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车应用野心勃勃抢占停车场

tingche

创业公司认为尽快笼络停车场管理者比面向车主做宣传更加紧要

“业务类似的公司在正面竞争中,没有强大资本支持的一方将会很快死掉”

很难说清遭遇一场大堵车和漫无目的寻找停车场,哪件事更让车主恼火,但是一份来自IBM公司的调查显示二者存在着潜在关系:超过30%的城市交通拥堵是由于司机找不到车位造成的。同时,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更多的汽车涌入城市道路,停车难题也许会继续恶化。野心勃勃的创业者们看到了这一创业机会,希望通过更加智能的方式解决城市停车难题,但他们的首要目标不是拉拢用户,而是拿下停车场资源。

“除了有轨电车改造、地铁公交等公共交通方面的改革以外,停车行业的信息化改造也是治理城市交通拥堵的有效途径。”中国交通技术网总经理徐赫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说。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截至2014年年底,中国汽车保有量达到1.54亿辆,比2013年增长了12.4%,车位缺口正在扩张,找不到车位的车主只好选择占道停车,这种情况在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尤为严重。

智慧停车平台ETCP认为,从技术角度出发解决这个难题并不复杂,但是前提是要获得停车场的数据资源。“盲目的车主找不到车位,是因为停车场内车位信息不流通和不透明,这也导致停车场的利用效率比较低。”ETCP公司的CEO谭龙说。这家公司在App和微信公众号中接入了百度地图,用户输入车牌号码注册账户后,就可以通过地图察看行车目的地附近的停车场车位剩余信息和停车价格,并且导航到合适的停车场。同时,ETCP鼓励用户用支付宝、微信钱包为账户充值,如此一来就可以利用账户自动扣费的方式缴纳停车费用。

为了获得更加精准的停车场车位数据,ETCP不得不与城市停车场的众多管理者展开艰难的合作谈判,甚至许诺为他们免费安装新的智能停车场管理设备。这套设备包括崭新的闸机、车牌识别高清摄像头和基于云计算的后台管理系统。车主在进出使用这套设备的停车场时,不需要排队等待闸机开启,当摄像头捕捉到汽车车牌后,闸机会自动抬起闸杆允许车辆通过。“智能停车的理想情况是实现软件硬件的完美对接,进场前找到附近空闲车位,进场后高效停车。”谭龙说。

但是,ETCP为抢占停车场资源而送出的免费设备造价不菲,每改造停车场出入口的一条车道,ETCP就需要花费人民币5万元。根据ETCP的数据,该公司已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国内一线城市与1500多家停车场达成合作。

ETCP在2015年6月完成了超过5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并准备把这笔钱继续花在线下业务的拓展和对停车场的改造中。尽管成本巨大,但投资人仍然认为这是一门好生意。海纳亚洲创投基金(SIG)的投资人高亚宁说:“停车是车主的高频、刚性需求,也将成为切入洗车、保养等万亿级汽车后市场的重要入口。”高亚宁牵头参与了此次投资,同时易车网、源码资本和经纬中国也是ETCP的投资方。

想要进入停车场抢夺资源的公司不止ETCP一家,根据中国交通技术网于2015年8月发布的分析数据,在其筛选的100家正在做互联网+停车的公司中,2015年成立的占比为19%,2014年成立的占比为35%,即在2014年到2015年7月成立的互联网+停车公司已经占据了所有停车行业的大半江山,这部分企业大都在当下这个万物互联的时代,看到了停车这块“蛋糕”。

关于如何潜入停车场获得数据,这些市场参与者的方法不尽相同。初创公司停车宝也在App上为注册用户提供空闲车位的位置查询信息和在线支付等服务。但是该公司认为,不送设备也能用更少的成本获得停车场的数据。停车宝研发出了一种能够抓取停车场数据的智能硬件产品——“极速通”,“极速通可以接入所有厂商生产的管理系统,这种方式避免了为分散的停车场统一更换管理系统的麻烦和成本。”停车宝运营负责人潘冬说。

该公司已经获得了超过人民币1000万元的风险投资,但他们决定把节省下来的成本用于补贴用户和拉拢车位管理者,以潜入ETCP没有关注的道路路侧停车场景。不同于停车场,路侧车位的流动信息无法通过统一的后台系统监测,只能依靠收费员人工统计。停车宝为这些收费员开发专用App,并给他们发放小费补贴,鼓励收费员及时上传所管街道的空车位数据。

停车宝声称已经在北京与超过400家停车场达成合作,同时还在向沈阳、广州、上海等城市的停车场卖力地推销自己的产品。ETCP也在这些城市设立了专门的办公室和工作人员,以每周拉拢一家停车场的速度扩张。两家公司都认为,目前尽快笼络停车场管理者比面向车主做宣传更加紧要。“不同的停车场之间存在资源壁垒,只有整合了这些数据资源才能继续发展。”谭龙说。

创业公司的跑马圈地引发了科拓、安居宝等传统停车场设备供应商的恐慌。总部位于厦门的科拓智能停车公司成立于2006年,在互联网涉足停车行业之前,科拓研发的停车场内视频寻车系统已占据国内90%以上的市场份额,安居宝则是一家以楼宇对讲及警报等安防设备为主要产品的上市公司。科拓和安居宝分别在2014年和2015年开始与腾讯合作,搭载微信公众号平台推出智慧停车平台,为用户提供车位查询、车位预定和停车场内反向寻车等服务。科拓智能停车的总经理孙龙喜说:“科拓的产品已经进入了停车场,而且分布在各地的分公司能及时提供停车场智能设备的维护和维修,这是我们的优势。”孙龙喜还表示,已有多家互联网创业公司向科拓发来了合作的邀请。

只是,尽管依靠腾讯这棵大树,徐赫对传统设备厂商的互联网转型依然忧虑:“传统厂商拥有经验优势,但是业务拓展速度和资本储备可能无法与创业公司比肩。”他还指出,不只是设备供应商,掌握停车场关键资源的大型管理公司也在跃跃欲试。“这些公司都想从中分一杯羹。”徐赫说。

但是,进入这个市场并不容易,城市停车场背后有复杂的利益攸关方:除了商业地产或者小区物业掌控的私有停车场,还有大量由停车管理公司经营的收费车位实际上属于城市公共资源。城市管理者通过招投标,把医院、公园或路侧的收费车位交给这些停车管理公司经营,这些管理公司也由此获得可观利益收入。据新华社《新华视点》报道,北京110多家正式备案的停车管理公司一年向车主总收费超过人民币10亿元,但是仅有不到50%的停车费进入了政府财政。

在这种情况下,停车应用只好用钱“敲开”停车场的大门。无论补贴管理员还是改造设备,“烧钱”在所难免。谭龙和潘冬都坦承,在短期内不会考虑以收取停车费的方式让公司赢利。高亚宁也表示,在中国体量巨大的停车市场中,各种模式都有可能找到一定的生存空间,但是,“业务类似的公司在正面竞争中,没有强大的资本支持的一方将会很快死掉”。撰文/周小丹 编辑/李仲韩

总之,创业者想要进入停车场抢夺资源,但怎样说服停车场管理方与自己合作是他们目前必须解决的难题。

点击下载商业周刊中文版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