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我征服,我卷铺盖走了

woerma

沃尔玛2016年1月宣布将关闭154家美国门店

“毁了我们的生活,他们来这里做了一场试验,彻底毁了我们”

2015年10月,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奥连特,一家有44年历史的本地商店Town’n Country由于不敌沃尔玛的竞争而关门停业。而3个月后的今天,沃尔玛(来此开店不到两年)决定拔寨走人,让奥连特变成一片没有商店也没有药店的社区。

过去30年里,随着沃尔玛这家特大连锁超市有条不紊地扩张,美国大地上的路边小店一直稳步消失,但不要紧,至少会有一家沃尔玛来替代它们。但如今,连沃尔玛也开始消失了。

“听说这事后我非常震惊。过去我们有一家药店和一家完全能满足需求的商店。可能沃尔玛的苹果便宜五美分吧,”奥连特(人口大约900)的临时市长巴布·文图里(Barb Venturi)说。“如果考虑到没有商店对本市房价的冲击,这事对我们的影响可就大了。”

奥连特的情况绝非孤例。1月15日,沃尔玛(Wal-Mart Stores Inc.)宣布将关闭旗下全部102家小型便利店(其中许多都位于偏远的城镇),而专注于大型的购物中心和中型的社区门店。这一转向来得相当突然,并将于1月底开始执行。2014年时,沃尔玛还在吹嘘其小型便利店的稳健表现,并宣布要增开90家新店。

这对小城镇来说是个大问题,它们的老年人比重往往很大。奥连特是一座沿海运河边上的养老和消夏小镇,对于这里的老年居民来说,前往最近的商店和药店也要25分钟的车程。

沃尔玛表示,公司对其商业决定造成的紊乱状况十分关切。

沃尔玛发言人布赖恩·尼克(Brian Nick)表示,“在一些受沃尔玛关店影响的城镇,我们已经与当地的民选官员和社区领袖进行了大量对话,讨论了相关议题,我们也在与各社区商讨,看能帮上什么忙。”

近来,由于美国市场销售跟不上劳动力成本上升的步伐,沃尔玛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同时,该公司也在为线上服务投入更多资金。2015年10月,沃尔玛宣布全年利润将下滑高达12%。这一预期推动沃尔玛股价在过去12个月里大跌29%。

沃尔玛CEO道格·麦克米伦(Doug McMillon)在公司网站上的一份声明中表示:“眼下比以往任何时刻都更迫切需要调整我们的资产组合,要关闭一些应该关闭的店铺和俱乐部。”

关闭的门店

堪萨斯州的克利尔沃特和得克萨斯州的默克尔等城镇也都受到沃尔玛关店的冲击。得克萨斯的戈德利是一座约1000人的小镇,沃尔玛一年前在此开了一家小型便利店。几个月后,当地唯一的商店——布鲁克希尔兄弟(Brookshire Brothers)商店,一家员工持股的地区连锁商行——就关门了。如今沃尔玛离开后,最近的一家商品齐全的商店距这里也有20分钟的车程。

还有一些地方,当沃尔玛离开以后,之前关门的商店会重新开张。比如,默克尔的劳伦斯兄弟(Lawrence Brothers)商店在两个月前关门,而据这家位于德克萨斯州和新墨西哥州的连锁商行的老板杰伊·劳伦斯(Jay Lawrence)表示,他们计划在沃尔玛撤出后重新在默克尔开张。

沃尔玛在奥连特开店时,本地官员阻拦未果。如今这家巨头离开后,居民们也希望过去的老店能重新开张。但他们说,就目前而言,损失已经铸就。

Town’n Country的经营者勒妮·爱尔兰·史密斯(Renee Ireland Smith)称,沃尔玛在2014年5月开张后,他们的销售额立刻下滑了30%。不论她怎么降价,沃尔玛都会把价格压得更低。史密斯的母亲是这家店的老板,她拿出了10万美元的积蓄,投入在这场白费力气的挣扎中。到了10月份,她们终于决定割肉离场,关门歇业。

史密斯说沃尔玛“毁了我们的生活,他们来这里做了一场试验,彻底毁了我们。”撰文//Shannon Pettypiece 编辑/邓雅蔓 翻译/程玺

点击下载商业周刊中文版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我来,我征服,我卷铺盖走了》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