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交易也与时俱进了

neimu

案犯们改变了作案策略,直接通过网络窃密的方式进行内幕交易

“你可以用一块比萨的代价就能从网上找到随你差遣的人”

在2011年对冲基金经理拉吉·拉贾那纳姆(Raj Rajaratnam)内幕交易案的审理过程中,检察官揭露了维持股票信息非法传递渠道的畅通是一个多么复杂和烧钱的系统工程。有些人靠泄露信息而获利超过100万美元,而另外一些人则靠着与消息人士经营多年的友谊来换取内幕消息。在法庭播放的监听电话录音中,一名分析师夸下海口称,他的那位消息人士是“指哪儿打哪儿”。最终,拉贾那纳姆因参与内幕交易并从中获利4500万美元而被判刑11年。

跟上述案件的错综复杂相比,美国当局8月11日破获的内幕交易案件就显得非常简单明了了。检察官表示,黑客从公关公司的电脑服务器中窃取了15万条包含有关公司财务数据的新闻公告,并将盗取的信息提供给美国、塞浦路斯、俄罗斯和法国的交易员。位于纽约布鲁克林的美国检察官办公室表示,9名案犯的非法所得达3000万美元。同时,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也会对超过24位个人及部分公司提起内幕交易诉讼,此案的涉案金额高达1亿美元。

真可谓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随着检察官们动用窃听和证人举报等积极手段来抑制华尔街的非法交易,案犯们也改变了作案策略,不再利诱内部人士泄露信息,而是直接通过网络窃密的方式进行内幕交易。此次黑客窃密案件重燃了人们一直以来对从银行到电力等行业数据安全的担忧,即担忧从服务器中被窃取的数据会被用于操纵市场,或利用非公开信息进行内幕交易。

从2011年的拉贾那纳姆案件,到最近被起诉的对冲基金巨头塞克资(SACCapital),美国检察官们一直在严厉打击内幕交易。塞克资本也一直是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普里特·巴拉拉(Preet Bharara)的头号调查对象。但是,这种新兴的网络窃密模式,不仅为在华尔街人脉关系网络不够广泛的交易员创造了进行内幕交易的机会,还可能会促使美国当局重新评估严惩涉案人员所带来的长期影响。据专家介绍,上述打击内幕交易的措施非但没有明显减少内幕交易案件,而且促使涉案人员将战场转移到网络,因为现实世界中被告被出卖的情况在网络世界则不再发生。

“在传统模式中,私人交情是完成内幕交易的关键。”曾任联邦调查局特工、现任向企业客户提供黑客防范咨询服务的数据风险管理及调查机构StrozFriedberg执行主席的爱德华·施托尔茨(Edward Stroz)说。“突然间,以往从不可能的情况发生了:窃密者可以从大洋的另一边将你的信息窃走。”他接着说。现在,无须依赖内部知情人士,便可以从无数个律师事务所、新闻机构和其他金融行业相关机构窃取内部信息,这将会对金融市场的公平交易原则构成巨大威胁。

联邦检察官于8月11日提起的诉讼显示,2010年至2015年期间,黑客入侵了美通社(PR Newswire)、Marketwired以及美国商业资讯网(Usiness Wire)的电脑服务器。这些黑客动作迅速,往往能在仅半小时内将所需信息收集完成。根据美国联邦检察官的起诉文件显示,一篇有关卡特彼勒公司(Caterpillar)盈利公告的新闻稿被窃之后,提前得到消息的涉案交易员买进了卡特彼勒价值超过830万美元的股票和期权,他们预计次日新闻发布后股价会上涨。显然,他们的注是押对了,两天内净赚约100万美元。信息遭窃的公关公司表示,他们正在积极配合联邦检察官的调查,并检查其电脑的安全系统。

“这次跨国网络窃密案件的黑客入侵范围、涉案交易员人数、交易证券数量和涉案金额都是史上最大的。”SEC主席玛丽·乔·怀特(Mary Jo White)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SEC对17人提起民事诉讼, 其中9人还被提起刑事诉讼。部分涉案人员尚未被捉拿归案。被捕嫌犯中唯一的一名美国职业交易员是来自宾夕法尼亚州格伦米尔斯的维塔利·科尔切夫斯基(Vitaly Korchevsky)。

SEC官员表示,这次诉讼打响了他们清理窃密黑客的第一枪。但是一位SEC前官员注意到,从好莱坞大腕到美国国防部,每个人要保守最重要的秘密非常困难,所以要完全杜绝涉案黑客犯案还任重道远。“现在黑客无处不在,因为你可以用一块比萨的代价就能从网上找到随你差遣的人,” Contextual Security Solutions公司安全评估部总监斯莱德·格里芬(Slade Griffin)说,“这些金融天才起了犯罪的念头,雇个黑客或弄个黑客软件又易如反掌——做内幕交易这种美差何乐而不为呢?”

有关黑客诉讼案的新闻稿显示,SEC是通过追溯一系列可疑交易找到涉案人员的。互联网执法部门前负责人约翰·里德·斯塔克(John Reed Stark)表示,虽然黑客入侵不容易被发现,但持续利用内部信息进行非法交易还是会留下可被SEC追踪的蛛丝马迹。

斯塔克表示,未来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因为美国法律条例和判例法没有把黑客入侵视为能够收集大量非法市场信息的手段。他指出,最近联邦法院判定,黑客必须使用像发送恶意代 码邮件等具有诈骗性质的方式入侵电脑网络,SEC才有权管辖。但是,如果黑客钻了企业电脑安全系统的漏洞从而获取信息,SEC则无权管辖。斯塔克说:“人们普遍认为,黑客入侵电脑窃密并进行内幕交易是违法的。但是这种行为被判为盗窃还是证券诈骗取决于入侵电脑系统的方式。”撰文/Keri Geiger、Michael Riley、Jordan Robertson 翻译/徐安琪

总之 此次黑客窃密案件重燃了人们的担忧,即担忧从服务器中被窃取的数据会被用于操纵市场,或利用非公开信息进行内幕交易。

banner0916-cs6-p

爱科技?一起来壹零科技节吧!点击领票!

抢票链接:http://viewer.maka.im/k/50EN9GD0

也可前往商业周刊中文版APP科技栏目焦点图领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