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到底为中医药带来了什么

nuojiang

我们都没想到在中国竞争力不是特别强的医药领域能获得如此高的奖项

准入问题是中药产业国际化最大的障碍,门都进不去,何谈国际化?

10月5日,中国药学家屠呦呦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李克强总理在贺信中表示,这是“中医药对人类健康事业作出巨大贡献的体现”,中国医学界也将此认为是中医药得到国际认可的重要一步。难以被西方医学验证的中医药能否进入世界主流文化?中医药产业是否由此迎来新发展?《商业周刊/中文版》专访了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刘张林,刘张林是商务部进出口技术服务中心主任、“中国医药60年60人”(由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等13家协会共同选出的行业代表)之一、ISO/TC/34国标标准专家,也是中国医药产业国际化的主要策划者与组织者之一。(Q=《商业周刊/中文版》 A=刘张林)

Q:目前中医药在国际上所处地位如何?

A:这不能一概而论,从四个方面来讲,首先,民间层面,海外的华人诊所超过80%的就诊客户都是当地族群,全球民众对中医药的接受度比较高;其次,近年来也有了很多国际化的科研合作,英国、法国、美国等发达国家都在与中国做中药的合作研发,合作的大学也都是一流的大学;第三,从政府层面上,我国政府经常主动提出协商合作,比如自贸区谈判中有关中医进入国际的配额数量、中医药进入一带一路等,政府一直在努力推进中医药国际化,实际上我们的一些中医药品种也进入了美国欧盟药店,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最后,难度可能在文化层面上,他们对东方文化的中医药科学成分与神秘的东西仍需沟通,目前中医药在不少市场连药品准入都很困难。

Q:诺奖对改变现状是否有所帮助?

A:我相信资本市场会有更多资金来支持中医药产业进入国际市场。不会对企业有太多实际上的影响,毕竟企业的发展都是长期的过程。但这是第一个中国公民得到的诺贝尔奖,所以更多影响在于提升信心。诺贝尔医学奖原来都是可望不可及的事情,我们都没想到在中国竞争力不是特别强的医药领域能获得如此高的奖项。信心比黄金还重要!

Q:中医药国际化问题目前难点在哪?近年来有何突破?

A: 准入问题是中药产业国际化最大的障碍,门都进不去,何谈国际化?现在中医药进入国际市场常常被归类为保健食品、辅助药物等类别,新药和治疗药物类别几乎没有。准入问题是十分复杂也不易突破的,现在药品管理都十分严格,中药与西药有很大不同,中药很多大复方,十几种中草药,具体成分很难说清楚,草本对疾病的疗效也难以通过临床验证,进入市场注册很困难。这个问题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

但近年来还是取得了一些成效的。新加坡、加拿大,澳大利亚发达国家逐渐对中医药认可,现在只要国内批准了的药品,他们基本都认可作为入药药物。

Q:媒体报道称青蒿素国际市场上,中国出产了几乎所有的原料,全球市场份额却只占5%,利润几乎被国际企业占去。这一问题是否是中医药在国际上的普遍现象?

A: 我一定得解释下这个问题。

首先这个比例就不对,按数据计算应该是7%-8%左右;其次,青蒿素是治疗疟疾的药品,其需求目前主要在非洲和部门东南亚国家等较贫困购买力低的地区,且绝大多数都是公立采购、公益治疗。流程大概是药品通过世界卫生组织认证,再竞价,因此所有药企基本都没有什么利润可言,不存在什么外企压榨。甚至可以说制造青蒿素的企业是在做公益。

国内中医药的完整产业链已经毋庸置疑,全球中医药的发展在中国也是最完整的。只是中成药的出口增长不大,没有实质性的突破,但动植物提取物的医药品出口增长还说比较快。在国际市场上的中医药成分,其流通和别的药物一样,并没有被迫降低利润。

Q:您对中医药国际化有何建议?

A:我认为需要三个层面的努力,总结为主流引导,重点突破,业态再造。

通过主流引导改变中医药境外边缘化发展,目前中医药在法规、注册、实际的医疗保健活动中还是边缘化发展。主流引导就需要政府层面的药典合作、科技合作等。

其次就是重点突破。诺奖如此振奋人心,国家可以考虑重点地区,选择可能突破的疾病进行突破。比如中医药在肿瘤,心脑血管疾病、突发疫病等都有优势,却不能得到国际认可的治疗性,我们需要拿数据让别人认可。当国际突发疫病时,倘若我们还没有已经注册了的中医药,怎么进行治疗、获得认可呢?

业态再造也很重要。中医药在境外的都是华人小规模经营,经营队伍老化,很多都是前面一个小店售药,后面一个小仓库或者小加工厂——这样怎么进入主流渠道?我建议需要通过跨境投资、跨境电商、医疗体系和境外合作建厂等方式,建设大规模、现代化的中医药业态。记者/舒典 编辑/杨贵

总之 诺奖提振了中医药行业的信心,但国际准入问题并不能因此解决。

点击下载商业周刊中文版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