每一个商家都能从《口袋妖怪Go》的狂热中盈利。Internet Archive (网站时光倒流机器)的三藩市办公室是游戏的一个“道馆”,一个玩家组织口袋妖怪对决的理想场所。这个地方原先是个教堂,而许多游戏中的”道馆“都是宗教场所、装置艺术、或者相似的公共设施。为防止参观者进行攻击,团队设立了标牌写道:“请随便在团队的秘密道馆里战斗,但请不要打扰到我们的工作人员。” 这个团队每周五都会提供公共参观,而参观者则都专注地看着自己的手机。在布鲁克林一个叫Pacific Standard的酒吧之外,一个写着相似忠告的黑板也被挂了起来:“妖怪只为在店内消费的顾客提供!” 30岁的店主Ryan Kahl说,这其实大多是个笑话,虽然他也表示这些天来蜂拥而至的客人使他感到非常不真实。“有一个小哥还跑去厨房了,因为他说那里有个稀有的妖怪,” Kahl说。“是有那么点奇怪的。”

4

来访Pacific Standard的人因为这款游戏多了许多,Kahl说,但他还不确定这对于他的酒吧来说是不是一件好事。他对于这些玩家将会成为店内消费的顾客表示乐观,尤其如果这场狂热能维持整个夏天。“我看到许多人走上门前,看了看这个地方,然后便离开了,” Kahl说。“我们希望当天气变得越来越热,人们也会需要食物和水来补充能量。” 也有一些酒吧老板商量着举办一场口袋妖怪主题的Bar Crawl(不停的变换酒吧喝酒)。

L’inizio’s 酒吧的Benedetti和Pacific Standard的Kahl都表达了在未来通过游戏与任天堂合作宣传的兴趣。Kahl还没为“诱饵”支付10美金,但他表示他可能在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期间会这么做;Pacific Standard以吸引顾客一起在电视上看政治事件而闻名。“一想到我现在要将《口袋妖怪Go》算入我每月预算的固定成本中,就觉得非常奇怪” Kahl说。

另一方面,玩家看上并没有为现实商业与虚拟游戏的交融所感到恐慌。31岁的Jon Schubin,在《口袋妖怪Go》发布的那个周末花了3~4个小时玩这款游戏,也因此进入了两家商店。他是否愿意为获得一只罕见的妖怪或者来到一家“道馆”在店内消费呢?Schubin说他会考虑。“最重要的其实是尊重游戏和玩游戏的经济学,”他说。“有许多将赞助的内容融入游戏的方式。”

37岁的Shaun Farrugia则愿意为了游戏的进程光顾一家商店:“如果寻找一只罕见的妖怪就像要在纽约找一个干净可用的厕所一样,那我愿意买一瓶苏打水。” 撰文/Polly Mosendz、Luke Kawa 翻译/何孟乔 编辑/何孟乔

总之 《口袋妖怪Go》这样的AR游戏会激励更多的知识产权进行地理坐标定位,对于人们到访的地方会有直接的影响。

下载商业周刊APP,参与每日趣味问答,赢新款Kindle好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