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妖怪GO》未上线先被山寨 “换皮”后秒登排行榜首

koudai

《皮卡丘Go》和《城市精灵Go》登上中国下载排行榜首位

游戏《口袋妖怪:GO》目前仅在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发布

从中国到加拿大,《口袋妖怪:GO》(Pokemon Go)的火爆正在这些还未发售该款应用的国家吸引未来的口袋妖怪训练师,对于希望挣快钱的开发商来说,这是个好消息。

据市场研究公司 App Annie的统计,有几款希望乘《口袋妖怪:GO》火爆的东风来赚钱的应用程序正在登上德国、西班牙、新加坡和瑞典等国家移动下载排行榜的首位。主要角色与皮卡丘有惊人相似度的《城市精灵Go》(Citymon Go) 在过去几天成为中国下载次数最多的苹果iOS游戏。充斥着各种卡通怪兽的桌面游戏《皮卡丘Go》(Go Pikachu)现在是安卓应用程序商店豌豆荚下载量最多的20款游戏之一。

自上周在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正式发布后,《口袋妖怪:GO》好评如潮。这款游戏甚至引发了一种社会现象:为了寻找“口袋怪兽”,许多美国人、澳大利亚人和新西兰人纷纷来到酒吧、比萨饼店乃至警察局门前转悠。这款应用程序由Niantic Inc.和Pokemon Co.共同研发,推动拥有这两家公司股份的任天堂公司(Nintendo Co.)市值在短短四天时间里飙升59%,增加了110多亿美元。

开发商纷纷押注这款任天堂游戏掘金的潜力,利用人们对以口袋妖怪为主题的游戏内容需求的回升获利。想想看,就连《笨鸟先飞》(Flappy Bird)的克隆版、《抓住小精灵》(Catch Em!)(口袋妖怪的口号是“把小精灵一网打尽”)这样昙花一现的游戏也跻身于跟风模仿的行列。

《一网打尽!饥饿的小精灵》(Go Catch Em All! Hungry Monster.IO)在全球范围内更为流行,据App Annie表示,这款游戏已经在加拿大、德国、荷兰、西班牙、英国和瑞士登上免费应用下载排行榜首位。这款游戏借鉴了去年发布的《细胞吞噬》(Agar.io)的元素,在《细胞吞噬》游戏中,培养皿中的细胞靠吃掉其他玩家来使自己壮大。

“玩家知道,这些游戏都不是正版产品,但是他们下载这些游戏,是希望在真正的应用发布前能有些这方面的体验,”关注日本手游行业的咨询机构Kantan Games Inc.的创始人塞尔坎·托托(Serkan Toto)说,“由于开发周期很短,几名开发者只要数天就能复制几乎任何手游,或者至少让游戏看起来像山寨版。”

《口袋妖怪:GO》的日语版指南甚至成功地在意大利免费应用程序下载排行榜首位停留了三天时间。这款应用程序没有提供游戏攻略,而是汇集了口袋妖怪的新闻和推送广告。在加拿大,售价0.99美元的Pokedex怪兽图鉴数据库成为7月7日以来下载次数最多的付费应用程序,与经久不衰的热门游戏《我的世界》(Minecraft)并驾齐驱。

最成功的智能手机游戏可以分为几个类型,比如《愤怒的小鸟》(Angry Birds)和《糖果传奇》(Candy Crush)这样的对对碰游戏或益智游戏,或者《植物大战僵尸》(Plants vs. Zombies) 这样的塔防策略游戏。由于这些游戏的模式容易被复制,模仿热门游戏的做法也成了可行的商业策略。

《口袋妖怪:GO》的情况却不是这样。这款游戏结合了精确的地图测绘和增强现实技术,这项技术在游戏中加入现实世界的背景,这项技术来自去年从谷歌拆分出来的Niantic。

这并没有阻止《城市精灵Go》的中国开发商进行尝试。像这款热门游戏一样,《城市精灵Go》可以让玩家使用位置数据挑选附近的道馆战斗。但是,《城市精灵Go》缺少增强现实功能,这意味着角色不能与真实的环境互动。这款游戏从3月份起、任天堂公司首次发布这个概念的数月后,在腾讯公司旗下的应用宝(Myapp.com)市场上架。无法联系到《城市精灵Go》的开发商就此置评。《皮卡丘Go》的开发商Skymoon也未对置评请求做出回应。

目前还不清楚Niantic在其他地区发布《口袋妖怪:GO》的时间。目前,渴望获得真实体验的中国游戏迷只能在线购买澳大利亚或新西兰的苹果账号。

“现在有很多供程序员使用的模板,你花60到70美元就可以买到,套用你自己的图形皮肤,就可以打造出一款三消益智游戏,”托托说,“对于《口袋妖怪:GO》这类游戏,你没法这样复制。这款游戏真是耗费心血的创意,不像《糖果传奇》那样容易模仿。” 撰文/Pavel Alpeyev 翻译/孟洁冰 编辑/刘馨蔚

总之 在未发布其正式版本的地区,《口袋妖怪:GO》的山寨版也是异常火爆。

下载商业周刊APP,参与每日趣味问答,赢新款Kindle好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