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阿尔卑斯山深处隐藏的秘密金库

aerbeisi

在瑞士,储存在废弃掩体中的黄金不仅安全,而且没有人会发现

“人们对银行存款以外的资产存放渠道很有兴趣”

在瑞士阿尔卑斯山的深处,一条可以起降湾流和猎鹰商务机的旧跑道旁边,有一个巨大的地下掩体,这里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秘密金库之一。掩体入口在一条狭窄的乡间小道尽头,一扇不大的金属门嵌在花岗岩山体的正面,门口有一个身穿防弹背心的保安把守。再穿过两道门,便来到了一个重达3.5吨的金属大门前,需要输入密码、通过虹膜扫描和脸部识别,大门才会开启。里面是曾被瑞士军方使用过的迷宫般的隧道。

这个金库的拥有者不愿透露姓名,担心会影响金库的安全。他甚至认为,透露公司名称也有可能会引贼上门。对于他是如何严格甄选客户的问题他一句带过,只是说,很多找上门来、希望为其资产寻找一个安全港湾的人都未能通过该公司的鉴别测试。“只有30%到50%的申请能被接受,”他说,“我们不想自找麻烦。”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黄金存储需求有所增加。很多富人认为,持有黄金可以对冲银行业的风险,并且在市场动荡、银行账户和低风险债券收益几乎为零的时候,是一项合理的投资。它还可能是规避税务机构日益升级的偷税漏税调查的方法之一。在一些备受关注的案件当中,都有美国、法国和德国检方追查本国公民未申报瑞士银行账户的情况。

与银行不同,诸如此类的瑞士资产保管业务并没有义务向联邦监管机构报告可疑交易。美国的《海外账户税收合规法案》并未要求美国人申报存放在金融机构以外的黄金。

根据瑞士国防部的数据,该国境内现存约1000个曾被军方使用过的地下掩体,有几百个已在近几年被出售,其中,约10个目前被用于存储黄金和计算机数据。

很少有金库配备有商务飞机跑道这样的高端设施。这家公司的拥有者宣称,他们是全球最大的为私人客户提供黄金保管业务的金库,也是全球第七大金库。离飞机跑道不远的地方,是VIP休息区,还有两间供客人休息的豪华套房。房间的墙面用取自波兰粮仓的回收木板装饰,地面铺装了南非石英石,与墙上褪了色的灰色木板相互呼应。套房内浴室的镜子、电视机等设施都可以回缩隐藏到天花板、台面或墙体内。这里为客户提供住宿和就餐服务,因为“很多人不希望留下在酒店和餐厅消费的信用卡账单和护照登记信息。”

几公里之外,是另一家黄金存储公司Swiss Data Safe,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多尔夫•威普夫利 (Dolf Wipfli)是为数不多的几个愿意接受采访并谈及业务的企业家之一。Swiss Data Safe把为客户保管的黄金存放在阿姆施泰格小镇外的一个山坡上的掩体里。我们近期到访了这家公司,威普夫利不愿透露金库的具体位置,只是带我们参观了一间存放计算机服务器的房间,这是该公司的另一半业务——数据备份存储。威普夫利拒绝透露黄金存储服务的收费标准。该公司的网站还有中文和俄文版本。

“黄金存储增加了,”威普夫利说,“2008年后,人们对银行存款以外的资产存放渠道很有兴趣。”毫无疑问,该公司利用了这一机会。威普夫利在一份给客户的演示文稿中指出,Swiss Data Safe“是一家独立于银行系统,以及其他任何组织或利益集团之外的公司”。该公司及前文所述要求匿名的那家公司都不受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Finma)的监管。

他们也无需向瑞士的洗钱举报办公室报告可疑交易。一些举报线索曾导致瑞士检察总长对国际足联(FIFA),以及与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行贿丑闻有关的银行展开调查。

“黄金贸易在瑞士经济中的占比很大,”美国财政部前特工约翰•卡萨拉(John Cassara)表示。他曾著有多本洗钱方面的书。“我并不意外,瑞士没有找到更加行之有效的方法来加强对黄金保管服务滥用的监督。当局并不想加以整顿。”据瑞士联邦海关办公室的数据,2016年上半年,瑞士进口了1357吨黄金,价值约400亿美元,全年的黄金进口量可能创下2013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

瑞士财政部国际金融事务秘书处2015年12月发布了一份报告,介绍了保管箱及其被洗钱和恐怖主义活动滥用的风险。报告中未提及曾被军方使用的地下掩体。“我们未发现任何有系统犯罪的确凿证据,但这可能是未来探讨的话题之一,”秘书处发言人在被问及地下掩体时表示。

当然,有充分的正当理由投资黄金。自2015年底以来,金价已累计上涨25%。彭博汇编的数据显示,以吨数计,交易所交易基金持有的黄金资产2016年攀升了39%。

尽管如此,负责制定反洗钱标准的政府间机构金融行动工作组在2015年发表的一份报告中,对黄金被用于为恐怖主义提供资金,或洗钱的风险发出了警告。前财政部特工卡萨拉表示,“或许应该将黄金纳入报告跨境货币流动的体系中。”

威普夫利称,Swiss Data Safe也在对潜在客户进行甄别,将拒绝那些“他们感觉不好的客户。”公司也接收企业客户,但坚持要求提供公司所有人的信息,他说。这一条比备受争议的瑞士自由港宽松的出入境管理制度更严格一些。自由港是全球收藏家和交易商存放并交易艺术品和珍宝的地方。

威普夫利的公司还坚持要对进库商品进行检查。这一点有别于保险箱服务公司的“不提问政策”。阿姆施泰格镇以南170公里的提契诺州是瑞士保险箱业务最活跃的地区。“我们不保管‘黑盒子’,”他说。撰文/Hugo Miller、Stephanie Baker 编辑/陈雨凡 翻译/徐安琪

总之 瑞士的银行账户已不再像过去那么保密,但黄金的储存仍是一个监管灰色地带。它们不仅安全,而且没有人会发现。

下载商业周刊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