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击寨卡病毒迫在眉睫,联邦政府却被捆住了?

MIAMI BEACH, FL - AUGUST 24:  Carlos Varas, a Miami-Dade County mosquito control inspector, uses larvicide granules on plants where water has pooled and mosquitos were breeding as he eradicates them on a property in the Miami Beach neighborhood as the county fights to control the Zika virus outbreak on August 24, 2016 in Miami Beach, Florida. The number of locally transmitted cases in Wynwood and Miami Beach has reached 41.  (Photo by Joe Raedle/Getty Images)

迈阿密正手忙脚乱地应对寨卡病毒,而美国国会提供的帮助微乎其微

“现在的状况是一团糟。没有任何稳健的、组织化的响应”

美国抗击寨卡病毒前线的迈阿密开始了新的征程。数十辆皮卡车从位于机场西边的迈阿密-戴德县蚊虫控制局驶出,车上的喷雾装置将城市街道笼罩在了杀虫剂的云雾之中。这些车辆的目的地是该地区的两个寨卡热点区域:其一为迈阿密时尚的温伍德艺术区,美国首例本土感染的寨卡病例就出现在这里;其二为迈阿密海滩沿岸的20个街区。

所有卡车均由本地的承包司机和县府工作人员驾驶,另外,在卡车队列中还有一辆小型吉普车,驾驶者是蚊虫抗药性专家琳达•科特拉(Linda Kothera),副驾位上则坐着病毒学家若阿尼•肯尼(Joanie Kenney)。两人都是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工作人员。该机构向迈阿密派遣了一支4人的应急小组,她们两人已是全部人手的一半。而从寨卡病毒对这座城市的威胁,以及它如果蔓延开来将会对整个美国造成的威胁来看,这支队伍的人数显然是少得不能再少。孕妇若感染了寨卡病毒,可能会令腹中胎儿的大脑受损,乃至被吃掉。截至8月18日,美国已有16位宝宝出生时伴有寨卡病毒引起的先天缺陷。“这是美国第一次面临这样的威胁,”肯尼表示,她曾参与波多黎各的抗寨卡病毒工作。

自8月17日抵达迈阿密以来,这两位CDC的专家一直开着车到处安置和回收灭蚊器。这种容积约19公升的黑色罐体内装着能散发出人类气味的油料,以吸引携带此病毒的埃及伊蚊。她们采集来的数据可用于确定出该蚊虫的种群数量,藉此,地方官员们能够了解到,寨卡病毒都传播到了哪些地方。

这是一项繁琐的工作,但该团队已经取得了一定的进展。有些区域的埃及伊蚊数量已经减少了90%。不过,肯尼和科特拉仍然希望联邦政府能派更多同事下来。抱同样期望的还有迈阿密负责寨卡病毒响应协调的助理市执政官泽莱博•依黑瓦巴(Nzeribe Ihekwaba)。“这是一场公共卫生危机,不是一个地方问题,”他说。“我们需要更多帮助。联邦政府必须伸出更多援手。”

在一场可能爆发的灾难性病毒危机面前,联邦政府的响应却被政治僵局捆住了手脚,使得抗击寨卡的重担基本落在了州政府和地方政府肩上。2月份,白宫请求国会拨款19亿美元,用于研发疫苗和消灭蚊虫。众议院和参议院的共和党议员则提出了一项11亿美元的方案,其中也限制了计划生育的经费,并放松了对杀虫剂使用的规定。但该方案遭到了民主党议员的反对。随后,国会进入了8月的休会期——正好赶上迈阿密不得不应对寨卡疫情的时期。

saika2

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籍州长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指责奥巴马总统及国会妨碍了经费的下拨。斯科特在6月份许诺,州政府会拨出2600万美元应对寨卡病毒;迈阿密从中分到了500万美元,用在了灭蚊运动中。斯科特曾在5月前往华盛顿,请求议员们出手应对寨卡病毒。国会的暑期休会将在9月6日结束,届时斯科特打算前往华盛顿恭候议员们。

如今,在没有新经费的情况下,联邦卫生部门不得不在各机构之间调拨资金,以应对疫情的传播。目前为止,通过对数个美国机构以及其他一些受影响国家的经费的分流,共有5.89亿美元的抗埃博拉经费被重新用于抗寨卡病毒。而为了研发寨卡病毒疫苗,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从其艾滋病和疟疾等研究项目中拨出了2600万美元资金。这笔钱足够研发出四种候选疫苗,但不足以启动临床试验。为此,NIAID的负责人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医生向其长官、卫生与公共服务部的部长西尔维娅•伯韦尔(Sylvia Burwell)求援,后者随后从埃博拉预算中为其拨出了4700万美元。借此,福奇从8月起在美国的三个地点开启了由80名志愿者参与的小规模临床试验。

而为了能在波多黎各、巴西和哥伦比亚等20个地点展开涵盖2400-5000人的大规模临床试验,福奇再次向伯韦尔求援,后者随后又从抗击癌症和糖尿病的项目中调剂出了3400万美元。“我已经获救了两次,”福奇表示。“我还会需要更多钱。但我不知道该去哪儿要。”同样,CDC的负责人汤姆•弗里登(Tom Frieden)医生也在心急火燎地从别的项目中调拨资金。他说,CDC不得不从其他项目中借来了2.22亿美元,而截至8月30日,他们已经花掉了其中的1.94亿美元;余下的钱也已经预定出去了。“手中没钱的时候,要对抗一场疫情非常困难,”弗里登说。

一些专家希望国会能在公共卫生领域成立类似联邦应急管理局(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的机构,以应对未来可能的危机。如此一来,CDC将同时获得资金与权力,以便克服眼下令提案搁浅的政治纷争。如今,一项众议院的提案中也包含了创建一只3亿美元的传染病快速响应储备基金的计划,该提案有望在11月的总统大选后成为正式的法案。

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阻止寨卡病毒蔓延的关键在于消灭蚊虫。在佛罗里达,这一职责落在了本地人的肩上。CDC则只能提供蚊虫控制方案的咨询。同时,由于多年来蚊虫控制方面的各自为政和资金匮乏,美国在应对这一情况时显得有些措手不及。“现在的状况是一团糟,”佛罗里达国际大学的传染病学教授艾琳•马蒂(Aileen Marty)医生说。关于蚊虫控制,她说如今“没有任何稳健的、组织化的响应”。

2015年,迈阿密-戴德县的蚊虫控制预算减少了11%,至158万美元,2016年则只略增到了168万美元。而今年到目前为止,该县已在蚊虫控制上花掉了900万美元,这完全得益于佛罗里达贡献的500万美元应急资金。但即便如此,该县的预算仍存在缺口。迈阿密-戴德固体垃圾处理部门的副主任保罗•毛列洛(Paul Mauriello)表示,他没有时间担心钱的问题。他记录下了所有花费情况,期待联邦政府日后有机会报销这些经费。但在那一天到来之前,迈阿密只能自力更生了。毛列洛表示:“联邦政府要怎么做不是我能决定的。”撰文/Caroline Chen、Michael Smith、Erik Wasson 翻译/程玺 编辑/彭依怡

总之,由于美国国会尚未通过11亿美元的抗寨卡病毒提案,卫生官员们只好四处筹集资金,用于抗击这种病毒。

下载商业周刊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