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大飞机C919下线

feiji

目前,C919大型客机国内外用户数量为21家,总订单数达517架

中国商飞后续合作计划的签署会围绕着“一带一路”的目标来制定

继中国商飞今年9月在北京航展上宣布支线客机ARJ21-700确定年内完成交付后,一再延迟交付的商飞大型客机C919也终于迈出关键一步。

11月2日上午,一架涂装了中国商飞标志性蓝绿两色的C919在其总装制造中心浦东基地厂房正式亮相。中国商飞表示,这标志着C919首架飞机的机体大部段对接和机载系统安装工作完成,已达到可进行地面试验状态,为下一步首飞奠定了基础。

C919是按照国际适航标准设计和研制的新型单通道窄体客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该机型的标准航程达4075公里,增大航程为5555公里,设计的座位数为158-174座。C919锁定的直接竞争对手为波音737和空客A320两款目前市场畅销机型。公开资料显示,波音737已上市的最新机型737-900最大航程为5925公里,可以载客180-215名;空客A320的满载航程为5700公里,载客数在150-180人之间。

根据中国商飞在3月时的预测,C919成功进入市场后,未来总销量有望达到2000架次左右,市场空间将进一步跃升至万亿级。据彭博社统计,目前C919大型客机国内外用户数量为21家,总订单数达517架,其中包括中国普仁集团投资的德国普仁航空、泰国都市航空两家外国客户和7家国内客户以及12家金融租赁公司。中国商飞市场营销总监郑闻在北京航展上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表示,中国商飞后续合作计划的签署会围绕着“一带一路”的目标来制定。

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今年发布的民用飞机中国市场预测年报认为,未来20年,中国航空运输市场将保持稳定增长,预计到2034年末,中国航空公司客机机队规模将达到6360架,其中大型喷气客机5378架,支线客机982架,中国需要补充各型民用客机5522架,其中大型喷气客机4580架,支线客机942架,中国民用航空市场潜力很大。

“国产大飞机项目对拉动整个国家民机产业链都有意义,从上游的原材料、成品的供应到下游的机场、服务保障的设施,对国家产业转型升级都有着一个促进作用。”郑闻在北京航展上接受采访时说。

不过,中国的国产大飞机项目一直备受国内外关注,外界对其能否按时出世却并不乐观。C919于2007年3月立项,首飞时间却一再推迟。2009年4月,中国商飞就向外界宣布:C919大型客机将在“2014年实现首飞,2016年实现首架交付用户”。这一承诺在2010年、2011年、2012年被不断重申。直到2013年,中国商飞副总经理罗荣怀公开表示,C919将在2015年首飞,最早到2017年交付。

对于C919交付的一再延迟,中国商飞称,这是因为飞机研制采用大量新材料、新技术和新工艺。按照中国商飞董事长金壮龙在2014年回应C919首飞推迟时的说法,“我们的理念就是,一定要研制一款确保安全和质量,同时获得国际标准的飞机,为此宁愿牺牲一些进度。”

据中央电视台报道,金壮龙在C919下线后表示,根据工程发展阶段计划安排,C919大型客机项目后续还将开展航电、飞控、液压等各系统试验、机载系统集成试验和全机静力试验;首架机作为试飞飞机,首飞前需要完成系统调试、试飞试验设备和仪器安装等工作。

中航工业机电公司董事长王坚则在10月举行的第二届民用飞机机电系统国际论坛上透露,根据目前的计划,C919将于明年三季度在上海首飞。但鉴于不确定性较高,延迟到2017年首飞也有可能。撰文/李昕彧 编辑/徐倩雯

总之 国产大飞机C919正式亮相,最快将于明年三季度在上海首飞。

点击下载商业周刊中文版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王健林的哈佛公开课:退休后大家别恨我

wangjianlin

王健林是首位在哈佛大学公开课授课的中国企业家

“我们自己辛苦赚的钱,爱往哪儿投就往哪儿投”

美国时间10月29日下午,哈佛大学公开课首次迎来中国企业家。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在可以容纳900人的哈佛商学院伯登讲堂授课。

王健林讲述了万达在27年发展过程中的四次转型、万达的国际化之路以及对当下中国民营企业海外投资的看法。以下为根据万达公开发布的这次讲课内容整理的要点:

万达在27年的发展历史中经历了四次转型,目前主要有三大业务:商业不动产、文化产业、金融产业。

第一次转变是1993年,我们从大连走出去,到全国跨区域发展,从一个区域性公司变成一个全国性公司,这是非常关键的一步。那个年代,可能没有在中国做过生意的人不太能理解,私营企业到外地发展拿不到营业执照,所以我们去外地做项目都是挂靠在别人公司名下。我经常说,如果你有闯荡精神,什么困难都可以解决,关键是要迈出这一步。

第二次转变是从一个纯粹的住宅公司转向不动产,做持有物业。现在,万达不动产持有物业面积已经做到全球第一,而且还在持续增长。从2015年开始,万达不动产的模式又在转型,我们不再持有物业,逐渐改为轻资产模式。

第三次转变是从2006年开始,从一个单一的房地产企业转变成一个综合性企业,进军文化旅游产业。经过近10年的发展,万达文化产业做到了中国规模最大。今年万达文化产业的收入将突破500亿元人民币。这是什么概念呢?就是中国文化企业前10名中,万达文化产业收入比其他9名(第2名到第10名)的收入总和还要多。

第四次转变就是我们现在正在进行的,始于2012年,我们称之为“国际化的转型”。万达七、八年前就提出国际化,但一直没敢走出这一步。直到2012年收购了美国的AMC院线后,国际化才一发不可收。短短三年多时间,我们在海外的投资已超过150亿美元,今年万达的海外收入占公司总收入比重将超过15%。万达给自己提出一个战略目标,叫做“2211”工程,就是到2020年,企业资产达到2000亿美元,上市公司市值超过2000亿美元,企业年收入超过1000亿美元,净利润超过100亿美元。在1000亿美元年收入中,来自海外的收入至少占30%,这就是现在万达正在进行的第四次、也是最深刻的一次转变,从一个中国企业变成世界一流跨国企业。不仅是跨国企业,前面还有限制词“一流”,就是我们要努力使万达成为中国企业国际化的“代言人”。

中国企业国际化面临很多挑战,如对当地法律、并购企业的文化不了解,但是国际化是中国企业做大必须经历的阶段。

中国企业国际化当然面临着很多挑战。首先是中国企业刚刚开始国际化。世界企业500强每年发布一次,尽管现在中国进入500强的企业接近100家,排第二位,数量跟美国差不多,但是真正的跨国公司很少,基本上是垄断行业的国有公司。中国要真正富强,需要一大批跨国公司,特别是一流跨国公司,能充分利用国际市场和资源来发展。

万达的国际化也面临着很多困难,首先就是对当地法律、并购企业的文化不了解,管理怎么做?其实最难的不是现在,是2012年走出第一步并购AMC。那时万达规模做得比较大了,信息化管控也比较强了,管理上有一点心得,再加上这个项目谈了两年多,有了足够的人才和技术准备,第一步才没有栽跟头。

我个人理解,中国企业国际化是一个必然阶段,是企业做大必须要走的阶段,中国企业如果不经过国际化这个阶段,国家富强、中国梦的实现很难做到。”

万达没有背景,快速发展依靠自己的核心竞争能力

万达的快速发展主要靠自己的核心竞争能力。万达在中国赫赫有名的两点,一是商业模式,每每都是创新的;第二是执行力强。举一个例子,我们每年开业几十个万达广场和一、二十家酒店,所有项目开工时就宣布开业时间。十多年下来,我们开业了一百多个广场,近百家酒店,一个项目建设时间都在两年内,全部按时完成,无一延误。这种执行能力我敢说世界上没有第二家企业能做到。

如果说我举中国的例子,可能老美还不太服气的话,那我再举一个美国人的例子,就是刚才反复提到的AMC公司。在我买它之前,它的股东都是赫赫有名的企业,比如黑石、凯雷、摩根斯坦利等等,但是连年亏损,我收购过来当年就实现盈利,第二年就上市,现在我的收益已经翻了好几倍。这完全是市场化操作,足以证明万达的管理能力和企业操作水平。

所以万达高速发展靠的是核心竞争能力,不是靠什么背景、政商关系。

海外投资确属“资产转移”,没有对错只有合法与否

第一、海外投资的结果确确实实就是“资产转移”或者说是资产在海外的新增。但资产转移或者在海外投资没有对错之分,只有合法和不合法之分。比如说吃饭,那吃饭是对还是错?用公款去吃就错了,自己出钱吃就没事,海外投资的道理也是一样。所以你问海外投资是不是转移资产?确实是转移资产,但关键要看是合法还是非法,这才有对错。

第二、中国企业向海外扩张,民营企业到国外去发展,这是国家号召。去年年底,国务院专门出台了引导支持民营企业海外投资的有关规范意见,号召我们到海外去投资。我到海外投资,往大说一点,这是响应国家号召。

第三、万达的钱既不是偷的抢的,也不是自己印的,完全是我们自己辛辛苦苦赚出来的。我们自己辛苦赚的钱,爱往哪儿投就往哪儿投。企业的投资自由或者资本流动自由本身就是国家法制水平的基本衡量标准。企业如果没有投资自由权,这个社会也就无所谓自由和公平了。

万达投资基本根据自己判断,并不代表国家意志

万达如果能受到中国政府如此高度重视,利用我们来做事,那我简直是高兴坏了。收购AMC院线的时候,就有美国报纸说,万达是代表国家,钱是国家给的。后来看到万达的并购多了,这种舆论就少了。如果未来中国有一两百家一流的跨国公司,这种议论和怀疑就没有了。国有企业有可能代表国家意志,但我相信其中也有一部分是企业市场行为。作为民营企业,投资基本都是根据自己的判断。

我们投资第一条标准就是要赚钱,我们没有印钞厂,必须要自己通过管理来赚钱。从别人那里买公司,好的一定更贵;便宜点就是烂公司。好的公司,花了这么贵的价钱买它,要获得回报,就要把它发展得利润更高;烂公司也要通过提升利润来获得回报,都得靠自己。”

要将万达打造成世界超级企业

你说我算很成功吗?我觉得我自己还在路上。我给自己成功的定位,就是要把万达带到世界超级企业,或者说进入世界500强的前十名,这就是我的梦想!把万达打造成一个真正的国际知名品牌。

现在万达在国际上有一点知名度,但还不能算是真正的国际品牌。我希望当大家说出万达时,就像美国的微软、苹果、沃尔玛等等,一说出来全世界人都知道,为中国的民族企业打造一个顶级品牌。这就是我的梦想。

什么时候能做到?快一点四五年,慢一点七八年。达到这个地步,我就退休,就用我赚到的更多的钱去实现我的下一个梦想,什么梦想呢?就是把中国的扶贫事业做得更出彩。我已经在中国贵州“承包”了一个县,十几万人口,我承诺五年让全县的人均收入翻一番。如果要简单直接给钱就得,但我们要创造一种新的扶贫模式。

经过长达一年多的调研,我们决定从两个方面来帮扶,一是建一个职业学院,现在只要拿到大专以上职业学院的文凭,就不愁找到工作,这就给当地劳动力就业解决一个出路。二是把当地最有特色的一个产业—茶叶做起来。当地的茶叶含硒量特别高,叫富硒茶,但是没有品牌。我们想办法扩大种植,加工出来,进而打响品牌,富及每一个人。所以如果万达成为真正的国际品牌,我下一个梦想就是做更多的慈善事业。

退休后大家别恨我,记住我是一个大慈善家,而不是大企业家,我就觉得很安慰了

我希望退休后大家别恨我就行了,而不是记住我。中国的文化,你希望大家如何爱你,怎么记住你,恐怕比较困难。现在中国经济处在一个转型阶段,人也比较浮躁,都想发财,但是又有些仇富。将来退休后,如果大家记得我这个人是个大慈善家,而不是大企业家,做了一些善事,我就觉得很安慰了。

总之 王健林在哈佛公开课上解答了万达的背景、海外投资以及未来发展等问题,表达了将万达发展成世界级企业以及未来做慈善的想法。整理/王怡

点击下载商业周刊中文版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全面放开二孩或无法让中国力挽狂澜

erhai

中国城镇地区生育率已经处于非常低的水平

大多数中国城镇居民因为“费用巨大”而不愿意要两个孩子

北京,一个孩子看着窗玻璃中自己的影子。为期四天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在北京结束后,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周四报道了这一新政策。这是中国政府“十三五”规划的一部分。中国政府计划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虽然中国取消独生子女政策的历史意义重大,但此举或远不足以扭转有可能导致中国经济增速大幅下滑的人口结构趋势。

erhai2

这一政策“力度太小,实施得太晚了,”身处上海的前摩根士丹利公司(Morgan Stanley)亚洲首席经济学家谢国忠在评论全面放开二胎政策时说。“中国人口将在10年后开始下降。为什么还要搞计划生育呢?”

为期四天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在北京结束后,新华社周四报道了这一新政策。这是中国政府“十三五”规划的一部分。中国政府计划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随着中国廉价劳动力时代的淡出,制造业和建筑业等旧有的增长驱动力正在失速。虽然中国人口老龄化可能会提振消费对经济的贡献,但中国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年轻人口占比萎缩时确保经济活力不衰,避免类似日本的窘境。

“这是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但其真正影响可能没有人们最初预想得那么大,”英国诺丁汉大学(University of Nottingham)中国政策研究所(China Policy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曾锐生说。“大多数中国城镇家庭并不想要两个孩子,因为抚养孩子太花钱了。”

激辩

有关这一新政的消息在中文社交媒体平台新浪微博上引发了激烈的辩论。有些用户抱怨说,他们养不起两个孩子。还有人说,他们希望养两个,因为一个孩子太孤单了。

据一位昵称为“AVIC–杨”的微博用户估算,一个孩子从出生到结婚,各种开销总计要135万元。如果月薪是5000元,要工作45年才能赚足养育两个孩子的钱。

彭博行业研究(Bloomberg Intelligence)经济学家欧乐鹰(Tom Orlik)和陈世渊(Fielding Chen)还列举了另外三个原因,以解释为何放开二胎政策对人口出生率和经济的影响有限:1、新增人口从出生到加入劳动力大军尚需时日;2、社会压力迫使年轻人更加卖力工作、更晚成家;3、现有政策存在诸多例外。在这一新政宣布之前,中国政府实施了单独二胎政策,但每年增加新生儿200万的预期目标远未达成。

对GDP的影响

“婴儿潮很可能不会出现,”中国民族证券驻北京分析师朱启兵说。“我们必须保持谨慎,不要高估新政策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短期提振作用。”

由于实施了三十多年的计划生育政策给人们灌输了“多生不好”的理念,再加上抚养孩子的成本飙升,中国人口趋势已经对中国经济构成挑战。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政府实施了鼓励生育的政策,理由是中国的农田和工厂需要劳动力,军队也需要士兵。在接下来的二十年里,中国人口增长了2.6亿人左右。后来,中国的一些最高领导开始担心人口过多会耗尽资源并拖累经济增长,于是鼓励生育的政策开始出现转变。

上世纪70年代的政策

erhai3

到上世纪70年代后期,起初在江苏如东等地试点的独生子女政策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不过政府对少数民族实行各种豁免政策。自那时以来,独生子女政策加速了中国人口的老龄化,中国人口中少了数亿潜在新生儿。到2050年,中国老年抚养比率(65岁及以上人口与劳动适龄人口的比率)料将增加两倍至39%。

据联合国(United Nations)预计,中国人口粗出生率将从2010-2014年之间的13.4‰下降到2015-2020年之间的12.2‰。此外,根据联合国的预测,到2020年,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将增加近3600万人,至2.45亿人;到2030年,60岁及以上人口将飙升1.49亿人(增量比德国和法国的人口总和更高),至3.58亿人。

人口之痛

人口老龄化并不仅局限于中国。到2050年,日本、欧盟、韩国和新加坡等诸多发达经济体的劳动人口与退休人口比率都将低于中国。即便是泰国和巴西等新兴经济体也都开始感受到人口老龄化之苦。

erhai4

根据联合国2013年发布的一份报告,到2050年,全球60岁以上人口将至少达到20亿,是目前水平的两倍多;届时,全球60岁以上人口将超过15岁以下人口数量,其中80岁以上人口将达到近4亿(超过美国目前的人口)。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上个月宣布,扭转日本人口数量下降趋势是他的经济工作重点之一。随后,安倍任命加藤胜信(Katsunobu Kato)为一亿总活跃社会担当大臣,负责人口问题,并敦促后者提出“大胆的建议”,以提高日本的出生率,进而遏制劳动人口的下降趋势。多年来,劳动人口的下降阻碍了日本的经济增长。

人口峰值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称,中国人口预计将在2025年见顶,达到14.1亿的峰值,而到2050年,中国人口将大大低于如今的水平。

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将在城市和农村地区产生不同影响,其中农村地区受到的影响更大:大多数农村父母未能受惠于此前的单独二胎政策,因为他们通常来自非独生子女家庭。而城镇家庭则将继续对这一政策调整“采取观望态度,”澳新银行(Australia & New Zealand Banking Group Ltd.)驻香港的大中华区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刘利刚说。

“中国的劳动适龄人口已经开始萎缩,长期人口下降必然会在不远的将来出现,”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驻华盛顿人口学家尼古拉斯·埃伯施塔特(Nicholas Eberstadt)称。“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这一计划生育政策的最新调整不足以使中国走上人口稳定之路。”撰文/彭博社 编辑/杨贵 译/许子轩

点击下载商业周刊中文版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