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认为北京的空气污染已经很严重了,那看看蒙古国吧!

TO GO WITH STORY MONGOLIA-POLLUTION-ENVIRONMENT, FEATURE BY NEIL CONNOR This picture taken on December 17, 2011 shows smoke rising from a smokestack above the smog over the capital Ulan Bator. Mongolia's economic boom has been built on the vast coal reserves that lie under its endless steppes, but it is turning to wind to power itself and fight the pollution that chokes Ulan Bator. AFP PHOTO / BYAMBASUREN BYAMBA-OCHIR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Byambasuren Byamba-Ochir/AFP/Getty Images)

乌兰巴托的空气污染程度是北京的五倍,民众计划于12月26日上街抗议

市医院人满为患,军队医院向儿童开放

如果你认为北京的空气污染已经很严重了,那看看蒙古国吧。

该国空气中的颗粒物水平一度飙升至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给出的安全值的近80倍,也比北京近期的空气质量糟了五倍。北京于近期遭遇一年来最严重的雾霾。

严冬时节,超负荷工作的发电厂向空气中喷吐滚滚烟尘,首都乌兰巴托的棚户区笼罩在燃煤发出的刺鼻浓烟所形成的褐色雾霾中。愤怒的居民在社交媒体上团结起来,计划于12月26日上街抗议。

政府网站agaar.mn上发布的数据显示,首都乌兰巴托Bayankhoshuu棚户区的细颗粒物PM2.5水平在12月16日一度飙升至每立方米1985微克,该指数一小时一测。12月16日当日的平均水平达到了每立方米1071微克。

世界卫生组织建议,PM2.5在24小时内的平均水平不应该超过每立方米25微克。

wumai2

在北京,年度最强雾霾促使官方于2016年首次发布红色预警,并下令1200家工厂停产或者减产。早些时候,首都北京的PM2.5水平超过了400,12月21日有351次航班因能见度太低而停飞。PM2.5日均水平在12月21日触及378的最高值。更严重的是,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的数据显示,河北省会石家庄的PM2.5水平在本周早些时候超过了每立方米1000微克。

经济增长紧缩和预算赤字增加让蒙古国政府几乎没有财力来对抗这致命的雾霾。

不收电费

为了鼓励居民使用电热器而不是原煤或其他有毒易燃物品来取暖,蒙古国政府早前把该国的夜间电价削减了50%。继上次调价之后,总理扎尔格勒图勒嘎•额尔登巴特(Erdenebat Jargaltulga)在12月23日表示,2017年1月1日起将不再征收夜间电费。他在一则政府声明中表示,政府治污的长远举措包括用中国的贷款修建公寓取代临时搭建的棚户区,大力鼓励居民用电取暖,并通过地方扶贫来减少流入首都的人口。

该国政府一直力图把容纳了数十万人口、用蒙古包搭建的临时棚户区改建为公寓住宅区,但经济上的困难阻碍了这一努力,迫使蒙古国政府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和中国等伙伴寻求经济救援。

根据政府网站上的一则声明,蒙古国国防部长巴德玛尼亚木布•巴特额尔登(Bat-Erdene Badmaanyambuu)在12月21日宣布乌兰巴托军事医院将向患有肺炎的儿童开放50张床位。市医院已经人满为患。

公众愤怒

政府应对污染问题的方式令公众很是不满,愤怒情绪在社交媒体上滋长。人们发布雾霾的照片,寻求环境保护措施,并敦促政府作出更多行动来保障人民健康。12月23日,社交媒体上最新趋势是把Facebook头像换成带着口罩的照片。

针对空气污染的抗议活动按计划将于本周在乌兰巴托的中心广场成吉思汗广场举行。在五天的时间内,一项旨在为医院和学校购买100台空气净化器的众筹活动筹集了逾1400美元。

“我今天去的医院没有一台空气净化器,但医院的狭窄走廊里住着40个妈妈,她们每个人都抱着一个生病的孩子,”组织了上述众筹活动的环保人士巴雅思嘎兰•奥农(Onon Bayasgalan)表示。“他们睡在走廊里的折叠床上,因为医院病房已经挤满了患肺炎的病人。”

危机迫在眉睫

12月早些时候,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ted Nations Children’s Fund)发出警告称,如果不控制空气污染水平,一场危机迫在眉睫。基金会称五岁以下的儿童和未出生的胎儿是面临风险最严峻的群体。

“这些儿童有可能会在未来患上前所未有的慢性呼吸道疾病,”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报道指出。报道还警告,如果不紧急执行“重大新措施”,这些疾病会造成更大的经济损失。“乌兰巴托漫长寒冬的惊人空气污染不容忽视,其对居民健康的短期和长期影响已经得以体现,特别是在儿童身上。”

加拿大西蒙弗雷泽大学(Simon Fraser University)在2013年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乌兰巴托10%的死亡案例和空气污染引起的并发症有关。

“我同事的小孩中大多数不是在住院,就是在家忍受呼吸道疾病的折磨,”蒙古国电视台(Mongol TV station)的新闻主任额尔德尼•拉格瓦(Lhagva Erdene)在电子邮件中表示。“我们对政府的无所作为感到无奈和沮丧。”

蒙古国外交部和环保部部长皆没有回应寻求置评的请求。

蒙古商业委员会(Business Council of Mongolia)的负责人巴央加噶尔•比央巴塞可汗(Byambasaikhan Bayanjargal)表示,他和家人平时都尽量待在室内,周末就出城去。

“政府的政策一直在变,实在令人丧气,”他说。“我们需要一贯的政策和稳定,这样业界才能找到问题的解决之道。”

12月23日,乌兰巴托北部的PM2.5水平在午间达到了932的高位,到目前为止12月的PM2.5平均水平为518。而此时在北京,政府于12月22日解除了污染预警,天空清朗起来,空气质量得以改善。撰文/Michael Kohn 翻译/陶梦萦 编辑/刘馨蔚

总之 蒙古空气中的颗粒物水平一度飙升至世界卫生组织给出的安全值的近80倍,也比北京的空气质量糟了五倍。

下载商业周刊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