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地做慈善,像选股一样较真

kexue1

“有效利他主义”旨在实现慈善回报最大化

盖茨和格罗斯均热衷于数据驱动型慈善事业

但凡涉及到慈善项目,华尔街的一些大腕在选择上一点都不马虎,他们甚至会像遴选投资一样讲科学、较真。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成为“有效利他主义”的信徒。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彼得·蒂尔(Peter Thiel)、比尔·盖茨(Bill Gates)、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亿万富翁对冲基金经理比尔·阿克曼(Bill Ackman)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有效利他主义”主张利用数据科学来计算捐赠人如何确保捐出的每一分钱都能对受益人产生最大的影响。此外,这一理念还宣扬高收入人群的善举,因为与义工相比,有更多可支配收入能够帮助到更多的人。

计量经济学已经成为慈善界的新流行语。越来越多的非营利组织开始使用更科学的方法来吸引财力雄厚的达人们捐出更多善款。以非营利组织GiveWell为例,该组织通过学术研究和数据分析来检验特定的慈善做法,并将诸如“每挽救一条生命的成本”或“1美元给受益者带来的经济帮助”等指标应用在实际当中。

“每到岁末年终时,人们更倾向于不捐赠,而不是大笔捐赠,”高科技企业家和风险投资家出身的慈善家亚历山大·马尔斯(Alexandre Mars)说。

kexue2

算法、报告

这也正是马尔斯设立基金会Epic Foundation的原因。他通过这一基金为捐助者管理着20项专注于青少年的慈善事业。成立这一慈善基金背后的理念是,高净值人士可能没有时间亲自去研究具体的慈善项目,但又希望确保自己的捐款能产生应有的价值。马尔斯会对这些慈善事业进行详尽的评估:分析数据,利用算法对它们进行排名,并根据实地考察和面对面的交谈来为每项慈善事业编制报告。

“我们希望对善款进行追踪,”他说。“而这是非营利性组织很难做到的,捐赠人往往要等上半年或一年才能拿到说明手册,捐赠人被邀请出席晚会时还要被要求必须付费。”

由Bridgewater Associates两位前分析师创办的慈善基金评级机构GiveWell每年都会评选出最出色的慈善基金。

2016年,他们评选出了:为疟疾高风险地区购置经杀虫剂处理的蚊帐提供捐款的Against Malaria Foundation;向发展中国家极度贫困者直接发放现金的GiveDirectly;以及为购置廉价但非常有效的寄生虫治疗药物提供资助的Deworm the World和Schistosomiasis Control Initiative。

格罗斯的选择

将大约91%的捐款直接发放给受益人的慈善基金GiveDirectly是一个广受欢迎的选择。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联合创始人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说,他和妻子正是通过GiveDirectly直接将钱捐给有需要的非洲人。

普林斯顿大学生物伦理学教授彼得·辛格(Peter Singer)也自行编制了年度17佳慈善机构名单。他编制这一名单背后的理念是:在做出伦理选择时,人们最好撇开情感因素。辛格是支持有效利他主义的哲学家之一。

辛格举了一个例子:若捐赠者向旨在为发展中国家儿童治疗常见致盲疾病的Seva Foundation捐出7500美元,那么将会有100名儿童可以避免未来失明的命运。而Make-a-Wish Foundation of America平均为每个患病儿童花费差不多的捐款,但仅仅是满足孩子们的一个小小心愿。

评价标准化?

Charity Navigator首席执行官迈克尔·撒切尔(Michael Thatcher)称,对于具有成本意识的捐助者而言,找到最佳捐赠机会的关键在于评估捐赠效果的标准化。成立于15年前的Charity Navigator根据报税记录对慈善机构的财务状况进行评级。

“我们投资于社会变革,就像股票投资者一样,我们也是期望看到具体回报的,”撒切尔说。“捐赠者要求慈善机构拿出具体的成绩单是理所当然的,而不应仅仅止步于‘因为捐了一些钱而感觉良好’。”撒切尔于半年前加入Charity Navigator,此前他在微软公司(Microsoft Corp.)担任公共部门首席技术官。撰文/Sangwon Yoon 编辑/王怡 翻译/许子轩

总之 华尔街的一些大腕在选择慈善项目时一点都不马虎,在他们看来,做慈善需要和做投资一样科学认真。

iW1080-608

商业周刊圣诞送礼啦!玩游戏,赢好礼,空气净化器等你来拿!快来参加吧!

活动链接:http://adv.bbwc.cn/articles/gift/intro.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