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大亨卡内基储油交易失败的教训

shangye

油市期货溢价接近四年最高位;安德鲁•卡内基曾经囤油待涨

“我们当时没有想到,大自然的地下宝库每天仍能出产数千桶石油,并没有明显枯竭的迹象”

早在目前全球供应过剩导致原油期货溢价的一个半世纪以前,美国最伟大的一位工业家就曾打算通过储存原油赚钱,却以失败告终。

1862年,安德鲁•卡内基(Andrew Carnegie)和一位合伙人在宾夕法尼亚州西部买了几口油井,在地下挖了个大坑来储存原油。《英国石油公司统计回顾》(BP Statistical Review)的数据显示,当年的石油价格约为每桶1美元。他们的打算是,等到石油供应枯竭、价格上涨到10美元时,他们可以赚到100万美元。然而情况恰恰相反,石油供应源源不断,存储的石油开始渗出,卡内基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

储油交易在如今的石油界卷土重来,期货溢价成为市场的热门话题。这个大宗商品交易术语是指即期交货价格低于长期价值的情况。现在,由于原油期货溢价接近四年新高,约为每桶2.15美元,石油交易商不断抬高油罐空间的租赁价格,甚至考虑租用更昂贵的超大型油轮在海上存储石油。

shangye2

期货溢价鼓励储油

虽然现代金融市场让交易商有机会将储油交易当年给卡内基带来的可怕风险降到最低,但是对于那些等待原油价格上涨的人来说,他的不幸遭遇依然是宝贵经验。

“在坐等那个期盼已久的日子(仍未到来)的过程中,我们失去了成千上万桶石油,于是放弃了这个油库。”卡内基在自传中写道。由于对财富的不懈追逐,卡内基与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 Co.)的约翰•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等多位工业家被并称为“强盗大亨”。“我们当时没有想到,大自然的地下宝库每天仍能出产数千桶石油,并没有明显枯竭的迹象。”

期货市场

如今的交易商和卡内基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交易商拥有金融市场,可让他们在买进便宜原油存入储油罐的同时,卖掉价格更高的原油期货。唯一的难点在于确保原油存储和融资的成本不会耗尽所有的利润,还要保证能在期货合约到期时交付所需的原油。

这也是基准西得克萨斯中质原油期货合约的交货点俄克拉荷马州库欣的原油储量创下新高的原因之一。2月第二周,西得克萨斯中质油3月期货合约价比4月期货合约价低2.62美元,创下2011年以来最大溢价幅度。

“如果交易商在库欣储存原油,他们不会承担任何风险,”经济咨询公司PKVerleger LLC总裁菲尔•弗尔莱格(Phil Verleger)说。“这只是最基本的大宗商品经济学原理。”

1930年以来,美国商业原油库存首次超过5亿桶。同样是2月第二周,路易斯安那州南部原油存储价格上涨到每月每桶1.43美元。由于涉及机密信息而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1月称,嘉能可公司(Glencore Plc)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海域的至少四艘超大型油轮上存储原油。

虽然卡内基的储油交易没有成功,但这段故事还是给他带来了一个圆满结局。宾夕法尼亚州油井带来的回报远远超过他投资的4万美元,他因而辞去了铁路上的工作,从此走上了致富之路,成为有史以来最富有的人之一。

“从那以后,”他写道,“我再也不必为薪水而工作。”撰文/Dan Murtaugh 编辑/冯艳彬 翻译/孟洁冰

总之 如今的交易商和卡内基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交易商拥有金融市场,可让他们在买进便宜原油存入储油罐的同时,卖掉价格更高的原油期货。

商业周刊新版APP耀然上线,更多独家内容蕴含无限商机!即刻点击,免费下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