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个宜家眼中的中国生活片段

yijia

在斯堪的纳维亚地区以外,让人们感受到典型的瑞典风格;在斯堪的纳维亚地区,让人们感受到典型的宜家特色

“即使有了供应商的建议,我们只是在功能性上迎合消费者,不会在视觉呈现和原材料选择上迎合消费者”

过去两年,超过90万个拉斯克厨房推车从家具零售商宜家的中国物流中心——一个位于上海南部、位置偏僻的巨大仓库销往全球。每天,装满65车标准集装箱的宜家产品离开这里,以每个集装箱50立方米计算,这些家居产品摞起来有3个奥运会标准游泳池那么大。

对于宜家而言,当拉斯克厨房推车离开仓库时,它的设计才真正完成。这个看上去和理发师用的滚轮推车有点儿相似的推车是宜家的明星产品,它原本计划销售2.5万个,但却售出了90万个。而且,它还是一个不仅在中国制造,也在中国设计的产品。

作为一家旨在为大众提供设计优美、功能齐全的家居用品,而且还要保证低价的家居零售商,宜家的设计产品更多体现为一种合作的成果。宜家创始人英瓦尔·坎普拉德曾总结过宜家的设计理念:“以昂贵的方法解决问题是常人之举。设计低价格、功能齐全、质量上乘的书桌,却只有一流设计师才能胜任。”宜家的设计师经常比赛同样的价格谁的设计成本最低。

正是为了追求这种低成本和高效率,当2011年中国的供应商数量达到宜家全球供应商数量的1/3时,坎普拉德决定在中国成立一个自己的产品研发中心(Product Development Center,简称PDC)。中国PDC毗邻宜家在上海最早的徐汇门店,是除了瑞典总部之外,宜家唯一的产品研发中心。

1998年,宜家进入中国市场,但在2011年之前,中国仅仅扮演其采购、分销和生产的角色。PDC很快发挥了作用,从2011年起,宜家90%的圣诞节灯具产品都在中国研发设计并生产——中国拥有近30家灯具供应商,季节性的产品在中国生产周期最快,只需一年左右。

PDC有4位设计师,柯晨怡是其中唯一的中国设计师。他们与总部的11位设计师经常会收到瑞典总部产品策略部门的产品预测。根据一个4×4的“产品矩阵”,产品策略师会寻找其中有待补充的空当,告知设计师明确的设计方向。该矩阵由4种设计风格(乡村、斯堪的纳维亚、现代、瑞典潮流)和4个价位(高、中、低、心跳价)组成。

PDC也越来越多地收到中国市场提出的需求——不是视觉上的“更加中国”,而是如何满足中国人的日常生活所需。比如柯晨怡不久前就听到零售商的抱怨——宜家商场现在卖的米缸并不适合中国人。作为设计师,她需要解决一些特别实际的问题:中国人爱买类似5斤、10斤等定量的米,如何设置定量的容器?中国人希望有防虫的米缸,如何添加这一功能?总有一些米会剩下,但中国人不吃陈米,剩下的米怎么处理?

yijia2

与柯晨怡搭配的产品开发经理会在第一时间将这个需求和初步的产品设计方案反馈给瑞典总部。当设计师画出米缸的草图时,产品开发经理和她会一起寻找合适的供应商,商量原材料,并根据成本预算修改设计。当工厂的样品出来时,PDC需要将它送至实验室进行检测。米缸也可能会被改变设计:为了能让数量庞大的产品尽可能高效地通过平板包装从物流中心运出,设计师在必要时需要改变产品的尺寸甚至功能。

在经过3到4回打样且没有任何问题后,能够进入361家宜家商场的进行售卖的“零系列”就产生了。这个过程大约需要耗时一年半至两年,但已经比过去送到总部快一倍左右。

设计风格本地化只是设计时需要参考的一小部分。在坎普拉德眼中,宜家风格已经定型了:“在斯堪的纳维亚地区以外,让人们感受到典型的瑞典风格;在斯堪的纳维亚地区,让人们感受到典型的宜家特色。”柯晨怡则说:“不论地方风格如何,宜家产品视觉上都要追求高效不会改变。”

PDC有4位设计师,柯晨怡是其中唯一的中国设计师。他们与总部的11位设计师经常会收到瑞典总部产品策略部门的产品预测。根据一个4×4的“产品矩阵”,产品策略师会寻找其中有待补充的空当,告知设计师明确的设计方向。该矩阵由4种设计风格(乡村、斯堪的纳维亚、现代、瑞典潮流)和4个价位(高、中、低、心跳价)组成。

PDC也越来越多地收到中国市场提出的需求——不是视觉上的“更加中国”,而是如何满足中国人的日常生活所需。比如柯晨怡不久前就听到零售商的抱怨——宜家商场现在卖的米缸并不适合中国人。作为设计师,她需要解决一些特别实际的问题:中国人爱买类似5斤、10斤等定量的米,如何设置定量的容器?中国人希望有防虫的米缸,如何添加这一功能?总有一些米会剩下,但中国人不吃陈米,剩下的米怎么处理?

与柯晨怡搭配的产品开发经理会在第一时间将这个需求和初步的产品设计方案反馈给瑞典总部。当设计师画出米缸的草图时,产品开发经理和她会一起寻找合适的供应商,商量原材料,并根据成本预算修改设计。当工厂的样品出来时,PDC需要将它送至实验室进行检测。米缸也可能会被改变设计:为了能让数量庞大的产品尽可能高效地通过平板包装从物流中心运出,设计师在必要时需要改变产品的尺寸甚至功能。

yijia3

在经过3到4回打样且没有任何问题后,能够进入361家宜家商场的进行售卖的“零系列”就产生了。这个过程大约需要耗时一年半至两年,但已经比过去送到总部快一倍左右。

设计风格本地化只是设计时需要参考的一小部分。在坎普拉德眼中,宜家风格已经定型了:“在斯堪的纳维亚地区以外,让人们感受到典型的瑞典风格;在斯堪的纳维亚地区,让人们感受到典型的宜家特色。”柯晨怡则说:“不论地方风格如何,宜家产品视觉上都要追求高效不会改变。”

因此,在宜家2014年推出的中国风系列里,你可以看到正红这种充满中国意味的色彩,但是看不到家具上有繁复的花纹和手工的厚重感。在做消费者调查的过程中,柯晨怡常常听到中国人说,希望宜家的产品可以更厚重一些,“他们觉得家具是要传代的”。但实际上,PDC的原则是:当装饰性和功能性冲突时,一定选择后者。“即使有了供应商的建议,我们只是在功能性上迎合消费者,不会在视觉呈现和原材料选择上迎合消费者。”柯晨怡说。

yijia4

正因为本着这样务实的设计原则,PDC的一些设计产品最后也在西方取得成功。我们邀请宜家设计总监马库斯·英格曼和柯晨怡共同推荐了10件最有代表性的PDC设计产品,尽管几乎完全看不出来,两位设计师还是专门且兴致勃勃地点出了它们的中国味道在哪里。也许只有真正使用它们的时候,你才能感受到其中小小的中国“芯”吧。撰文/施钰涵 编辑/赵茜

点击下载商业周刊中文版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