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莫测的作风对苹果的研发并不好

shenmi

注重保密的企业文化对苹果公司的人工智能软件研发构成障碍

“真正优秀的人不喜欢在一个封闭环境里工作”

人工智能界每年最热闹的行业大趴是神经信息处理系统(Neural Information Processing Systems)会议。成千上万来自大学和软件公司的研究人员聚在一起,分享他们的研究,探讨制作软件以迎合人类习惯的新方法。去年在蒙特利尔的会议上,谷歌(Google)、微软(Microsoft)和IBM员工提交了自己的论文,陈述如何让电脑的学习更快、更聪明,比如读取照片中的门牌号码,以确认一个地址。但是其中明显缺少了一股势力:苹果。今年的会议上,中国搜索巨头百度和Facebook将和谷歌、微软等一起提交论文。没有苹果。

人工智能先驱、蒙特利尔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约书亚·本吉奥(Yoshua Bengio)说,苹果的研究人员去年参加了蒙特利尔会议,但行事低调,除非被问起,否则不会透露他们是为谁工作。本吉奥以及其他一些知名研究人员说,这家公司在大型AI研讨会上的表现一贯如此。“苹果对保密不是一般的在乎,”多伦多大学计算机科学系教授理查德·泽梅尔(Richard Zemel)说,“他们恨不得完全置身其外。”苹果拒绝就本文置评。

别的大软件公司在设立研究中心,从世界各地招募成百上千的AI专家,争先恐后地发表研究成果。这种狂飙突进的文化成就了许多:谷歌的算法可以更准确地将语音转化为文本、给照片打标签;比Siri更智能的个人助理应用频频出现,比如微软的小娜(Cortana)和谷歌的Now;Facebook的软件可以告诉盲人用户,他们的朋友的照片里有些什么。

安大略古尔弗大学机器学习教授格雷厄姆·泰勒(Graham Taylor)说,苹果不允许新加入AI团队的人在LinkedIn或Twitter上宣布自己的职位。一位知情人士说,公司要求他们在离开办公室时锁上门。两位曾在苹果工作的人说,公司内部负责软件智能提高的各团队彼此之间也要保密。

苹果就是苹果。多年来,这家公司的气运一直与其神秘莫测的行事作风相连。然而,它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最大成功,就是在2010年跟一家创业公司买下Siri。跟其他类似软件比起来,苹果地图(Apple Maps)仍然在预测能力上有不足。“他们就这么在一边看着,不加入到社区中来,要想从现在的这股潮流中借到力,光是这样怎么行,”本吉奥说,“我认为如果不改变这种态度,他们会一直落后。”

开发AI跟开发移动操作系统是很不一样的,除了这是一个全新的技术领域之外,这个圈子可供招募的人才也较少。“真正优秀的人不喜欢在一个什么都要保密的封闭环境里工作,”本吉奥说,“‘我还能不能在科学社区里有一席之地?’‘我能有多大的自由?’这些是决定性的因素。”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机器学习研究中心主任特雷弗·达雷尔(Trevor Darrell)说,除了疏远业内的明星开发者,苹果的保密原则可能还会吓跑一些有潜力的毕业生。他说,对一个正在做出职业抉择的优秀学生而言,能够不断发表论文,保持在科学圈子的存在感,是至关重要的。谷歌研究科学家、伯克利博士后研究员瑟吉·莱文(Sergey Levine)说:“这样是很难搞科研的。”10月22日,谷歌宣布设立一个专注于人工智能研究和论文发表的驻留项目,以进一步吸引专家。

苹果正在缓慢地扩大它的AI团队,收购Perceptio和VocalIQ等创业公司,还从包括微软在内的一些公司挖来极具影响力的研究人员。在公司招聘网站上有42个职位提到了人工智能,120个职位包含“机器学习”的字眼。有人工智能研究人员说,他们听说苹果打算发表首个重要AI研究,但是无法给出更多的细节。

9月,少数在保密方面能跟苹果一较高下的亚马逊(Amazon.com)让它的研究人员发表了一篇论文,提出了一种提高图片和语音识别AI系统效率的方式。(知情人士称,公司内有一个内部委员会负责审核论文,决定哪些内容是可以发表的。亚马逊拒绝置评。)AI创业公司Clarifai首席执行官马特·蔡勒(Matt Zeiler)说,任何想提高软件智能的公司,到头来都得让竞争对手学去一些招式。他说这个领域的大多数研究人员都“非常想说说他们正在做什么”。撰文/Jack Clark 编辑/刘雅靓、张晓君 翻译/经雷

总之,苹果正在加紧AI方面的研发,但这家公司不愿发表研究成果,对其研发效率和人才招募都造成制约。

点击下载商业周刊中文版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中国兴起最新热潮:编程要从娃娃抓起

biancheng

 

“一名12岁的孩子完全有可能开发出一款价值百万美元的应用,这无需拥有硕士学位”

“起初是我妈妈逼着我学,现在是我自己主动要学”

吴佩(音译)今年开始教6岁的儿子编程。在这个日益数字化的世界,她希望儿子会喜欢学习这项可能对今后职业前景有帮助的技能。如今,吴佩已经在南京开办了一个编程培训班,正在帮助100多名家长将孩子引入编程世界。

这位35岁的前富士康科技集团(Foxconn Technology Group)电脑程序员正在迎合一项与日俱增的需求:中国的年轻父母越来越热衷于让他们的学龄前子女,现在就开始为未来的职场世界做准备。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预测称,一些国家的半数就业岗位,很可能将被机器人和电脑取代。

中国各地正在涌现许许多多类似的培训班。雷诺•任(Reynold Ren)正在北京教大约150个小学适龄儿童学习使用儿童编程软件Scratch。这套由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MIT Media Lab)和开源软硬件开发商Arduino公司联合打造的编程工具,能够帮助使用者创建诸如机器人这样的交互式对象。在香港,大约2500名学生在米歇尔•孙(Michelle Sun)创办的第一代码学院(First Code Academy)学习编码课程。

“教下一代编程,应该提升至国家战略的高度,”王九林(音译)说。他在西安创办的中国少儿编程网(Kidscode.cn)致力于提供免费的信息和编码课程。“即便是现在,中国的大部分程序员也只能完成非常初级的任务,对顶尖程序员的需求量非常大。”

biancheng2

编程课

吴佩曾经花了好几周的时间思考,如何以一种通俗易懂的方式向学龄前儿童介绍编程基本原理——毕竟,他们才刚刚开始学习数学和语文。

她最终决定先给孩子们在黑板上展示一个3乘3的单元格,并请他们玩一个游戏,用上下左右的简单方向来确定位置。然后,她又转换到一个数字系统,让孩子们用坐标来确定位置。

等学生熟悉了X轴和Y轴的概念,她就教他们在Scratch上玩简单的飞机游戏。孩子们着迷之后,她就鼓励他们学习如何设计类似游戏。

“通常情况下,老师需要借助一个游戏让孩子产生兴趣,然后再引入新的概念,”吴佩说。

南京妈妈张敏燕(音译)开始鼓励5岁的女儿跟着吴佩老师学习编程。她此前认为小孩子没必要学习这种课程,但在观看了一段视频之后,她改变了自己的看法。在这段视频中,一位美国儿童为朋友们编写了一个应用程序,以方便他们分享对流行歌手贾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的看法。

biancheng3

“深刻的印象”

“那个视频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32岁的张敏燕回忆说。“我想,既然孩子每天都在iPad上玩游戏,为什么不给她点指导,让她一边玩,一边学点东西呢?”

她还说,既然其他国家的孩子都在学编程,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落在后面。

鼓励儿童学习编写计算机指令,也许有助于提升中国在科技价值链中的位置,使中国成为软件和数据工具的创新者,而不仅仅是批量生产者和元件供应商。在将编程列入全国学校课程方面,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目前至少落后于16个欧美国家。

biancheng4

次要地位

“中国的学校都开设了信息技术课,有些学校甚至开始教编程,但相对于其他决定学业成绩的科目,这类课程处于次要地位,”吴佩说。“他们没有意识到,编程这门课对于孩子的未来至关重要。”

奥巴马去年12月成为首位编写了一行代码的美国总统。他认为,这是应该教给孩子的东西。“没有人天生就是程序员,”奥巴马在7月份表示。“事实是,让孩子早点接触这个东西,他们就会像海绵一样把它吸收起来。”

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2年,美国有102万个软件开发岗位。该局估计,到2022年,“计算机软件需求的大幅增加”将助推这一数字跃升22%。

“一名12岁的孩子完全有可能开发出一款价值百万美元的应用,这不需要拥有硕士学位,”华创资本(China Growth Capital)合伙人熊伟铭(Wayne Xiong)说。这只风投基金管理着价值约5亿美元的资产。“在传统的教育体系中,你至少需要21年的时间来测试你的投资回报率,它的风险太高,而且不合情理。”

biancheng5

编程机器?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认为,学好编程就能确保孩子拥有一个金灿灿的未来。马萨诸塞州巴布森学院(Babson College)信息技术和管理学教授汤姆•达文波特(Tom Davenport)认为,自动化的发展可能会使机器在10年内就承担大部分编程任务,“真的没必要让数百万3岁小孩学习编程。”他说。

预测今后哪些职业最吃香,无异于一场赌博。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在9月份表示,在2012年需求量最大的10类职业中,有9类在2003年还不存在。

吴佩表示,她并不指望编程能够确保儿子拥有一个成功的人生。在她看来,编程是“另一种自我表达的工具”,也是世界各地的人们在今后几十年必须掌握的数字技能。

消失的就业机会

“我父母那一代人的许多就业机会现在已经不存在了,我想未来20年的情形恐怕也是如此,”她说。“我们的孩子长大后,他们需要跟世界各地的人才竞争。到那时,编程就会像英语一样,成为一种常规技能。”

让吴佩感到欣慰的是,编程已经加强了儿子的逻辑和推理能力。

她的儿子冯毅然(音译),每天在放学后花费大约10分钟来创建他想玩的游戏。

“其实我觉得编程很有意思,”冯毅然说。他最近设计了一个龙战骑士游戏。“起初是我妈妈逼着我学,现在是我自己主动要学。”撰文/Lulu Yilun Chen 编辑/张晓君 翻译/任文科

总之,中国兴起新浪潮:编程学习从娃娃抓起。编程培训班遍地开花,中国父母想让孩子学习这项技能,以便长大后找工作用得上。

点击下载商业周刊中文版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有钱才生二孩,新增人口或主要在大城市

youqian

出台全面二孩政策,短期内也很难遏制因人口危机而带来的经济下滑

“下一步应尽快废除计划生育,并出台鼓励生育的政策”

北京,54岁的李红玉说起女儿,脸色黯淡了下来。她唯一的女儿如今正在美国读博士,一年也难得回中国一次。“年轻的时候能多生就多生一个吧,免得老了孤单。”在一场在线教育从业者的聚会上,她对同桌吃饭的年轻人说。李红玉就职于北京一家国有出版社下属的教育杂志,她的丈夫是公务员。在中国上世纪80年代出台的“计划生育”政策之下,他们只能生一个小孩。

这项政策实施30多年后,中国面临出生率下滑、劳动力减少及老龄化危机,经济增速也持续放缓。为了应对正在显现的危机,中国在10月28日公布全面放开二孩政策。

政策公布以后,中国不少省市都进行了生育意愿调查,结果显示年轻人热情并不太高。厦门市卫计委的调查显示,约3000位被调查者中,近四成的人都不愿意生两个,三成的人还在考虑。黑龙江鹤岗也同样如此,根据国家统计局鹤岗调查队的调查,70%的被调查者都不愿意生二孩。

“接下来三到五年都会花在事业上,挣了钱再看要不要再生一个。”在北京,32岁的杨静茹说,她3年前生了第一个小孩,当了近两年全职主妇后,决定重新回到职场,在她看来当前没有时间与精力再生一个。金钱成本和时间成本太高是中国年轻人不愿意生二孩的普遍原因。

“中国‘50后’到‘70后’的想法比较相同,‘80后’‘90后’与上几代人的想法就完全不一样。”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说,他们每年都会选择不同地区、城市对各群体生育意愿进行调查。在对单独二孩进行抽样调查时,约有20%的人有意愿生二孩,但最终会落实的人只有10%左右。“80后的终生生育意愿还是挺强的,就是生育计划没想好,担心生孩子会影响到升职加薪。”他说。

新政或将对中国大城市的影响最大。在王广州的计算中,全面放开二孩后,大城市,而非农村或三、四线城市,将是中国生育二孩最多的地方。这项研究主要是为中国卫生部门提供决策咨询,以应对放开二孩后医疗资源的区域投放问题。

王广州曾通过建立样本库并运用数学模型的方式,计算出中国实施“单独二孩”政策后,2014年只会多出100万左右的新生儿,这与国家卫计委公布的官方预测数字200万有较大差距,但却被实践证明最符合现实。根据国家卫计委公布的数据,截至2014年年底中国1100多万对单独夫妇中只有106.9万对申请再育,申请率不到10%。

在全面放开二孩后,王广州预计中国由此新增人口会在2017、2018年出现小高峰,堆积人口约在430万左右,加上单独二孩的100多万,这两年堆积人口约有800万左右,此后中国生育二孩的现象又将回落、平稳。

而新出生二孩或将主要出现在重庆、上海、北京等较大的城市。据他计算,重庆是所有城市中新增二孩最多的地方,2016年到2021年间总新增二孩人口约在10万,排在其后的则是上海,也约有10万,北京排第三,约有8万。之后则是深圳、苏州、武汉、杭州、西安、成都、郑州,排名第十的郑州新增二孩人口约在4万。他也指出,这些数字也包括从外地到大城市生产的高龄产妇。由于高风险,一些小城市医院不敢接收高龄产妇,为了安全她们也只能向医疗条件更好的大城市转移。

此前,曾有不少预测都将目光投向了四、五线城市。西南证券曾发布报告称,新增婴儿主要来自30到44岁育龄妇女的补偿性生育,且主要来自中小城市和小城镇。撰写报告的分析师朱斌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记者,主要原因是大城市物价高、成本高,人们的生育意

愿低下,中小城镇的成本则相对较低。

但王广州不认同这一观点。“三、四线城市很多都生过了,80后、90后都进大城市了。”王广州说,北京、上海的生育意愿虽然比较低,但它们是直辖市,行政级别相当于一个省,人口基数也大,它一个区的人口相当于一个三、四线城市。他的研究主要是根据中国人口普查的数字进行数学统计与分析。他也承认,这些数字还比较粗糙,需要更大的样本一个省一个省地进行计算,但上述城市生育规模的顺序误差不大。

无论哪个区域新增人口最多,更为一致的观点是这项政策能给中国带来的人口规模影响是有限的,它很难扭转中国劳动人口持续缩减和老龄化趋势,因此对房地产等行业及整体经济的影响比较有限。

根据联合国的预测,到2020年,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将增加近3600万人,至2.45亿人;到2030年,60岁及以上人口将飙升1.49亿人,至3.58亿人。老年抚养比(即老年人口与劳动人口比率)将从当前13%提高到2050年的39%,而整体抚养比(即青少年儿童、老年人口与劳动人口比率)则高达63%,这将给中国人带来沉重的养老负担。

彭博行业研究经济学家欧乐鹰和陈世渊认为新增二孩很难缓解中国人口困境,因为新增人口从出生到加入劳动力大军尚需时日,社会压力也会迫使年轻人更晚成家。

“预计未来五年中国GDP增速只有6.1%,中国政府希望是6.5%,但很难。”人口学专家、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学者易富贤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记者,当前中国的劳动力危机是过去计划生育政策带来的问题,即使出台全面二孩政策,短期内也很难遏制因人口危机而带来的经济下滑。

中原地产研究总监刘渊也认为,从方向上来讲放开二孩对房地产市场会有正面影响,无论是人口增加还是刺激改善性需求,但短期找不到对市场有实际影响的数据。

他以上海为例,2014年上海放开单独二孩政策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