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食靠边站,酸味正当道

tianshi

酸味食物体现了消费者对过度食用甜食的抵触情绪

消费者通过饮食塑造健康均衡的生活方式

糖对肥胖症的推动作用一直备受关注。正反双方的争辩不仅让人们在沉溺于一种食物或饮品时三思而后行,还能让人们去探索新的味觉体验。

咨询公司英敏特(Mintel)的食品饮料研究员克里斯•布罗克曼(Chris Brockman)研究时下流行的酸味食物后发现,近年来酸味食物正在入侵原来很多甜味独占的食品领域,包括棉花糖、软饮料,甚至深入到了酒精饮料领域。这份于12月初发布的报告称,酸味食物不仅迎合了在味觉体验上具有冒险意识的消费者,同时也体现了消费者对过度食用甜食的抵触情绪。

在日常饮食中,人们摄入的糖份或许比想像要多。英国《每日邮报》11月9日报道,全球知名咖啡连锁店Costa的大杯全脂太妃拿铁的含糖量高达73.3克,而世卫组织建议成年男性每天摄入的糖不要超过35克,女性不要超过25克。报道称,英国营养中心的营养学家利亚纳·博纳迪奥(Liana Bonadio)表示:“只喝一杯这样的饮料摄入的糖分,大大超过了每日正常摄入糖分量,甚至会超出两到三倍,并且还超出25%的每日正常热量摄入量。”糖摄入较多的饮食会导致肥胖、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甚至还会引发心血管疾病和阿尔茨海默氏症。最重要的是,在饮用这些高度精炼的饮料时也会增加卡路里的摄入量。

《财富》杂志则通过对上世纪70年代至今美国人饮食习惯的研究发现,从1970年代开始,高果糖玉米糖浆在美国人的食物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高,与此同时,美国人经历了腰围飞涨的膨胀时期。虽然这种糖浆饱受诟病,其消费量还是持续增长了8000%。但是,随着人们健康意识的增强,烹饪中糖的使用在减少,西红柿、牛油果、香蕉和凤梨等健康蔬果食用量的增加,一些迹象表明,美国人在整体上正在转向更加健康的食品。

与含糖丰富的甜食相比,酸味似乎带着一种心理上的健康意义。在美国“食物与饮料新闻”网站上一篇名为《酸味2015持续席卷美国》的文章中,来自美国丹佛的烹饪品牌专家卡兹娅·扬科夫斯基(Kazia Jankowski)表示,酸味食物一般被认为含糖量较少,一些还具有促进消化的功能。这些都符合消费者少糖、促消化的需求。布罗克曼在报告中认为,消费者喜欢酸味食物是希望食用更加天然健康的食品,通过饮食塑造健康均衡的生活方式。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醋类饮品正在经历明显的消费反弹。根据布罗克曼发布的报告,2014年,美国醋饮料产品年比增长达到 50%;全球有三分之二的醋饮料新产品销售到了亚洲。布罗克曼建议,在未来,要想吸引具有健康意识的消费者,商家不仅要推广纯净、天然、健康的食醋理念,还要注重开发味道更加多元的醋类饮品。

上述报告显示,从2011年到2015年,所有名字里含有“酸”字的甜食中,超过三分之二是在过去两年出现的。德国市场上的酸味食物尤其大行其道,酸味糖果的比重从2011年的6%增长到2015年的10%。新的食品类型中,最有趣的创意就是棉花糖了。从 2015 年 1 月到 9 月,“酸”棉花糖新品在欧洲所占份额呈现出惊人的增长态势,从零猛增至 15% 。

酸味潮流还扩展到了酒精饮料。酸味啤酒给饮酒者提供了一种口味更独特的饮品,尤其满足了年轻人对口感的追求。《财富》在9月27日的一篇名为《精酿啤酒的最火新潮流》的文章提到,酸啤酒给啤酒酿造提供了更多选择,让啤酒商可以为其添加更多个人风味。人们迫不及待地希望品尝一款名为“俄罗斯河的恳求(Russian River’s Supplication)”的啤酒,也为酸樱桃和覆盆子味道的啤酒而倾倒。

或许人们还会越来越爱吃酸酸的食品。美国《企业家》杂志曾经采访肯代尔大学副校长克里斯托弗·高克(Christopher Koetke)。他正在努力探索这种让人口水直流的味道。“我们看到腌制和发酵正在流行,” 高克说,“泡菜正是2015年流行的食物。”在愈加多元的餐桌选择中,人们对“酸”青睐有加。撰文/王怡 编辑/张娅

总之 2015年酸味食物大行其道,消费者出于健康和口味的考虑,逐渐放弃甜味食物,转而选择酸味食物。

iW1080-608

商业周刊圣诞送礼啦!玩游戏,赢好礼,空气净化器等你来拿!快来参加吧!

活动链接:http://adv.bbwc.cn/articles/gift/intro.html

中国股市为坚定的投资者带来回报

zhongguo

上证综指跑赢明晟全球指数

“该指数现在很可能正处于应当达到的水平”

虽然2015年中国股市上演了历史上市值下跌最惨重的一幕,但坚持投资A股的投资者实际上回报相当好。

上证综指在2015年已经累计上升13%,是之前五年年均涨幅的五倍,并且跑赢明晟全球指数;后者大跌5%。上证综指在2015年除18周外的所有时间均处于牛市,上涨股与下跌股的比例约为6:1。

买入并持有的投资者可能需要非凡的勇气。在股市6月份见顶后,两个半月的暴跌抹去了5万亿美元的市值,相当于跌去了一个日本股市。但上证综指已经从低点反弹25%,并且可能创下4季度全球主要基准指数中的最大涨幅。在市场逐渐恢复正常之际,市场急速上涨时期的狂热现象却已然不见。

2015年“内地股市就像坐过山车一般,但是该指数现在很可能正处于应当达到的水平,”Value Investment Principals驻香港的首席执行官Sandy Mehta说。“投资者过于注重年中发生的情况。”

在2015年上半年大部分时间,股市都一路向上。即使有警告表示股市泡沫增加,市盈率攀升至五年高点,但投资者依然通过创纪录的贷款来押注股市进一步上涨。

最终,清算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临。

政府干预

由于投资者被迫偿还贷款,上证综指在四周之内就从七年高点重挫32%。随着股市暴跌威胁到金融稳定,中国政府断然采取措施。禁止大股东减持股份,逾1400家公司停牌,暂停首次公开发行,要求国有机构买入股票。最终,股市五天重创23%之后,于8月26日见底。

随着稳定恢复,政府逐步移除部分支持性措施。12月重启IPO,有迹象表明国有机构股票买入力度减弱,并且对大股东减持股份的禁令将于1 月份到期。为降低再次采取此类干预措施的需要,内地两大证交所将从2016年初实施熔断机制。

针对做空

其它抑制措施仍存。中国沪深300指数期货交易量已经从2015年高点下跌了99%,此前决策层提高了保证金要求,收紧了单日开仓限制,并针对做空卖家采取了相应措施。一些企业高管也因政府对金融行业的调查而受到波及。

虽然估值仍低于2015年早些时候企及的水平,但并不便宜。内地上市股票的市盈率中值达74,为全球十大股市最高。低估值的银行股占权重较高的上证综指市盈率为19倍,五年平均水平为13倍。撰文/Richard Frost、Kana Nishizawa 编辑/余文俊

总之 年中A股暴跌的影响已逐渐淡去,上证综指在2015年除18周外的所有时间均处于牛市,为投资者带来可观的回报。

iW1080-608

商业周刊圣诞送礼啦!玩游戏,赢好礼,空气净化器等你来拿!快来参加吧!

活动链接:http://adv.bbwc.cn/articles/gift/intro.html

《寻龙诀》已封神,据说是因为它让中国电影进入工业时代

xunlongjue1

真正资金和技术高度密集的电影类型是:幻想

《寻龙诀》就是一部幻想类型片

这篇文章没有剧透,即使没有看过这部电影,也可以放心阅读。

从前两天点映起,朋友圈就被疯狂刷屏,主题只有一个:《寻龙诀》太牛逼了!它是中国大片的里程碑!一个被频繁提及的词是「工业」,甚至「重工业」,意思是以前的中国电影都是一锤子一钻子的手工业,从《寻龙诀》开始终于有大机器生产的工业了!

到底这是啥意思?

我先说我对「电影工业」四字的理解。

「电影工业」和「电影产业」,经常是互换的用法,但像在《寻龙诀》这个语境下,强调「工业」二字的时候,它们的意思就不一样了。

电影作为一个行当,只要具备了一定的经济规模和固定的从业人口,那就是产业,但要被称为「电影工业」,它对生产方式的要求更加具体,农业、手工业都不是这里说的大工业。

「电影工业」是一个中国特色的词,英文里只有「film industry」,产业、工业都是industry。我从来没有见过西方的媒体或者从业人士,去特地强调电影作为一门「工业」——不单是产业,而是产业中更具体、规格更高的大工业。

我并不是说国外不强调这个,那国内强调就错了。

我恰恰是认为,中国电影界太强调这「工业」二字,有很复杂的心理根源。往远了说,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大国情结,就跟中国要有火箭,要有原子弹一样,中国电影不仅要「产业化」,而且要「工业化」。

全世界一百年来,有很多成功的电影国家,比如法国,它的成功体现在隔三差五就爆发出影响整个世界的电影流派和运动,并成为全世界艺术电影的资助和放映枢纽;再比如日本,它的成功体现在有一个相对独立的本土市场(大多数时候),并在这个本土市场上发展出了非常独特的电影美学和产业模式;还比如印度,它的成功同样是体现为有一个高度独立、繁荣并自给自足的本土市场。

但中国电影的目标不是成为以上任何一个国家,而是要和好莱坞正面对抗,好莱坞有的,中国电影都要有。即便不能取代好莱坞在国际市场上的高占有率,也要在本土市场上像好莱坞一样。

什么叫和好莱坞一样呢?关键就是「工业」二字。

按照人们在评价《寻龙诀》时引用的标准,全世界够格说自己达到这「工业」二字的电影国家,除了美国,可能真的就没有了。

电影制作本来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机器化流水线生产,凡是那样讲的都是比喻,我理解这「工业」二字,至少有三重含义。

第一重含义是说电影项目的资金密集度。按照当今由好莱坞确立的标准,单片投资1亿美元以上的大片,或者考虑人力和物价的因素打个对折,5000万美元,也就是《寻龙诀》的投资水平,谁能玩?能玩得起就算进了「工业」的门槛。而且要会玩,会花钱,知道每分钱该花在什么地方,不乱花钱,一般人没这个能力。

xunlongjue2

第二重含义是说电影项目的技术密集度。拍电影(至少在大片领域)变成了拼科技,拼特效,拼视觉奇观,这是好莱坞百年来领先世界影坛的重要秘诀,五十年代之前是拼制作品质,好莱坞和其他国家的差距可能还不太明显,八十年代之后变成了纯拼特效,那差距就拉大了。

至于拍大片为什么会演变成拼技术拼特效,这是另一个话题,这里不谈,但反正现状已经是这样了,好莱坞确立了这个游戏规则,中国电影作为后发者,只能选择加入。对这个问题,我知道是存在争议的,很多人就觉得,为什么中国电影也要产业升级,学好莱坞玩大片,这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啊!至于该不该,可能还是和「大国情结」有关,正反都可以辩论,这里按下不表。

资金密集度和技术密集度是两个关联的要素,高技术需要大资金,而这二者又共同需要大市场。只有市场足够大,才谈得上负担那么高的项目成本,并运用最前沿的技术。比方说,有些国家的电影特效水平不错,但它拍摄本土电影,不会什么都用最高级的,原因很简单,市场规模承担不起。

「工业」的第三重含义,是形成一套类型电影的故事讲法。

类型片,类型片,这也是业内天天强调的,和「IP」、「大数据」一样,耳朵都听出老茧了。故事有很多讲法,但拍商业电影一定要类型化,这同样是好莱坞确立的游戏规则,反正经过好莱坞自己的检验是非常有效的。中国电影暂时不可能发明更有效的做法,也只能选择效仿,学习类型化。

中国电影这十几年来,拍得比较像样的类型,第一是喜剧,第二是武侠/功夫,第三是爱情,我想不到别的了。恐怖、惊悚、悬疑类的市面上也挺多,水准就低不少。

但上面这些类型,都不是资金和技术高度密集的类型。

什么才是呢?

幻想。

好莱坞主要是科幻,后来也兴起奇幻。

中国则可以是神话、奇幻、魔幻、玄幻……不含「鬼」的任何幻。

《寻龙诀》就是一部幻想类型片。

它不是科幻,因为里面有些解释仍然是超越科学理论的,尽管电影试图用科学去解释它。总的来说,遮遮掩掩可以算奇幻吧,我估计这里面有一定审查的因素。

是科幻还是神话,有时候不重要,因为它们是一回事。

对观众来说,都是为了观赏一种对现实生活的超越。比如人不能飞行,但在幻想中可以,过去不懂科学,就用神话来解释,这是孙悟空;现在有了科学,就讲一点空气动力学的原理,这是钢铁侠。

说《寻龙诀》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工业」标准,从上面三重含义来理解的话,一是说它调动了最多的资金,5000万美元,考虑到人力和物价的水平,它应该可以相当于好莱坞大片1亿美元的档次了;二是说它有华语电影最高的特效和技术水平,这看了电影的应该基本能够认同;三,它用模仿好莱坞类型片的方式讲了一个完整顺畅的故事。

这里不得不拉出陆川的《九层妖塔》出来对比了。在任何一个层面上,确实它都不如《寻龙诀》,首先资金不提了,既然资金不如技术那肯定也要打折扣,最后它也称不上是一个通顺的类型片。

但《寻龙诀》也不要高兴太早。

现在绝大部分的赞誉,都是基于一种民族主义的立场,为中国电影有了媲美好莱坞的大片,或者说「工业」在兴奋。这仍然是一种相对的标准。

《寻龙诀》肯定没有达到《夺宝奇兵》的水准,是否达到《国家宝藏》和《木乃伊》的水准也要打个问号。

当然,如果说能高度模仿好莱坞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能力的话,《寻龙诀》是值得赞扬。尤其在故事层面,好莱坞式的技巧帮助它规避了审查上的障碍,审查不允许正面人物盗墓,那么就把盗墓变成一场探险,而探险的原因是为了解开一个心结,在解决历史问题的同时,同时解决了现实时空中的问题,这就是非常典型的好莱坞剧作技巧啊。

此外,《寻龙诀》还有一个值得肯定的地方,至少在我看来,它比外壳高仿好莱坞要更重要一些——那就是尽力挖掘本土的历史文化资源和价值,放入电影中。

这不仅仅是说影片大量引用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八卦、堪舆、风水、墓葬元素,当然这些都很重要,也是影片重要看点,而且是它用这些元素,再结合文革和八十年代的时代气氛,和观众建立起了一种欣赏默契。要知道中国观众的大片审美习惯完全被好莱坞化了,我们能轻松地接受各种西式的哪怕宗教意味浓厚的设定,却从来没有试过在大片中接受一种本土化的世界观氛围。未来的《三体》电影系列和一大波跟风《大圣归来》的三维动画片都将面临这个考验,《九层妖塔》就失败在这上面。

《寻龙诀》一定会如预期在票房上大获全胜,也很可能会获得舆论上的成功,「工业里程碑」说法便是舆论成功的证据之一。我不怀疑中国电影的制作水平会越来越高,也乐见这一点。不过在我眼里,制作和创作,是两件分开的事,如果创作水平也能有现在制作水平提高的幅度,那我会更高兴一些。

撰文/magasa(magasa:影评人,现主编电影杂志《虹膜》,并曾在若干电影节上担任选片人和评委,包括第52届戛纳电影节影评人周单元。)

点击下载商业周刊中文版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彭博新能源财经:一国到底需要花多少钱支持可再生能源

xinnengyuan

成本测算不仅需要考虑补贴总量,还要考虑风电和太阳能发电量对批发电价的影响

LCF统计的政府对可再生能源的补贴情况在很大程度上是片面的

电气石、堇青石等矿物与一度在网上引起热议的蓝金裙子有何相同之处?答案是取决于您是谁以及您观察的角度,它们看起来会不同。

同理可鉴能源政策。可再生能源补贴可以是迈向低碳未来和新技术全面商业化的关键一步,也可以是电力消费者和纳税人的额外负担。

那么从国家层面上来看,支持可再生能源发展将需要付出多少成本?有些国家会计算并发布自己的测算。而在另一些国家,政府会公布足够的相关数据以便分析人员据此做出自己的测算。

西班牙在2010年决定对现有项目的补贴进行追溯性削减之前曾宣布,其与可再生能源相关的年度电价补贴赤字约达50亿欧元。美国在不同时期实行过多种补贴机制,不过根据彭博新能源财经的测算,其中最主要的两项补贴机制之一风电生产税减免政策2014年让该国损失略高于20亿美元的税收。

相对于火力发电成本,日本2014年的上网电价补贴成本是7280亿日元(按当时的汇率折合69亿美元)。德国2014年的零售电价是291.4欧元/兆瓦时,其中用于可再生能源支持的《可再生能源法》(EEG)附加费是62.4欧元,使得该国的总补贴成本达到192亿欧元。荷兰公布的2014年SDE+及其他项目的成本是6.02亿欧元。

对成本披露的关注合情合理。由于硬件价格下跌以及补贴过于慷慨,2007-2011年若干个欧洲国家的太阳能开发出现了过热的局面。对成本披露的更大重视,或许原本可以推动各国政府在这一期间制定更加灵活的支持政策。

不过,如果一个国家希望关于能源选择的政治讨论在信息充分的条件下进行,它就必须对相关成本有一个全面的认识,而不仅是电量与补贴机制设定的单位金额相乘得出的简单数字。以下是获得全面认识所需内容的清单:

1.任何成本测算不仅需要考虑补贴的总量(例如前文所列举的各国的数字),还要考虑风电和太阳能发电量对批发电价的影响。在多数发达经济体中,批发电价一直持续下降。部分原因是用电需求的低迷,或者像美国,廉价的页岩气降低了燃气发电成本。但是零边际成本的风电和太阳能发电对批发电价下降的影响也同样明显。在英国,基本负荷远期日前电价(baseloadforward day-ahead prices)已从2008年的60-100英镑/千瓦时下降到35.75英镑/千瓦时,跌破了47.35英镑/千瓦时的8年平均水平。这对依赖购买煤炭和天然气维持运转的化石燃料发电企业是个坏消息,但对电力用户则是个好消息。批发电价就其自身来说的确是太低了,导致所有新的发电项目,无论它们采用的是化石燃料、可再生能源还是核能,都无法获得合理的投资回报。

2.可再生能源支持成本应当直接和其他能源技术的支持成本作比较。但奇怪的是,这两个数字很少会被政府放在一起考虑。不过,如果一个国家对石油和天然气的开采和生产给予了大额税收减让,或是对运输用燃料或电力进行了补贴,这个数字就应当被纳入到讨论中。例如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测算,中国政府2014年对成品油价格改革的补贴达到了1830亿元(300亿美元)。

这个成本比较同样适用于核电项目。在全世界范围内,新反应堆获批的依据或是可能高于市场价格水平的电价合约,或是实际上将部分成本(如灾害保险、废料存储)转移到纳税人身上的机制。

3.不仅应当关注当前的年度补贴金额,还要考虑补贴持续的期限。一项可再生能源补贴机制的期限可能会长达10年(如美国的生产税减免)、15年(如英国的差价合约计划)、或者20年(如德国的上网电价补贴)。但是,项目随后的运营将完全取决于市场电价的水平。

即便到那时,项目仍有可能通过翻新得以延长使用寿命或是整个重建。无论是哪一种情况,现有的电网、变电站、道路基础设施、甚至地基都可以再利用,从而使增量资本成本大大低于初始投入。如果风电场或太阳能电站以这种方式继续运营,就像前期投资巨大的水电企业的大坝的利用原理一样,长远来看将有望显著降低电价。

4.应当考虑风电和太阳能发电不确定性产生的均衡调度成本。虽然这个成本正如可再生能源对批发电价的影响一样难以统计,但共识是调度的确需要成本。

英国石油公司(BP)在其最近的《技术展望》(Technology Outlook)报告中测算,为风电和太阳能发电备用的天然气发电系统的成本依地点不同,在8-30美元/兆瓦时之间浮动。彭博新能源财经认为这个数字过高,并且随着电网预测太阳能和风电发电量能力的提高以及新一代可以根据电网峰谷情况储能的智能设备的使用,上述成本将快速下降。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Enel)及其他一些机构认为,风电和太阳能发电项目应承担为满足调频要求而进行短期输出调整所需的超级电容和电池费用。

5.关于上涨的家庭电费支出,不仅要关注电价,还应当关注用电量。很明显,如果家庭用电需求因为技术或其他原因下降,电价上涨对消费者的实际影响就将大大降低。

正如蓝金裙子对某些人来说是蓝色,而对另一些人是金色一样,同样一张电费单,关注单位价格和均衡调度成本提高的人可能会感觉高得离谱,但那些关注实际支出金额的人却认为依然可以接受。

不久前,能源大臣安布尔·拉德就英国2020年起10年间的电力政策提出了“航向校正”。在讲话中,她建议2025年前关停一直以来有增无减的煤电厂,转而优先发展天然气发电以及核电。关于可再生能源,她强调相关费用中的政策成本“节节攀升”。她表示只有在成本加速下降的前提下,政府才会继续支持海上风电的发展,但同时暗示对陆上风电和太阳能发电项目的补贴政策到期后将不再出台新的措施。

政府认定成本“节节攀升”的依据是它的征收控制框架(LCF)统计的支出。该框架由英国财政部和拉德掌管的能源与气候变化部共同制定,用于计算对可再生能源的补贴情况。计算的根据分别是已颁发的绿色证书的金额以及依据上网电价补贴和差价合约政策制定的保护费率与“参考费率”之间的差额。“参考费率”计算的基础是批发电价。

英国政府2015年夏天指出,LCF统计的结果显示“可再生能源补贴计划的预测支出料将高于预期”,2020-2021年预计达到91亿英镑,高于其设定的76亿英镑限额。

英国的电费支出的确出现了上涨,而绿色能源补贴是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之一。在2010至2014年间,按假定不变的用电量计算,户均电费支出从474英镑提高到了592英镑,增幅接近25%。同期,家庭公用事业费开支的增加在英国成为了一个政治问题。尽管电费增支并非问题产生的唯一因素。事实上,燃气费用增长更快,在那5年间上涨33%。

那么,LCF统计在哪些方面与我们前边清单中提出的5点注意事项产生了冲突?

1.LCF是否考虑了风电和太阳能发电对批发电价的影响?答案是:否。

事实上,英国3种补贴政策中的2种,即小范围的FiT和新出台的CfD,均对可再生能源发电执行统一的费率。在这种情况下,风电和太阳能发电对降低批发电价的效果越明显,在LCF统计中它们得到的补贴就越高。

第三种补贴政策,即可再生能源义务(Renewables Obligation),在2015-2016年度总计43亿英镑的LCF统计中占到34亿英镑。这个补贴金额并不随批发电价的改变而发生变化。也就是说,可再生能源降低批发电价的作用没有得到肯定。

2.政府披露的LCF统计中是否包含了支持其他能源的成本?答案是:否。

在2014年预算报告中,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写道:“政府对石油和天然气项目的大额税收减让已经带动了数十亿英镑的投资,仅2013年就达70亿英镑。”在2015年3月提交的预算中,他宣布石油和天然气相关税收的变化将导致2016-2017财年政府减收3.95亿英镑。

另外还有核电。装机容量3.2吉瓦的辛克利C(Hinkley C)核电项目预计将于2023年完工。根据已经达成的合同,这个耗资180亿英镑(按2012年可比价格)的项目投入使用后35年的上网电价为92.5英镑/兆瓦时(按2012年可比价格)。比较起来,现行批发电价是大约36英镑。如果批发电价保持不变,对辛克利C核电项目的补贴以2012年可比价格计算仅2023年就将达到15亿英镑。按2015年2月CfD竞价成交价格80英镑计算,35年全部补贴金额相当于对30吉瓦(即目前总装机容量的2.5倍)陆上风电项目进行15年补贴所需的费用。

3.LCF统计是否考虑到了补贴的年限?答案是:否。

对可再生能源补贴的“驼峰效应”即将过去。彭博新能源财经2014年底发布的题为欧盟的可再生能源补贴–当前以及2030年前的成本的分析报告显示,由于海上风电项目投产,英国的可再生能源补贴将大约在2021年前大幅增加,但在随后的10年中增幅将回落,直到在2030年达到补贴金额的峰值。此后,随着大量项目的补贴期结束,补贴金额将加速降低。而对辛克利核反应堆的补贴将不会出现“驼峰效应”,除非电力价格在2020年以后的30年间持续保持上升趋势。

4.LCF统计是否考虑了均衡调度风电和太阳能发电所需的成本?答案是:否。

拉德在上周的讲话中说了一句让人捉摸不透的“间歇式发电企业应当承担风力和日照不足时的系统成本。”这个表述可以做多重解读,既可能是要求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添置短期均衡调度设备或是付费,也可能是通过某种收费来冲抵备用化石燃料发电系统产生的费用。前者似乎有道理,但后者却过于严苛,因为照此逻辑,化石燃料发电、水电和核电企业每次临时检修的时候也应当支付费用。

5.政府关于LCF统计的说法是否考虑了用电需求下降的事实?答案是:并没有。

英国能源与气候变化部(DECC)数据统计的依据是假定不变的用电量。但是,该部的《能源趋势》报告在2015年3月的一篇文章中指出该国户均用电量在2010-2014年下降了11%。照此推算,在此期间英国家庭实际电费支出增加的幅度只有15%,而不是此前估算的25%。英国将LCF统计作为制定能源政策的核心基础的依据,是关于电价一直在快速上涨的判断以及对这一趋势将继续保持的预期。就近期而言,这一判断仅仅对了一半。

我们在前面对LCF统计的可靠性提出了质疑。那么礼貌一点说,这个统计在很大程度上是片面的。

抛开各种政治争论,当前的LCF支出大约是每人每年67英镑,相当于每周半杯卡布奇诺。对于实现清洁、可靠能源发电占比25%的目标而言,这难道是很大的费用吗?编辑/徐倩雯

来源:彭博新能源财经

总之 可再生能源补贴可以是迈向低碳未来和新技术全面商业化的关键一步,也可以是电力消费者和纳税人的额外负担。

点击下载商业周刊中文版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当星球大战遇上迪士尼

xingqiu

迪士尼斥资40亿美元收购卢卡斯影业,星球大战各路英雄尽被其收归麾下

见证过迪士尼收购皮克斯和漫威后,影迷们觉得可以放心把莉亚公主托付给它

【编者按:《星球大战》经典回归,全球震撼!《星战》系列第七部电影《星球大战:原力觉醒》即将于12月18日在北美上映,国内上映时间为2016年1月9日。

星球大战系列电影是由卢卡斯电影公司(Lucasfilm)首先于1977年推出的,2012年,迪士尼公司以40亿美元收购卢卡斯影业,并接过星球大战系列电影的制作。此次首映的《星球大战:原力觉醒》(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是星球大战系列的第七部,也是迪士尼接手之后的第一部星球大战系列电影,据了解,《星球大战》的第八和第九部作品将分别于2017年和2019年上映。

当初,迪士尼是如何买下卢卡斯影业的?请阅读商周经典《当星球大战遇上迪士尼》,本文原刊于《商业周刊/中文版》2013年3月15日。】

去年10月的一个周末,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的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艾格(Robert Iger)一口气看完了《星球大战》的全部六部影片。他以前早就看过,不过这次,他边看边做了笔记。那时,迪士尼正就收购卢卡斯影业公司(Lucasfilm)进行秘密谈判。后者是《星球大战》的鼻祖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创建的公司。艾格需要对这家公司做一些尽职调查。

几部片子看下来,艾格重新认识了天行者卢克(Luke Skywalker),还有黑武士达斯·维德(Darth Vader)。除了这个系列片之外,艾格还需要知道,卢卡斯影业当时储备有用于拍摄更多《星球大战》续集的同样丰富的素材——这些可都是享有知识产权的内容。真正的“星战迷”都知道,“星战”系列是要拍足九集的。但是,迪士尼该如何评估一个假想的银河系的价值呢?比如,它有多少“人物”?

后来我们都知道了,卢卡斯早已经完成了整个“星战”的大纲。他的公司有一个名为Holocron的数据库,里面储存着星战宇宙里的多达1.7万个角色,这些角色住在数千个星球上,前后时间跨度超过2万年。如此庞大的时空结构,迪士尼要处理起来可不是件轻松的事。所以,卢卡斯为迪士尼找来了帕博罗·海德格(Pablo Hidalgo)做向导。海德格是“星战迷联盟”的创始人之一,目前是卢卡斯影业的“品牌外联经理”。

经过一系列秘密谈判,去年10月,迪士尼宣布将斥资40亿美元收购卢卡斯影业,由此,《星球大战》里的各路英雄和恶势力也将与“钢铁侠”、“巴斯光年”及“米老鼠”一样,成为迪士尼麾下的经典角色。迪士尼宣布,计划从2015年开始,推出早已承诺的“星战”系列最后一组三部曲,这一消息让一向兴奋的星战迷们疯狂不已。而当大获好评的2009年影片《星际迷航》的导演J·J·艾布拉姆斯(J.J.Abrams)今年1月签约监制三部曲的第一部时,星战迷们的狂热更是无以复加。

xingqiu2

这起交易非常契合艾格对迪士尼未来的规划。如今,面对铺天盖地的有线电视网络和无处不在的互联网,公众拥有大量的选择,在这种形势下,艾格希望确保公司在创意和竞争力方面能把握未来。“今非昔比,这个世界已不容你有闪失。”他说,“事情必须做到完美才能成功。”艾格的战略之一是收购一些像皮克斯动画公司(Pixar)和漫威公司(Marvel)这样的微型迪士尼,它们拥有可以发展特许业务的娱乐“角色”,从而可以通过开发相关电影、电视节目以及主题公园、玩具等多种产品,全方位推进迪士尼的业务。而对卢卡斯来说,他的需求更多是出于情感。已经68岁的卢卡斯即将退休,即将离开自己当年创造的幻想世界,但是,他不容许任何人玷污它。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看重金钱的人。”卢卡斯说,“我更大程度上是个电影人,而且我赚到的钱大部分都用来尽力保证我能够对我的影片创意拥有控制权。”卢卡斯在电话里说。他再次提到自己一向不是看重财富和权势的人。他只希望能拍摄像《五百年后》那样具有实验意义的影片。

《五百年后》曾给卢卡斯留下了一些不快的回忆。华纳兄弟(Warner Bros.)从他手里拿到此片,重新做了剪辑后才在1971年上映。环球公司(Universal)对卢卡斯的下一部影片《美国风情画》也做了类似的事情。不过,与《五百年后》不同的是,这部在卢卡斯的家乡加州莫德斯托拍摄的影片大获成功。

卢卡斯对电影公司对他此前的影片动手重剪一事耿耿于怀,于是决定对其下一部影片《星球大战IV:新希望》采取不同做法。他拒绝以50万美元薪酬执导自己编剧的这部片子,而是要求给他5万美元,再加上所有续集的执导权。包括后续的再次发行收入在内,从1977年开始上映的《星球大战IV》以及后两部续集总共赚了18亿美元。在这组最早的三部曲之后,卢卡斯终于积累到足够的资金,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了。他为保罗·施拉德(Paul Schrader)执导的《三岛由纪夫传》担任制作人。这部由菲利普·格拉斯(Philip Glass)担任配乐的艺术片,其票房只有50万美元。他还制作了一部有关印第安纳·琼斯(Indiana Jones)早年生活的电视系列剧,这个人物是他与史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共同创造的电影人物。

上世纪90年代初,卢卡斯曾向艾格推荐过这部剧集。当时,曾是电视台天气预报员的艾格已经成为了美国广播公司(ABC)的董事长。艾格之前的确有过疑虑,但是,印第安纳·琼斯的确是历史上最受欢迎的电影角色之一。“我迫不及待地希望它能带来成功。”艾格说,“想想,这可是乔治·卢卡斯的片子。”艾格接受了这部片子,而且即便在该片遭观众冷遇、创意陷入僵化之后,仍让它在ABC播放了两季。卢卡斯谈到《少年印第安纳·琼斯大冒险》时说,“虽然它的市场表现很差,但他对整个事情非常支持。”

xingqiu3

1999年,卢卡斯的《星战前传I:魅影危机》上映。“前传”系列三部曲的票房合计达到25亿美元,但许多星战迷对该系列反响并不好。

一时间,各种批评涌向卢卡斯。面对人们的耻笑,他发现自己难以找到创意灵感。“在互联网大行其道之前,情况一直很好。”他说,“但现在,有了互联网,气氛变得非常不友好,还有人对你进行人身攻击。你不禁想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个?’”

在此期间,艾格在ABC的升迁之路仍在继续。1996年迪士尼买下ABC之后,艾格成为迪士尼董事长迈克尔·艾斯纳(Michael Eisner)的接班人一事已几乎是板上钉钉。之后近十年时间里,艾格一直被笼罩在这位专制“导师”的阴影之下。直到2005年,迪士尼陷入了麻烦。一向财大气粗的动画部门多年来一直没有拿出什么卖座的影片,而个性好斗的艾斯纳也得罪了许多股东。迪士尼董事会要求艾格接管公司。当时,外界普遍不看好艾格,包括本刊——本刊曾经形容他是一位“乏味且循规蹈矩的”CEO,没人会把他看成是一位“具有宏大战略的思想家”。

但艾格后来向世人证明,他有着非常清晰的远见。他认识到,迪士尼的成功之处在于开发那些经典的角色。米老鼠和《格林童话》里的白雪公主和灰姑娘就是这种战略的体现。近年来,迪士尼又将票房大卖的动画片《狮子王》改编成百老汇舞台剧,久演不衰。系列电影《加勒比海盗》也拥有了自己的主题乐园,并带动了相关图书和游戏软件的销售。

为了加速上述战略进程,艾格采取了收购动作。第一个目标是斥资74亿美元收购皮克斯动画工作室,那是2006年。艾格私下与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进行谈判,乔布斯当时是皮克斯的首席执行官。根据双方协议,由约翰·莱斯特(John Lasseter)领导的皮克斯创意团队被留下,他们可以在最大程度不受干扰的情况下,在旧金山附近的总部继续运作。“乔布斯和我谈判时,谈的更多的不是经济问题,而是社会问题。”艾格说,“他认为,保留皮克斯的文化是他们在创意上取得成功的主要因素。他是对的。”

这笔收购让迪士尼找到了创造热卖影片的新渠道。乔布斯成为了迪士尼董事会成员,也是其最大的股东。艾格回忆说,乔布斯会不时给他打来电话说,“嗨,鲍勃,我看了你们昨晚上映的片子。太差劲了。”尽管如此,这位迪士尼首席执行官还是认为,有乔布斯这样的朋友和可以直言忠告的人无疑是额外的收获。

艾格2009年又谈下一笔类似的交易,最终以40亿美元收购了漫威公司。像上次一样,漫威的管理层也保持不动。艾格认为,他们对超级英雄类影片的深入了解将有利于迪士尼。虽然收购漫威不涉及乔布斯或卢卡斯这样的名人,但这笔交易带来的收益却非常可观。去年,迪士尼发行和推广的漫威第一部影片《复仇者联盟》上市公映,该片全球票房收入达到15亿美元,在史上最卖座单片中排名第三。“这部影片的成功让人难以至信。”美银美林媒体业分析师杰西卡·里芙·科恩(Jessica Reif Cohen)说。

但迪士尼也并非始终一帆风顺。去年的《约翰·卡特》就是场票房灾难,今后也无可避免会出现更多失败的作品。它仍然是以电影产业为主,但迪士尼也同时开展以系列人物形象为基础的特许经营业务,结合ESPN之类的非电影盈利中心,使其得以在好莱坞票房炸弹或毒药经济中另辟蹊径:成为产生可靠业务增长的多元化企业。过去三年来,公司收入和营运收益稳步上升,自从艾格2005年3月担任首席执行官以来股价已经翻番。另外,对皮克斯和漫威的成功收购为艾格搜寻更多微型迪士尼铺平了道路。卢卡斯影业名列兴趣名单榜首。

2011年5月,艾格飞往佛罗里达的“华特迪士尼世界”参加《星际旅行:继续冒险》的开幕式。在《星际旅行》开幕这天早晨,艾格在迪士尼世界的一家名为Hollywood Brown Derby的餐厅与卢卡斯共进早餐。两个人先是互相打趣,然后艾格就问卢卡斯是否考虑过出售他的公司。

卢卡斯回答说他刚刚庆祝了自己的67岁生日,开始认真考虑退休的问题。所以出售公司或许也是不可避免的事儿。他对艾格说:“我现在还没做好准备,时机成熟的时候我自然会乐意谈谈。”

艾格几乎难掩其激动的心情,对他说:“准备好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吧。”

卢卡斯邀请安培林娱乐公司(Amblin Entertainment)创始人凯瑟琳·肯尼迪(Kathleen Kennedy)共进午餐。这家公司出产了许多佳作巨制,包括斯皮尔伯格的《侏罗纪公园》和《辛德勒名单》。肯尼迪与卢卡斯是相识逾二十年的亲密好友。卢卡斯对她说:“我想你已经听说我正在着手准备退休的事儿。”“实际上我并不知情。”她回答说。卢卡斯问她是否有意接手卢卡斯影业。肯尼迪或许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有点措手不及,但她还是愉快地接受了。他说:“当凯瑟琳加入后,我们又开始谈到启动整个特许经营权体系的问题。鉴于本人即将抽身,我说,‘必须让公司在我离开后仍然正常运转,我们需要做点什么让它更具吸引力。’于是我说,‘好吧,让我来做这几部电影。’”卢卡斯和肯尼迪请来凭借《阳光小美女》折桂奥斯卡的编剧迈克尔·阿姆特(Michael Arndt)开始创作第七集的剧本。他们还聘请《帝国反击战》和《绝地归来》的编剧劳伦斯·卡萨丹(Lawrence Kasdan)担任顾问。卢卡斯开始找到了《星球大战》的原班人马马克·哈米尔(Mark Hamill)、凯莉·费雪(Carrie Fisher)和哈里森·福特(Harrison Ford)谈话,邀请他们出演。2012年6月,他给艾格打了电话。

在随后5个月的谈判中,卢卡斯主张制作下一部《星球大战》的最佳人选是与他长期并肩作战的卢卡斯影业的执行主管们。卢卡斯解释道:“我的团队成员拥有极其杰出的才干,并且为公司已经工作多年,他们知道如何进行《星战》系列的市场行销,如何发放授权和制作影片。”

艾格完全了解卢卡斯担心什么。他说:“乔治曾对我说,他去世的时候应该被称作‘星战创造者乔治·卢卡斯’。”但艾格还是希望卢卡斯能够明白,对今后制作的电影享有最终话语权的是迪士尼,而不是卢卡斯影业。而卢卡斯一向是习惯于全方位控制《星战》。迪士尼影业的董事长阿兰·霍恩(Alan Horn)说:“我们要明白,如果是我们收购这家公司,哪怕有再多的合议协作,但最终的签字权在我们手上。”虽然如此,放弃控制权的现实使卢卡斯备受烦扰。肯尼迪说,在她每个周末飞回洛杉矶时都会询问卢卡斯感觉如何。有时候他看起来很平静。但有的时候他并非如此。

一开始卢卡斯甚至不愿意交出《星战》未来三部续集的故事梗概。当迪士尼高管们要求看一眼时,他总是跟他们保证不会让他们失望,并说他们应该相信他。卢卡斯说:“最后你不得不说:‘听着,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买我的故事是交易的一部分。’我已经为此工作了40年了,而且我一直很成功。我的意思是,我本来可以说:‘好吧,我要把公司卖给别人。’”

在卢卡斯得到迪士尼关于交易框架的书面保证之后,他同意移交电影脚本——但仍坚持只有艾格、霍恩和迪士尼公司负责企业策略的执行副总裁凯文·梅耶(Kevin Mayer)可以阅读。

当艾格最终得以一睹情节大纲真容时,他十分兴奋。他说:“从讲故事的角度而言,我们认为这些脚本潜力无穷。”

在10月底,艾格安排卢卡斯飞抵迪士尼的伯班克总部签署文件。他认为卢卡斯看上去情绪十分低落。艾格说:“在他挥笔签字时,我并未发现有丝毫犹豫,但我确实感觉到他的不快。他是在说再见。”

在消息爆出当天,一个狂热的星战迷男孩在Twitter上说:“我感觉到来自超自然原力的骚动,好似数百万极客瞬间受到冲击。”这只是一种常见的评价。同样,影迷们也曾见证过迪士尼收购皮克斯和漫威之后所发生的一切,许多人觉得这家公司值得信任,可以把R2­-D2和莉亚公主托付给它。

艾格完整保留卢卡斯影业并让肯尼迪掌舵的决定收到的效果几乎是立竿见影的。在去年12月底交易结束前,她就主动联络J·J·艾布拉姆斯的经纪人,看他是否愿意执导《星战》第七集。她说:“他的回应很迅速:‘不,我并不想涉足这部电影。’他正全身心投入到《星际迷航:暗黑无界》——他拍摄的第一部《星际迷航》的续集。他觉得这跟自己开拓的疆域可能过于类似。”

但肯尼迪执意坚持。她前往艾布拉姆斯的制片公司Bad Robot位于圣莫妮卡的总部登门造访。她说:“在几小时的谈话结束后,他的态度有了180度的转变。”

艾布拉姆斯说:“能够亲身参与《星球大战》系列的下一集制作,兴奋之情难以言表。”

卢卡斯今年1月宣布与芝加哥投资经理米勒迪·哈普生(Mellody Hobson)订婚,这之后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她的家乡。即便如此,他还是参加了新电影的故事讨论会。卢卡斯说:“基本上我都在说:‘你不能这样。你不能那样。’你知道,‘汽车没有轮子。它们靠反重力飞行。’或者我也可以说:‘他没有能力那样做,否则他不得不这样做。’我对所有一切了如指掌。”

当被问及《星战》原有班底是否会出现在第七集中,以及他是否会在交易结束前打电话通知他们,卢卡斯说:“我们已经签下了马克、凯莉和哈里森,或者说我们差不多是到了谈判的最后阶段。所以我给他们打电话:‘看,这就是现在的情况。’”他略作停顿。“可能我不应该说这个。我猜他们希望大张旗鼓地宣布这个消息,但是我们其实是在跟他们进行谈判。”然后他又补充道:“谈判成功与否我不能说。”

艾格正在忙着筹备制造《星战》衍生玩具的机械设备、主题公园设施以及其他一切只要是迪士尼认为合适的特许经营开发项目。他说,他正在寻求扩大《星战》商品的海外销售,并透露ABC和卢卡斯影业正在讨论拍摄一部真人实景电视剧。与此同时,艾格也表示并不希望从即将投拍的电影中分心。他说:“我并不想过度商业化或过度炒作,我有责任避免这种事发生。”

收购卢卡斯影业可能是艾格在迪士尼的最后一个大动作。他计划于2015年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但仍会任董事长一年。美林的科恩(Cohen)预计迪士尼在此期间不会产生大笔交易。她说:“我认为这段时期将是迪士尼坐享艾格前期交易成果的时候。”

艾格似乎也是如此。在他办公室里,有一张桌子摆放着很多迪士尼的艺术工艺品,包括两把光剑在内。他笑着说:“人们给我送来太多这种东西。”他举起一把光剑,对着想象中的敌人挥舞着。“我的剑术已经越来越厉害了。”

撰文/Devin Leonard 摄影/Jeff Minton(Christopher Palmeri对本文亦有贡献)编辑/冯艳彬 翻译/许诺、覃岩

点击下载商业周刊中文版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万科与宝能摊牌在即

BEIJING, CHINA - JULY 28:  (CHINA OUT) Wang Shi, founder and chairman of Vanke Corporation, attends a release conference of 8848 titanium alloy smartphone on July 28, 2015 in Beijing, China. 8848 titanium alloy smartphone at the price of 9,999 RMB (about 1,610.8 USD) powered with Qualcomm's Snapdragon 800 2.3 GHz processor, 3 GB of RAM, 128GB of internal storage, a sharper 2K display and a 13-megapixel camera which became the first titanium alloy phone in China.  (Photo by ChinaFotoPress/ChinaFotoPress via Getty Images)

万科董事长王石此前曾发微博称“下星期一见”

宝能集团发布声明表示相信市场的力量

中国最大的住宅开发商万科与其最大股东看似就要摊牌,万科董事长王石此前曾发微博称“下星期一见”,而其最大股东背后的宝能集团则发布声明捍卫自己的声誉。

万科总裁郁亮在12月18日表示,公司面临宝能系的敌意收购。据彭博新闻社获得的内部会议文字记录,王石表示,万科不欢迎宝能系,因为宝能系信用不够,可能对万科的信用评级和信誉造成负面影响。这份文字记录的内容得到了万科方面的证实。

宝能集团于12月18日在其网站的一份声明中称,公司在业界享有良好声誉,相信市场的力量。

万科在深圳、上海、北京和国内其他大城市都有住宅开发项目,该公司市值超过400亿美元。12月宝能系取代华润集团成为万科的最大股东,引发了这场罕见的公开论战。按市值计,全球最大的上市房地产公司万科周五停牌,称在筹划股份发行,这引发市场猜测其在寻求稀释宝能系的股权。

中国房产信息集团驻香港董事David Hong表示,这可能是万科对宝能发起的反击,万科可能会尝试引入一个第三方投资人。

删除微博

王石12月19日在发布微博的几个小时之后又删掉了博文。

王石之后发微博称,“在现代社会的经济生活中,上市公司的生存,股东举足轻重,但是健康发展却离不开它的员工、客户、供应商和社区的支持。公司在作出经营决定,就不仅要考虑股东利益,还要考虑相关利益人的利益。”

他表示,“恶意收购在法律角度是个近乎中性的词,无关道德,但在伦理角度,其行动不顾社会相关利益至少是不善。”

据宝能集团网站介绍,其创始于1992年,总部位于深圳,主营业务是房地产开发、物流和金融。其在中国23个城市有大约40个项目。截至12月11日,宝能系财团对万科的持股比例,在5个月时间内从不到5%提高至22.45%。该财团由深圳市钜盛华股份和前海人寿保险这两个实体组成。

郁亮12月18日在媒体会上表示,“今天我们遇到的情况和敌意并购潮的表现是一样的”;万科欢迎积极而不干预的股东,他指出华润集团作为万科大股东时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重要角色

上述文字记录显示,华润作为万科大股东时在公司治理中角色重要,在股权结构的稳定、业务管理以及国际化上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中信建投驻上海的房地产分析师陈慎12月17日在报告中称,以华润为首的老股东是否会与万科携手,将成为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

万科股票停牌前,其股价12月18日在深圳连续第二天涨停,该股今年以来累计上涨76%。撰文/Fox Hu 编辑/张娅

点击下载商业周刊中文版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母牛坐上经济舱飞向中国餐桌

muniu

澳大利亚母牛乘坐波音747飞机运往中国,满足中国人对牛肉的巨大需求

“航空运输提供了这样的机会,让活畜得以进入内陆地区”

下一次你挤在人满为患的长途客机经济舱、被累晕了头的空乘晾在一边时,请想想最近从墨尔本飞往重庆的某航班上的150名“乘客”。它们乘坐的是一架波音747飞机,但座位实际上是运输箱。它们没有免费的电影可看,甚至连飞机餐都受到严格限制,好省去上厕所的麻烦。这批乘客是一群母牛,目的地是屠宰场。

由于中国对新鲜牛肉的需求大增,且相关规定要求进口活畜需在入境地90公里范围内宰杀,于是这样的空运成为了现实,利润还很丰厚。在中国的内陆城市重庆,若当地的商家想要向市场售卖新鲜活宰牛排,这意味着他们需要一架大飞机。

“航空运输提供了这样的机会,让活畜得以进入内陆地区,”农村服务公司Elders的总经理卡梅隆•霍尔(Cameron Hall)表示,“如果走海运,那么运送范围会被大大限制在沿海地区。”这家位于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市的公司于今年10月20日完成了首笔活牛空运业务。

这背后的逻辑很简单。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的数据显示,中国现在每年消费800万吨牛肉,年消费量到2025年将再增220万吨,足够制作190亿个“四盎司汉堡”(Quarter Pounder)。在强大的需求刺激下,中国的牛肉价格自2000年到2015年6月以来涨了四倍,达到了约10美元一公斤,是澳大利亚牛肉基准价格的两倍还多。

中国和澳大利亚最近达成了包含从母牛到煤矿等多个领域的自由贸易协定。协定生效几个月后,澳大利亚的畜牧商和出口商就开始忙不迭地承包飞机、寻找检疫点和安排更大的牲畜运输船。“这是巨大的商机,”从事农业交易经纪业务30年、墨尔本咨询公司Kidder Williams的董事总经理戴维•威廉姆斯(David Williams)说,“中国市场意味着增长。”几个世纪来,中国人一直钟爱猪肉,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自家养的猪不仅能做成美食,猪粪还是很好的肥料。而牛肉长期以来都是矜贵的食材,是“有钱人吃的肉”。随着近来中国城镇化的快速发展,新崛起中产阶级急欲丰富自己的菜篮子,中国人的消费习惯和观念才发生转变。中国最大的饲料生产商新希望集团表示,猪肉现在占中国人蛋白质总需求的比例不足60%,而30年前的比例为90%以上。

在这些因素的提振下,中国牛肉市场每年的价值高达600亿美元,而且几乎牛身上的每个部位都有用途。“牛下水、牛骨头,还有其他部位都以超乎我们想象的方法加以利用,”澳大利亚牲畜出口商Wellard集团的首席运营官斯科特•布雷思韦特(Scot Braithwaite)表示,“骨头可以煮成高汤,晾干以后还能当作中药材使用。”

布雷思韦特表示,如果中国消费者确信这是澳大利亚进口的特等牛肉,他们愿意接受比其他国家更高的价格。消费者还可以购买刚从屠宰场运来的新鲜动物内脏,这一因素也助推了价格。

这些附加值有望促使澳大利亚供应商加大对活牛的空运力度,把牛群送上飞往中国屠宰场的旅途。霍尔表示,在首飞过程中,安格斯牛(Angus)和海福特牛(Hereford)被安排在飞机的主要舱位,也就是通常经济舱所在的位置,一般是4头牛或5头牛一个运输箱。几名随机护送人员则坐在飞机上层客舱,也就是供头等舱乘客啜饮香槟的位置。

为了减少牛群在旅途中的排泄问题,它们在起飞前受到饮食方面的限制。在长达13小时的飞行途中,它们的排泄物被吸水垫吸收,这些垫子在落地后会彻底销毁。一旦到达中国,牛群的排泄物会用起重机转移到卡车上,随卡车运往检疫隔离区。

中国和澳大利亚在8月就运输活畜达成了相关卫生规定,为首次试航铺平了道路。即便如此,动物权益团体依然担心动物在飞行过程中会承受巨大压力。“对于动物出口,未来依然有很多严重的动物权益问题需要解决,”澳大利亚皇家防止虐待动物协会(Royal Society for the Prevention of Cruelty to Animals)在一封邮件声明中表示,“澳大利亚政府最好把关注点放在冷冻牛肉行业,而不是把活畜空运至中国。”撰文/Angus Whitley编辑/王怡 翻译/陶梦萦

总之 中国的牛肉价格是澳大利亚的两倍还多,因此,很多农产品公司开始把活牛从澳大利亚空运至中国。

点击下载商业周刊中文版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王石:不欢迎宝能系成万科第一大股东

wangshi

王石称宝能的信用不够

宝能要管控整个万科,能力不够

根据彭博新闻社见到的内部讲话稿,万科董事局主席王石12月17日在内部讲话中明确表示,他本人和万科的管理团队都不欢迎宝能系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

万科公关经理在回复彭博的手机短信中证实了讲话稿内容:王石称宝能的信用不够;一旦宝能系控股,大的投资公司、大的金融机构以及商业评级机构就会对万科的信用评级重新调整;宝能地产去年整个房地产交易额几十亿,要管控整个万科,能力不够;宝能短债长投,风险是非常大;王石称曾面见过宝能集团控制人姚振华,当面表示不欢迎宝能系成为第一大股东。

万科12月7日在深圳证交所发布提示公告称,截至12月4日,钜盛华通过资管计划在深圳证券交易所证券交易系统集中竞价交易增持A股4.969%,权益变动后钜盛华及其一致行动人前海人寿合计持有万科A股股票占总股本的20.008%,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根据万科10月28日发布的第三季度财务报告,华润股份有限公司持股15.23%,为第一大股东。香港交易所披露文件显示,深圳钜盛华12月11日买入7860万股万科H股,持股比例升至22.45%。

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司管理部12月10日曾向钜盛华发出《关于对深圳市钜盛华股份有限公司通过资产管理计划方式持有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股份事项的关注函》。钜盛华由姚振华100%控股的深圳市宝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67.4%,宝能集团持有前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51%的股份。撰文/彭博社 编辑/王怡

总之 万科董事局主席王石12月17日在内部讲话中明确表示,他本人和万科的管理团队都不欢迎宝能系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

点击下载商业周刊中文版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日本手游市场有钱不好赚

riben

游戏公司乐元素早在5年前就开始了在日本的征程

“现在日本手机游戏的玩法已经很多了,很难再找到新的突破点”

一直以来,日本游戏市场都被本土游戏公司MIXI、GungHo、Square Enix等牢牢占据。但是,中国的手游厂商不想放过这片市场。尽管日本人口数量不到中国的十分之一,玩家数量只有中国的六分之一,其手机游戏市场规模却高于中国。澳大利亚市场研究公司SuperData的报告显示,2015年日本移动游戏市场预计收入62亿美元,中国为52亿美元。

已经有多款中国手机游戏输出到日本:热酷游戏在日本市场推出的手游《Fantasy Drive》被日本权威游戏媒体Social Game Info评为最值得业界期待的5款新游之一;昆仑游戏发行的游戏《啪啪三国》获得日本区App Store精品推荐。根据美国移动数据公司App Annie的数据,截至11月,今年有8款在日本上线的手机游戏,其中的4款能进入畅销榜前100名。

但是,中国游戏公司想要征服日本市场,并不容易。如果你研究过日本的手机游戏市场,会发现与中国有很大的不同:日本玩家更喜欢休闲类游戏,重度角色扮演游戏在中国市场最受欢迎,二次元的动漫风格构成了日本主流游戏元素等等。日本Kantan Games资深游戏市场咨询师塞尔坎·托托(Serkan Toto)认为,由于玩家的特殊喜好,“在全世界范围内,日本是最难攻下的移动游戏市场之一。”

凭借《开心消消乐》在中国获得大量玩家和收入的游戏公司乐元素,早在5年前就开始了在日本的征程。乐元素成立于2009年,其创始人王海宁一年后建立了日本分公司。根据App Annie的数据,乐元素旗下的两款手游《梅露可物语》《偶像梦幻祭》在日本市场基本都保持在畅销榜前20的成绩,其中,《偶像梦幻祭》进入日本iOS畅销榜第四名。乐元素在日本的手机游戏,几乎都“带有浓重的日本元素”。乐元素日本HEAP公司CEO赖嘉满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

王海宁很向往日本游戏市场,“如果一款游戏收入100块钱,在日本市场游戏公司可以拿到70块,在中国的安卓市场,由于渠道负责用户推广,游戏开发商一般只能拿到35块左右。”乐元素从2013年开始智能手机游戏的制作,王海宁希望依靠日本本土的人才与资源,制作出能够符合日本玩家喜好的游戏。

乐元素日本京都HEKK公司里几乎所有员工都是日本人,其中美术类员工是乐元素最看重的部分,比例接近公司团队的60%。因为目前乐元素推出的所有手游都是二次元风格。“日本的游戏产业成熟,有很多游戏公司都会选择外包的美术团队。而乐元素所有的游戏美术都是自己的员工制作完成的。”王海宁说。他们大部分是日本高校漫画类专业的学生,乐元素希望通过公司内部的培养体系,形成符合其需求的美术体系。

除了美术人才,日本游戏市场还有一大特色是配音人员——声优。日本有专门的动漫类的声优培训机构,而乐元素的《偶像梦幻祭》找来的都是目前日本一线的声优,包少花钱多创新括《灌篮高手》中流川枫的声优、《进击的巨人》中艾伦·耶格尔的声优等等。“我们在中国市场的游戏也试图进行中文配音,但是完全配不出那种夸张的语气以及游戏中激动的感觉,中国缺少这样专业类别的声优。”王海宁说道。

热酷游戏进入日本时也遇到了语言障碍。热酷国内产品出口日本做语言本地化时,一般是请日语好的中国人来做,但日本玩家能够看出这些翻译是中国人做的,而且对此有抵触。“日本客服团队经常会收到玩家‘我们不喜欢中式日语’的意见”,热酷游戏的首席产品规划师邓淳表示,“后来,我们就找会中文的日本人来做翻译,然后再让会日语的中国人来校对,这一过程要经过反复进行几次。”而之前昆仑把《啪啪三国》发到日本时,也换了整套美工、并加上本地的声优配音。

“他们这样利用日本当地资源的方式是值得借鉴的。”易观分析师陈旭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如果中国游戏公司想要进入日本市场,最好是能够与日本当地公司合作。因为这样能够使游戏本地化、游戏宣传和推广等变得更加容易。”日本Media Create的首席分析师Sho Sato表示。而日本游戏市场将迎来中国的游戏巨头,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腾讯计划通过日本手游企业Aiming,收购当地另一家手游公司,进而把旗下手机游戏引入日本市场。

虽然目前乐元素旗下的几款游戏排名相对靠前,但是赖嘉满表示短期内要进入前三还是很困难。塞尔坎·托托提到,日本手游排名前两位的游戏《智龙迷城》与《怪物弹珠》的收入大约占日本手游市场总收入的70%-80%。乐元素对能够长期占据前三名位置的游戏进行了研究,能够做到玩法上的创新是重点,例如日本游戏公司MIXI推出的《怪物弹珠》,是将卡牌类游戏与弹珠类游戏玩法结合创造出新的模式,还可以4人同时进行联机游戏。“而现在日本手机游戏的玩法已经很多了,很难再找到新的突破点。”赖嘉满说。撰文/刘以秦 编辑/刘雅靓

总之,中国游戏公司依靠日本本土资源,已经在日本手游市场分到了一杯羹,但是想要占据其一席之地,还需要更多的模式创新。

点击下载商业周刊中文版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苹果研发花钱少 回报却更高

pingguo

2015财年,苹果在研发上的投入只占其年收入的3.5%

“供应商在奋力拼抢苹果订单,它们的竞争就包括在研发上增加投入”

许多志向远大的工程正在硅谷热火朝天地进行着。谷歌(Google)的母公司Alphabet正在研发自动驾驶汽车、长寿药、动物外形的机器人。Facebook在研发能发射互联网信号的无人机和虚拟现实头盔。微软(Microsoft)则发布了全息影像眼镜,并在寻求翻译软件领域的突破。IBM的人工智能软件Watson在象棋比赛中不惧任何对手。

相比之下,掌握雄厚资源的苹果显得很低调。从彭博社汇编的数据来看,在2015财年,苹果在研究和开发上的投入只占其2330亿美元年收入的3.5%(81亿美元),占比少于其他所有大型美国科技公司。Facebook投入了约21%(26亿美元),芯片制造商高通(Qualcomm)22%(56亿美元),Alphabet则为15%(99亿美元)。

苹果的成功打破了一种惯常的思维,即一家领先的科技公司必须将相当一部分收入用于研发,否则就有被超越的危险。苹果从来不认同这一见解。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在1998年说,“创新跟你在研发上投入多少钱根本不搭界。”他常跟人说,Mac刚推出的时候,IBM在研发上花的钱是苹果的100倍左右。

据费城坦普尔大学(Temple University)商学院教授拉姆·穆达姆比(Ram Mudambi)说,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接掌后苹果十分依赖供应商的优势,专注于半导体等关键技术。穆达姆比对低研发投入的成功公司进行研究,他说苹果的规模促使供应商要把自己的突破性成果拿出来,争取得到它的垂青。

为了未来的iPhone能用上自己的新芯片、新屏幕或摄像头闪光灯,各公司的研发会听从苹果的指引。苹果去年售出了超过2.3亿部iPhone,并打算在未来12个月里投入295亿美元,用于采购芯片、屏幕、摄像头组件、图形处理器等手机元件,这个数字较去年的245亿美元又有增加。“供应商在奋力拼抢苹果订单,它们的竞争就包括在研发上增加投入。”穆达姆比说。

苹果知道不能什么都依赖供应商。它的研发支出在过去3年里显著增多,从2013财年的45亿美元,到2014财年的60亿美元,最终到2015财年的81亿美元。其中最大的一项投资是作为iPhone和iPad核心的自有半导体技术。用在iPhone 6s和iPad Pro上的最新款A9芯片比其他领先的半导体公司生产的芯片都要快。苹果的员工数量在过去几年里也大幅增加;截至11月20日,公司出现了135个跟芯片有关的工程师和设计师职位空缺。研发预算的增加暗示了公司对未来产品的计划,比如传闻中的汽车。

而研发也并非全部。苹果在2015年花费112亿美元用于资本设备,其中以机床和制造工具为主。这类开销在2016年将达到150亿美元,其中包括建造一座外形酷似太空船的公司总部大楼。一般公司都会积极展示它们的项目,而“苹果的工作是保密的。那是一些扎实的工作,会根据市场机遇来调整投入规模”。Asymco研究公司创始人霍勒斯·德迪乌(Horace Dediu)说。

在备受夸赞的广告和市场推广业务上,苹果也相对节俭。过去4个季度,公司在广告和市场推广上的开支是35亿美元,而谷歌在过去3个季度花了大约88亿美元。费城圣约瑟夫大学(St.Joseph University)商学教授蒂姆·斯威夫特(Tim Swift)说,停留在实验室层面的研发是不值得的。“苹果对产品进行的营销推广,有着我们闻所未闻的高效和精密,这是苹果研发产出如此之高的一大原因。”他说。撰文/Adam Satariano 编辑/刘雅靓 翻译/经雷

总之,苹果的研发支出自2013年至今增加了一倍。但跟其他美国大科技公司比起来,这笔钱在其收入中的占比仍然偏小。

点击下载商业周刊中文版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