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战火烧身 中国公司进入并购新纪元

wanke1

中国最大房地产开发商长时间的股权争夺战不乏戏剧性元素

“准备迎接一个收购–无论敌意与否–大增的时代吧。事实上,这个时代已经开启”

中国最大房地产开发商长时间的股权争夺战不乏戏剧性元素:一位有争议的、气势不凡、登过珠穆朗玛峰的董事长;一个相对不为人知、用杠杆来增加分量的入侵者;一位白衣骑士;还有令人意外的潜在求购方加入。

虽然万科之争并不完全是上世纪80年代杠杆收购热潮期间、“门口的野蛮人”私募股权投资公司Kohlberg Kravis Roberts & Co.收购RJR Nabisco的重演,但其规模和意义最终可能在中国商业编年史上获得同样重要的地位。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至25年来最低水平,内生性增长正日益让位给整合。万科作为本行业里最大且备受尊敬的公司被盯上,这本身就预示着中国公司进入了新纪元–就连歌利亚(Goliath,注:圣经故事里的巨人)都成为了理所当然的攻击对象。

准备迎接一个收购–无论敌意与否–大增的时代吧。事实上,这个时代已经开启。

安本资产管理香港办公室的投资经理Frank Tian称,中国已经到了这样一个阶段:鉴于系统中的资金量如此充沛,资本寻找回报率,整合正在成为一个关键和占据主导地位的主题;万科大戏就彰显了这一点,并将创造历史、成为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史上的里程碑之一。

根据平安证券去年12月份的报告,至少已有28家房地产公司被举牌–收购股份比例不低于5%,必须向监管机构通报投资原因。该报告称,其中四分之一,举牌人想要发挥影响力或者寻求控制权。

为上述趋势推波助澜的是泛滥的流动性,其中许多是来自中国的影子信贷系统,其让投资者使用杠杆为股权收购交易融资成为可能。宝能集团,即万科眼中的“敌意”投资者,去年向券商和基金公司借钱累计买入万科近24%的股份。券商和基金公司则通过向富裕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被称作资产管理计划的高收益率工具来筹集资金,而这些投资者往往是银行客户。

影子银行

穆迪估计中国影子银行系统规模为7.5万亿美元,AMP正是该系统中增长最快的一部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约2.9万亿美元AMP和理财产品之类的影子信贷产品,正在加剧金融系统中的“重大风险”。

wanke2

一家利用这种来源的资金积极展开收购的开发商就是中国恒大。由亿万富翁许家印担任董事长并控股,该公司在8月份意外入股万科,现在的持股已经达到6.8%。在此之前,这家总部位于广州的开发商于4月份宣布要收购嘉凯城52.78%的股份。其8月份还增持了廊坊发展,持股比例升至15%,并通知监管机构称不排除控股可能性。

恒大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收购万科和嘉凯城股份的代价都由“内部资源”支付,该公司未回复彭博新闻社以书面形式就其资金来源和收购意图提出的问题。

无法区分

恒大严重依赖影子银行融资来填补其金库,根据标准普尔公司的全球评级,其债券已低于投资级别。

“你绝对无法区分用于购买股票的资金究竟是来自内部现金流还是影子银行,” 标普董事Matthew Kong估计,去年年底恒大的资产负债表上至少有1110亿元(约合170亿美元)属于影子贷款——相当于总债务的37%,其中大部分是由于信托产品与放大器所造成。“他们用于购买万科的资金必定有一部分来自影子银行。”

保险业同样严重依赖出售短期投资产品获得的资金,并利用这些资金购买股票和发动隐身收购。这些手段通常能在两到三年内兑现,所提供的回报也远远高于广大中国人的银行存款利率。

高收益

“发行这些产品的保险公司需要寻求高收益的投资,”瑞士信贷集团位于香港的亚洲策略师李琛说,“这正是那些不请自来的投标人的动机之一。”

根据国泰君安证券分析,优质的房地产企业对于寻求存放现金的保险公司往往具有特别的吸引力。房地产企业能够提供稳定的回报,其交易往往低于资产价值,还能为购房者提供抵押贷款证券机会以及交叉销售政策。

瑞士信贷银行的李琛还称,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积极通过万能险产品募集资金,金额从去年同期的650亿元飙升至2015年底的4670亿元。2015年12月安邦将其万科持股比例由原来的5.7%增至7%。而在那之前,安邦刚以111亿港元(约合14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了远洋地产控股有限公司29.98%的股权。

加大赌注

另一家资金雄厚的保险公司——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Funde Sino Life Insurance Co.)在2015年持有上海浦东发展银行20%的股权,还累积持有建筑商金地集团近30%的股份。这些举动从未受到管理层的抵抗。

万科的情况却不是这样。自2015年12月,这家总部位于深圳的公司卷入了中国最知名的企业战,错综复杂的事件涉及一系列国有股东、竞争者和动机不明的恶意收购者。近九个月以来,此事仍没有明显的结束迹象。到目前为止万科股权之争充满了意外和曲折,如同曾经的KKR收购Nabisco之战——不过该案仅用了不到六周就宣告结束。

“还记得‘门口的野蛮人’吗?”来自英国安本资产管理公司的Tian说。“你几乎可以将这二者作平行比较,尽管故事情节不完全一样。”

这场大戏的主角正是65岁的王石。早在1984年中国的资本主义还处于爬行阶段时,王石成立了万科公司。他将万科建成了全国最大的建筑商,市值高达400亿美元,他成为了中国各地的企业家们的典范,企业家们争相聆听他的励志演讲并购买他的书籍。他的微博有2400万粉丝,他曾登顶七大洲最高的山峰,也曾出现在GQ中国的封面。万科称王石不接受采访,也不回答记者的书面提问。

标志性人物

“他(王石)是标志性人物,”交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驻香港的首席策略师洪灏说。“万科是最优秀的公司之一。”

这就是为什么对万科的攻击如此令人意外。

“这家长期以来的的蓝筹股公司,现在却突然遭遇恶意收购,”《红色资本主义:中国非凡崛起背后脆弱的金融基础》的作者之一Fraser Howie说,“这应当为我们敲响警钟:一些商业团体和企业家正伺机寻求动摇现有秩序。”

引发争议

王石在过去曾经招致许多争议。他主张商人应对政治议题发表看法,而不是一味遵守党的路线。他限制员工为2008年四川地震幸存者的捐款不得超过10元。他在2013年接受美国电视新闻节目“60分钟”采访时称,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泡沫即将破灭。

2015年12月王石再次成为了媒体关注的中心,曾经鲜为人知的宝能集团将其持股比例从2015年7月的5%提高到如今的近24%,成为了万科的最大股东。尽管王石只拥有公司0.8%的股份,在此之前的最大股东——华润集团依然允许他不受约束地经营公司。然而现在自治权突然遭到威胁,万科总裁郁亮称宝能的行动是一次“恶意收购”,公司也宣布停牌以争取时间进行辩护。

白衣骑士

到2016年3月,王石似乎想要扮演一回白衣骑士。他提出与市属深圳地铁集团进行价值69亿美元的资产置换,使其成为万科最大股东并稀释宝能的持股比例。然而华润在6月的董事会议上投出了反对票,王石未能获得超过三分之二股东的同意,这项计划宣告破产。尽管没有达成决议,万科A股仍于7月4日复牌。宝能和华润集团均未对此事做出回应。

另一个不速之客的加入使得前景更加扑朔迷离。8月初,恒大表示拥有万科近5%的股权。除了“强劲的”的财务业绩,恒大没有明确透露其持股万科的动机,还将持股份额增加至6.82%。

8月21日,万科董事会秘书朱旭表示公司希望与持股各方达成协议。在向深圳证券交易所提交盈利报告的前一天,万科表示未来的不确定性已影响到公司运营,有31个项目的合作伙伴提出要求修改条款,暂停甚至终止合作。

无论万科的故事怎样收场,未来更多的公司股权争夺战将有迹可循。

更多目标

通过统计最大股东持有份额低于30%的企业,并研究包括价格权益比率和市场价值在内的的其他指标。上海申银万国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研究员将18家企业确定为保险公司的潜在收购目标,这其中包括内蒙古伊利集团、上海豫园商城有限公司和华发实业有限公司等。

“还有很多易受影响的公司,”彭博社情报分析员Kristy Hung认为,可能的收购目标还包括北京首都置地有限公司和广州富力地产有限公司,因为这两家公司的股权结构较为多元。“它们是否将重现万科的股权之争还很难说。”撰文/彭博社 编辑/马杰 翻译/关安琪

总之 万科之争规模和意义最终可能在中国商业编年史上获得重要的地位。

下载商业周刊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