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价格战 优步谋求以量取胜

uber

优步刚承诺完美国市场即将盈利,随即便调低了收费

“我甚至都不确定自己是否还会继续拉活儿”

新年降价已经有点变成优步(Uber)的假日传统了。在与竞争对手Lyft的价格战中,打车应用市场领导者优步将北美100个城市的资费下调了10%至45%不等。美国国家税务局(IRS)的数据显示,底特律的优步司机每英里车费尚不足以弥补油费和车辆折旧的费用。美国印第安纳州首府印第安纳波利斯的优步司机比尔·斯克罗金斯(Bill Scroggins)说:“价格低得令人灰心,我甚至都不确定自己是否还会继续拉活儿,感觉像是在提供免费服务。”

这是优步连续第三年在1月调低车费。优步称,这属于季节性调价,但可能会无限期执行下去。去年,有近三分之一的城市在降价后没有再调高;只有两个城市恢复到降价前水平。优步已制订了临时性时薪保障措施,限制司机收入的下降。优步向斯克罗金斯和其他愤怒的司机保证,随着打车需求的增加,他们每小时的接单量也会提高,最终肯定会有钱赚。

或许,这也正是优步内心的想法。几个月前,优步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曾对员工说,北美业务将在今年第二季度实现盈利。考虑到刚刚实施的新年降价措施,这一目标听起来不太现实。“优步必须牺牲利润谋求增长。”哥伦比亚商学院(Columbia Business School)教授埃文·罗利(Evan Rawley)表示。

“我们十分关注司机的收入,”优步区域总经理安德鲁·麦克唐纳(Andrew MacDonald)说,“我们相信降价可应对需求放缓。”

1月15日,Lyft亦称将下调打车资费。“鉴于竞争带来的市场价格的变化,我们需要采取行动。” Lyft在发给签约司机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此外,该公司还在1月4日宣布完成了一轮10亿美元融资,那些带有粉红胡子的汽车会继续在大街小巷穿梭。Lyft的融资总额因此达到约20亿美元,虽然较优步的100亿美元仍有很大差距,但足以让卡兰尼克将Lyft赶出市场的希望落空。

优步的烧钱速度也远快于Lyft,前者已宣布将大举投资中国、印度和东南亚市场。据科技新闻网站Information披露的数据,2015年第一季度优步实现收入2.873亿美元,但亏损却高达3.851亿美元。且亏损额还在不断扩大。知情人士称,2015年第三季度优步收入4.98亿美元,亏损6.97亿美元。

2015年前三季度,优步收入总计12亿美元,亏损17亿美元。相比之下,亚马逊(Amazon.com)史上业绩最逊的4个季度出现在2000年,全年收入28亿美元,亏损只有14亿美元。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当时拿出的应对方案是解雇超过15%的员 工。

尝试向海外拓展的优步现在指望北美市场成为其赚钱机器。去年9月在拉斯维加斯召开的公司会议上,优步CEO卡兰尼克预测北美市场即将扭亏为盈。从全球来看,优步仍有每单亏钱的趋势,但订单量却日益增长。知情人士透露,2015年第三季度优步订单总量较第二季度增加了约40%。在去年11月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优步代理首席财务官高塔姆·古普塔(Gautam Gupta)表示,该公司已在两个最大的市场实现了盈利,但他未具体点出是哪两个市场。

在北美市场,尽管下调了收费,但优步却一直朝着盈利的方向小步迈进,这主要是因为优步加大了对司机的“剥削”。如今优步从司机那里获得的分成比例最高可达30%,两年前只有20%。自2014年起,优步开始向乘车人收取“安全乘车费”(Safe Rides),这笔费用直接进了优步的腰包。安全乘车费起初每单1美元,一些城市现已增至2.5美元。优步表示,收取这笔费用是为安全教育和背景调查等提供资金。

如果签约司机赢得正式员工的权利或成功组建起工会,优步或许不得不改变策略。撰写有关优步和Lyft博客的西蒙·郭(Simon Kwok)称,目前签约车主的持续增加意味着,优步仍有机会提高分成比例,同时下调对乘客的收费。这位波士顿司机还表示,虽然老司机抱怨现在的收入大不如前,但“新加入的司机根本不知道这些”。撰文/Eric Newcomer、Ellen Huet 编辑/杨贵

总之 为应对需求放缓,优步连续第三年在1月调低车费,这使得其北美业务到今年6月实现盈利的承诺更加扑朔迷离。

即刻点击下载商业周刊新版APP,商机,不容错过!

Apple Pay:绑定不上也狂热不减!

apple

19家银行现已可使用Apple Pay

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占据中国在线支付主要市场

苹果公司和中国银联合作推出了云闪付Apple Pay,同时,iPhone的制作方也和中国最大的清算网络进行合作。

2016年2月18日,中国银联发表声明称,包括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在内的19家银行,将通过银联的销售点网络使用Apple Pay。中国银联上海分公司称,用户可以在苹果设备上的“钱包”应用(Wallet)中通过添加银行卡信息完成注册。

这次中国银联和Apple Pay的合作,被认为是从包括支付宝在内的互联网对手中赢回移动支付市场的又一举措。2015年12月,中国银联和三星电子公司也进行了相似的移动支付合作。艾瑞咨询的调查数据显示,在2015年的第三季度,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共占据了中国68%的移动支付市场。

“对于Apple Pay而言,政策门槛导致它无法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作为单纯支付工具,与银联合作是利用其牌照和资源优势快速打入市场,”华泰证券公司的分析师罗毅于2月18日称,“银联在线下支付的地位逐渐开始退居一隅,拥抱Apple Pay是银联升级技术装备后的反手一搏。”

apple2

(阿里巴巴占据中国在线支付市场的主导地位 消息来源:艾瑞咨询2015年第三季度)

中国市场对于苹果公司越来越重要。2015年9月iPhone 6s发布,一周之内,中国大陆市场以1300万台的数量创造了销售记录。在2015年的第三季度,包括台湾和香港在内的大中华地区创下了125亿美元的销售额。

通过银联“云闪付”,Apple Pay的用户能够在他们的移动设备上利用借记卡和信用卡完成支付。

中国建设银行、中国银行等也在苹果公司和银联开展合作的19家银行内。撰文/彭博社 编辑/郭沛然 翻译/吴嘉思

即刻点击下载商业周刊新版APP,商机,不容错过!

周小川打破沉默 中国央行维稳力度升级

zhouxiaochuan

周小川称中国有充足的外汇储备保证国际收支有余和金融稳定

“他正努力向投资者灌输对人民币的信心,这样的话中国政府就不用采取极端措施”

中国央行加强了让中国外汇市场和经济恢复稳定的努力,行长周小川打破长时间的沉默,表示人民币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

据财新杂志2016年2月13日发表的一则专访,周小川表示,当前中国国际收支状况良好,跨境资本流动处于正常区间,人民币汇率对一篮子货币保持了基本稳定。这可谓是口头支持的升级,此前这类评论都是由副手和央行首席经济学家来表述的。

周小川反驳了有关中国要加强资本管制的猜测,并表示没有必要对短期内的外汇储备下降感到担忧,称中国有充足的外汇储备保证国际收支有余和金融稳定。

“他拼命努力确保过去几年在资本市场开放方面所作的所有工作不会浪费,”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研究中国政治和金融的教授Victor Shih 说。“他正努力向投资者灌输对人民币的信心,这样的话中国政府就不用采取极端措施,过去几年在离岸人民币上取得的所有进步也不至于付诸东流。”

这篇专访在中国市场2月15日结束春节长假恢复交易前发布。人民币走软和中国股市下跌之前引发了全球市场动荡,帮助推动全球股市跌至两年多来的最低水平。

流动性充足

在对中国股市、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下降的焦虑情绪弥漫之际, 中国国内流动性充足的状况被忽略。中国央行说到做到,向金融系统注入现金,以抵消对人民币可能进一步贬值的担忧加剧之际创纪录规模资本外流所带来的影响。

中国信贷数据有望在2月15日公布,预计最广泛的新增信贷指标2016年1月份可能会因放贷季节性增长、企业借款来偿还外债而大幅增长。彭博调查所得的经济学家预估中值显示,社会融资规模可能增长2.2万亿元人民币(约合3350亿美元)。

自2015年6月份以来,包括经通胀因素调整的利率和汇率的彭博中国货币状况指数一直在好转。从过往经验来看,这个指数向好,往往预示着经济加速或者企稳的出现。

尽管中国外汇储备自2014年年中以来出现下降,1月份降至3.23万亿美元的四年低点,但是M1货币供应量继续攀升。撰文/Enda Curran 编辑/郭沛然

总之 在市场对中国经济现状充满忧虑时,周小川的口头支持是否能为市场注入强心针还有待评估。

即刻点击下载商业周刊新版APP,商机,不容错过!

秘密工厂–iPhone手机在这里走向轮回

A picture taken on November 7, 2014 in Brive, southern France, shows smartphones screens in the Love2recycle.fr recycling company. The company collects and repairs all kind of smartphones before bringing them to the market. AFP PHOTO / NICOLAS TUCAT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NICOLAS TUCAT/AFP/Getty Images)

工厂的工作细致到需要称重碎片重量以确保毫无遗漏

“这很难,因为这些产品零部件极其复杂”

在香港一处秘密地点有一座24小时安保不间断的专业工厂,苹果公司的iPhone手机在这里被仔仔细细一丝不苟地作销毁处理。

这家工厂是全球少数几家负责销毁和回收iPhone的工厂之一。iPhone代工企业需要遵守严格的标准与保密条款,而拆解回收iPhone的工厂同样如此,细致到需要称重碎片重量以确保毫无遗漏。

自从九年前那个1月份的上午,乔布斯在旧金山宣布要“重新定义手机”以来,苹果已经卖出超过5.7亿部iPhone。苹果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有多少iPhone手机在二手、三手或四手买家手里,或者有多少被遗忘在抽屉里。但这家公司希望确保尽可能少的iPhone被扔到垃圾堆里。

这家位于香港元朗区一座工业园、属于苹果代工企业俐通集团的工厂正是负责这一工作。iPhone、iPad和iMac都在这里走向终点。

参与回收工作的人士称,包括惠普、华为、亚马逊和微软在内的全球性品牌都有详细的产品回收规定,但苹果的规定最严格最苛刻。因无公开置评授权上述人士要求匿名。

“我认为人们希望我们这么做,我认为客户对我们寄予高标准,”苹果环境事务主管Lisa Jackson表示。“这很难,因为这些产品零部件极其复杂。”

苹果与俐通集团都不允许参观这家香港工厂,也未透露其回收能力或销毁过程的细节。

电子产品回收业务的标准是设法收集并回收七年前出厂产品重量的70%。Jackson称,苹果标准通常是85%,包括回收客户送来的一些非苹果产品。

这意味着今年苹果将需从全球收集并销毁相当于900多万支2009年产的iPhone3。随着上一财年iPhone销量升到1.55亿部,销毁苹果产品也成为一项成长型业务。

苹果表示,2014年通过回收的设备收集到逾4万吨电子垃圾,其中包括足够建设100英里铁路轨道的钢铁。

尽管有些品牌会循环利用诸如芯片一类的零部件,以用于手机售后维修,但苹果的策略是全部销毁。

Jackson称,苹果销毁自己的设备是为防止二手市场出现冒牌货。她表示苹果正研究未来重复利用零配件的方法,但未进行详细阐述。

那么你的旧iPhone被碾成碎片后的去向呢?有害垃圾会储存在授权机构那里,其他诸如金和铜之类提取出的材料可交给回收合作方,后者赚取佣金。其余部分可能变成铝制窗框和家具,或者是玻璃砖。撰文/Nikos Chrysoloras 编辑/张娅

即刻点击下载商业周刊新版APP,商机,不容错过!

用细菌化学而不是猫屎 造就更美味的咖啡

To go with AFP story: Lifestyle-Indonesia-food-coffee,FEATURE by Alvin Darlanika Soedarjo A wild civet gathers ripe Arabika coffee fruits at a coffee plantation producing the expensive Luwak coffee in Bangli district on Bali island on February 7, 2011. Luwak coffeee beans come from the ripest fruit eaten by the cat-like creature, digested and excreted in droppings. It is then washed, dried and ground. The mammal's digestion process gives the famed flavor of Luwak, the world's rarest and most expensive coffee. AFP PHOTO / Sonny TUMBELAKA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SONNY TUMBELAKA/AFP/Getty Images)

初创公司Afineur利用人工发酵方式生产猫屎咖啡

“对于培养哪些微生物用于我们的食品,我们是实施控制的”

印度尼西亚产的麝香猫咖啡(又称“猫屎咖啡”)是世界上最昂贵的咖啡种类之一,每公斤售价超过1300美元。这一定价基于猫屎咖啡独特的发酵过程:一种被称为麝香猫的毛茸茸的、像猫一样的小型动物吞食咖啡果,然后经消化系统排出未消化的种子——也就是咖啡豆,而咖啡豆此前在其消化道内发酵。在过去一年里,生物学家卡米耶·德勒贝克(Camille Delebecque)和风味化学家索菲·德戴赫(Sophie Deterre)耗费了大量时间努力在不涉及麝香猫及其粪便的条件下复制麝香猫改变咖啡风味的能力。

德勒贝克和德戴赫于2014年年末在纽约共同创立了Afineur公司。他们做的是一种合成生态学试验,即利用高度控制的试错过程实现超越麝香猫肠道中所发现微生物的功能。与麝香猫不同的是,“对于培养哪些微生物用于我们的食品,我们是实施控制的,”德勒贝克说。

kafei2

经过麝香猫肠胃系统发酵的咖啡豆售价逾每公斤1300美元,而Afineur在实验室培养的咖啡豆售价在每公斤150美元左右

Afineur选择了分别来自哥伦比亚和坦桑尼亚的两种咖啡豆,然后在总共包含约700种细菌和真菌的微生物库中挑选用于发酵的菌类,而在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自然发酵的咖啡豆中,通常不存在这些菌类。该公司将数百磅的未烘焙咖啡豆与德勒贝克所谓的“超小量”微生物混合物搅拌在一起,置于金属发酵罐一两天。在此期间,这些微生物菌将侵蚀咖啡豆的表面并改变其风味。后续的烘焙会去除咖啡豆上任何遗留的微生物。

这两位联合创始人称,他们已经确认了发挥特定功能的菌种。例如,有些微生物会“吃掉”让烘焙后咖啡豆尝起来苦、涩的化学物质。其他菌则会降解糖分、蛋白质甚至咖啡因,从而实现以生物学方式脱咖啡因的效果。Afineur烘焙的坦桑尼亚咖啡与正宗麝香猫咖啡的味道并不完全一样,但德勒贝克说这是有意为之的。Afineur烘焙出来的丝滑、果味咖啡具有较低的含酸量,使得它有可能让人们的胃感到更舒适。通过这种方式而非利用麝香猫来生产咖啡豆也意味着不会涉及笼养或强迫喂食等问题。

作为该公司仅有的两位全职员工,德勒贝克和德戴赫最初在巴黎郊区上中学时相识。德戴赫曾在糖果制造商玛氏公司(Mars)担任风味化学家。而德勒贝克则在哈佛大学成为迷上咖啡因的医学研究者。当德勒贝克爱上各种咖啡试验后,德戴赫便成了他的首选合伙人。

他们从专注于初创公司的风投机构IndieBio手中获得6万美元风投融资,借此启动了公司的运营。他们说,Afineur在2015年实现收入约10万美元,主要是通过在几家零售店和Kickstarter网站上销售咖啡豆,售价为每5盎司29美元,或每30盎司129美元。这样的售价比猫屎咖啡便宜,也就是接近每天去星巴克(Starbucks)喝杯拿铁咖啡的月度成本,但超过大多数星巴克零售咖啡豆的价格。星巴克前技术服务总监达恩·贝利沃(Dan Belliveau)说,Afineur的定价使得它的咖啡成为一个相当小众的市场。“但是,如果卖得好,那就是自由市场,”贝利沃说,“他们真的做得不错。”贝利沃目前是初创公司CF Global Holdings的首席执行官。CF Global Holdings是一家利用咖啡副产品生产高纤维粉的厂商。

德勒贝克说,他和德戴赫正在研究发酵谷物的方法。眼下,他们将推出咖啡豆全球订购服务(每月提供10盎司总价值49美元的咖啡豆,或以一定折扣全年提供咖啡豆)。此外,他们还在与全食超市公司(Whole Foods)以及纽约地区高端餐厅展开谈判,希望通过它们的门店售卖Afineur咖啡豆。德勒贝克说,他并不担心公司目标受众的局限性:“消费者在寻找有意思的口味。发酵工艺解锁了全新元素。”撰文/Peter Andrey Smith 编辑/杨贵 译/许子 轩

总之 只拥有两名全职员工的初创公司Afineur正利用各种细菌和真菌来尝试咖啡发酵,以实现罕有的咖啡豆风味。

即刻点击下载商业周刊新版APP,商机,不容错过!

麦朴思:中国股市不理性 却是入场抄底时

gushi1

H股指数已从去年5月份的高点回落49%,估值跌到纪录低点

“中国市场的反应一直不理性,也许是因为政府干预行为导致投机加剧”

截至2月14日,恒生中国企业(H股)指数已从去年5月份的高点回落49%,估值跌到纪录低点。投资者对中国经济减速的担忧以及政府对内地金融市场的强力干预,促使资金外流,是造成中资股票大跌的原因。

“中国市场的反应一直不理性并且震荡激烈,也许是因为政府的干预行为导致投机加剧,”身为Franklin Resources Inc.基金经理的麦朴思说。他投资新兴市场已40多年。“中国的基本面依然向好。”

gushi2

2月15日,在人民币创下2005年取消盯住美元以来的最大升幅后,H股随同亚洲股票反弹,龙源电力和长城汽车领涨。这两只股票是今年截至2月12日H股指数中表现最弱的成份股,跌幅超过35%。即便昨天回升,40只成份股中也仅有一只今年实现上涨。

“市场已经提供了逢低吸纳的机会,恐慌性抛售和震荡走势对上市公司的打击超过正常水平,”麦朴思说,他谢绝给出个股名称。

麦朴思说,尽管买进股票的机会越来越多,但认为整体市场将反弹则为时过早。

2月15日数据显示,中国1月份出口连续第7个月下滑,进口下挫19%。继2015年经济创下25年来最低增速6.9%后,政府设定今年的增长目标在6.5%-7%区间。

“许多负面因素已反映在股价中,但认为股市已经见底却是错误的,因为市场通常会比预期跌得或涨得更多,”麦朴思说:“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关注个股,以及它们应对经济减速甚至从本轮低迷中受益的能力。”撰文/Kyoungwha Kim 编辑/温雅曼

总之 麦朴思认为中国市场基本面依然向好,但市场会比预期跌涨更多,需重点关注个股情况。

即刻点击下载商业周刊新版APP,商机,不容错过!

煤炭行业可以消亡,但请拯救煤炭产区

meitan

造成煤价下跌最主要的原因是,较低的天然气价格削弱了燃煤发电市场的估值

共和党人称,政府帮助煤炭工人的最佳方法,是取消有关空气污染和温室气体排放的规定

作为电力来源,煤炭的没落不可避免,也正在发生。这是好事,因为无论是从煤炭对公共健康的影响来看,还是从它对全球变暖的贡献来看,煤炭的危害都要大于其他任何广泛应用的电力来源。

然而煤业的没落也让人们付出了代价:煤炭产区的失业问题。过去五年,美国煤炭行业的市值减少了94%,单是在西弗吉尼亚和肯塔基州,就消失了约1.5万个工作岗位。在西弗吉尼亚的布恩县和肯塔基州的犹尼昂县,平均每24个居民就丧失约一个工作岗位。

虽然失业的痛苦只集中在部分地区,但此事应该引起美国国家层面的关注。这么说不是要去批评政府。造成这种局面最主要的原因是,较低的天然气价格削弱了燃煤发电市场的估值。不过,旨在降低空气污染致死率以及遏制气候变化的公共政策也加速了煤炭行业的没落。政府限制碳排放是没错,但同时也应该帮助人们应对煤业消失带来的后果。

受影响的地区无力独自应对。西弗吉尼亚州2014年的人均收入为36644美元,是除密西西比州之外人均收入最低的州;截至去年11月,西弗吉尼亚州只有49.5%的居民处于就业状态,就业率为全美最低。肯塔基的表现也没有好很多,就业率为53.3%。这两个州的自杀率均为全美最高水平。

直面煤炭行业

奥巴马政府已要求国会支持一系列援助性计划,包括开展更多就业培训等。美国政府还希望把联邦废弃煤矿用地基金的余资用于为当地创造就业的项目。该基金由煤炭公司资助,初衷是清理旧矿山。扩大宽带互联网服务也有帮助,可以让人们有更多机会接触到新市场。然而,美国国会并未理睬奥巴马政府的要求,这实在令人羞愧。

meitan2

美国政府还希望国会为破产煤矿企业支付养老金和医保。这是一个更具挑战性的提议,因为它可能为其他行业资金不足的养老金计划的受益人提供一个先例。但如果对煤企员工的帮助能够做到保护纳税人日后不会受到索赔困扰,那么国会也应该支付这笔费用。支持煤炭工人的最好方式,是确保他们得到应得的福利。

反对这些变化的共和党人称,政府帮助煤炭工人的最佳方法,是取消有关空气污染和温室气体排放的规定。这种做法会牺牲更广泛的公众利益,且仍无法挽救这个行业。煤炭为王的时代已经过去;曾靠煤炭行业过活的地区如今需要替代方案。撰文/彭博新闻社 翻译/王湛

即刻点击下载商业周刊新版APP,商机,不容错过!

握住iPhone心脏的人!

zhangzhongmo

郭台铭说:“张忠谋打三星的ASIC,我打面板!我们有民族意识,对不对?”

大陆半导体行业能否重演“Taiwan Story”,确实很有悬念

【编者按:台积电终于战胜电子巨头三星,独揽iPhone 7处理器大单。韩国《The Electronic Times》报道称,与现在三星和台积电共同为苹果iPhone 6s系列手机代工处理器不同,台积电已经与苹果达成新的协议,独揽iPhone 7处理器代工订单,新处理器有望被命名为A10,预计今年6月全面开产。

如今的成绩正是昔日奋斗的证明,台积电董事长兼CEO张忠谋于2012年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表明了他再造传奇的决心。本文于2013年1月刊于《商业周刊/中文版》APP。】

当83岁的李嘉诚把长江实业交给48岁的李泽钜,当68岁的柳传志把联想集团交给48岁的杨元庆,台积电董事长兼CEO张忠谋还是战斗在一线,掌控着他的芯片王国,并在新的移动终端潮流中屹立潮头。

经历了电子业盛衰起伏,张忠谋的国字脸上透着沧桑与坚毅。这位常青树在台湾与业内享有盛名,2012年取得有史以来最佳业绩,被《福布斯》评为亚洲年度商业人物。台积电营收达170亿美元,2012年10月份市值创造新纪录——突破2兆元新台币(约800亿美元),高居台湾上市公司之首。这些成就的背景,是过去3年张忠谋以耄耋之身,2009年重新担任CEO,将台积电从裁员与订单流失的泥潭里拉出来。

创业25年,碰上了规模是自己四倍大的英特尔、两倍大的三星,张忠谋能再造传奇吗?产业有规律,科技常青树也难免“老兵不死,只会凋零”,属于张忠谋的时代会结束吗?

“我们还只是站在移动产品浪潮的开端。”在芯片业浸淫半个世纪,张忠谋仍有一颗跳动的“芯”。如果张忠谋举办一场高科技Party,哪些人会出席?这些名流巨擘,会让所有人眼睛一亮。半导体鼻祖、英特尔创始人之一戈登·摩尔(Gordon Moore),张忠谋与他同时入行。全球最大芯片设计企业高通(Qualcomm)CEO保罗·雅各布(Paul Jacobs),比张忠谋小32岁,当张忠谋与芯片发明人杰克·基尔比(Jack Kilby)喝咖啡谈天时,雅各布还是个学龄儿童。英特尔即将卸任的CEO保罗·欧德宁(Paul Otellini)在1974年加入英特尔时,张忠谋已是德州仪器半导体副总裁。

就连两岸最大民营企业、鸿海董事长郭台铭,也会尊敬地为张忠谋让位。他俩是台湾电子业先驱,深刻影响台湾经济格局。他俩有一个共同的敌人:韩国三星。郭台铭说:“张忠谋是我表姐夫(张忠谋的妻子张淑芬是郭台铭的远房表姐),他打三星的ASIC(专用集成电路),我打面板!我们总有民族意识,对不对?”

但张忠谋并不享受威望和恭维,他最希望得到的礼物,是从三星手上夺过苹果的A系列处理器芯片(相当于iPhone、iPad的心脏)订单。如果顺利,这将是台积电历史上最大一笔订单,将带来600多亿新台币的新增营收。而2012年智能手机销量之王、同时是苹果最大芯片供应商的三星,将遭重创。

2012年10月,台积电创办25周年庆典,张忠谋秀出刚换的最新款iPhone5手机。这里面有他的部分成就,但更多的是缺憾。苹果每卖出一支iPhone,包括Wi-Fi、蓝牙、GPS等芯片都是台积电供货,至少有7美元营收,但CPU芯片一直由三星把控。好消息是,iPhone5首度采用了4G的LTE技术,高通的这颗LTE芯片即由台积电生产——基带、CPU是手机最核心的两颗芯片。

逆袭三星,是张忠谋这两年最重要的事。他说,“我从没忽略苹果的市场。台积电自成立来,不断精进三大竞争优势:技术、生产、客户信任,三个维度上都胜过三星,客户优势更是很明显的超越。”

由于苹果与三星的竞争与诉讼不断升温,台积电2013年将接单苹果A7处理器,几乎成为国际期待。为此,他们要跨越知识产权(IP)和产能两道关卡。

苹果从2011年开始“去三星化”,但不可能马上转单给台积电,否则将引发三星与台积电的专利诉讼。为降低风险,2012年初台积电派50多位员工到苹果总部,先帮苹果解决A6处理器的设计问题(已用于iPhone5),然后在2012年8月之前将旗下IP交由苹果验证。

在产能上,台积电还没跟苹果正式签约,就拼命建工厂、赶制程。2012年,台积电的资本支出达80亿—85亿美元,约占其一半营收。

疯狂扩产,台积电不仅要满足现有客户高通、英伟达(Nvidia)、联发科等,更是为了迎接苹果可能的订单需求。2013年,台积电将是全球第一家量产最先进的20nm处理器的厂商(20纳米相当于一根头发丝的三千分之一)。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苹果从2012年8月起验证台积电的20纳米制造,可能在年底试生产四核CPU,预计2013年第4季度开始量产。

新订单花落谁家,只有苹果CEO蒂姆·库克知道。苹果、三星、台积电的三方角力,正处于最后关头。

在台湾新竹科技园,台积电总部的大门厅堂,多年来挂有一幅张忠谋叼着烟斗的画像,以及公司的征战记录。

张忠谋无役不与。他一直走在华人科技产业之先,是台湾的成功符号,政商各界都奉他为座上宾,但他始终没忘记自己真正的角色:芯片世界圆梦者。

“先破世界纪录后,再破自己的纪录。”2012年8月份,张忠谋从伦敦奥运观战回台,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记者说:“我一生最自豪的,就是Business Model(商业模式)的创新,这是一种破坏式创新(Disruptive Innovation),对全球半导体产业有深远的影响,带动芯片设计业的崛起。”

台积电的专业芯片代工模式(Dedicated Foundry)改写了半导体产业的游戏规则。之前主流模式以英特尔、德州仪器为代表,集成电路制造商(Integrated Design Manufacturing,IDM)自己设计芯片,在自家芯片厂生产,自己完成测试与封装。台积电专注负责中段的芯片制造,成了全世界芯片设计公司的“中央厨房”。高通与台积电被誉为“无芯片厂的芯片设计公司+代工”的合作典范。

面对英特尔和三星的竞争,张忠谋说,我们“不与客户竞争”的经营理念,是一个很有利的武器。台积电有所谓的“开放创新平台”(Open Innovation Platform),开放给其上游客户。他解释,英特尔自己既做设计、又做制程,当然利润更高,但这是封闭的生态系统。这几年手机和平板消费强劲,英特尔和三星想进入专业芯片代工领域,但还不太成功。

每一代iPhone上市前,总会传出各种“谍报”,有的来自代工厂,有的来自苹果自家员工,但台积电向来保护客户信息,不会犯这种错误。虽然客户间有竞争,但他们都信任张忠谋,能保护商业秘密和研发专利。三星与苹果的诉讼就充分凸显出这种矛盾,这也是台积电争取更多苹果订单的优势。其实三星与台积电也有合作,三星抛出4G LTE芯片订单,希望台积电接单,一探其制程虚实。但台积电忌惮三星成为直接客户后,会有进厂区、机密外泄的可能,因此要求三星与台积电转投资的设计公司合作,再下单给台积电。

高科技产业是新产品不断更迭的游戏,唯独半导体不然。张忠谋说,芯片是世界运转的基础,不可能被取代,可以一直做下去。“我的目标是:三个主要的竞争优势,每一年都要增强一点。”

张忠谋说:“27年前我刚到台湾,一开始就主张,台湾如要做半导体业,就要面对世界级竞争。老实说,这是我从美国带到台湾最大的贡献,就是在半导体业必须要有世界级的竞争力。”

张忠谋已经成了台湾励志偶像。他生在宁波,名字源于曾子:“为人谋,而不忠乎?”这也是他一辈子为人处世的准则。1949年,18岁的他就读哈佛,后转学到麻省理工学院。1958年,他进入美国的德州仪器,工作25年,曾任第三把手,是个典型的“美国梦”。

转折点发生在1985年,张忠谋54岁,应邀到台湾,担任工业研究院(简称“工研院”)院长。“到台湾是我一生不错的决定。”工研院是一个催生科研技术的半官方单位,是台湾高科技产业的摇篮。若按65岁退休,张忠谋有11年时间将工研院提升为一个世界级的研究机构,成为台湾产业振兴的重要推手。“从54岁到65岁,这11年是我人生最美好的年华、我的黄金时期,我愿意奉献给台湾。”

“工研院是一个很不一样的机构,不纯粹以利益为营运导向,有责任为台湾不断创造知识经济的新形态商业模式。”工研院前任董事长、台积电董事史钦泰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说,工研院就是做台湾产业创新的开路先锋,帮台湾开创新的世界市场。工研院前任院长李钟熙打比喻说,工研院就像一棵“科技大树”,很多台湾公司都是从工研院衍生出来的。

这其中,最成功的就是台积电了。“到台湾时没想到要做台积电,一阵子后,李国鼎(台湾经济之父)邀请我为台湾半导体业找新出路,规划成立一家新公司的可能性。”张忠谋回忆说。1987年,台积电成立,就此有了后来半导体业世界级竞争的故事。

台湾高科技的创新模式,无论早期的新竹园区、宏碁的微笑曲线、郭台铭的代工帝国、联发科的山寨手机“交钥匙”方案……都对中国大陆有过重大影响。但在产业链高端的半导体业,大陆“还在early days”,博通CEO麦格瑞格说。

大陆半导体行业能否重演“Taiwan Story”,确实很有悬念。张忠谋强调,大陆在芯片厂的投资蛮多的,“但是在专业芯片代工领域,投资的多少,不是主要的取胜条件”。他期待中国大陆的芯片设计公司可以发展得更快,能早日诞生一批世界级的芯片设计公司,但谈到芯片生产制造,就交给台积电来做就行了。

华人高科技公司都有着某种创始人情怀。很多人不知道HTC创始人卓火土,但他的名字缩写“HT”印在了其智能手机上。联发科创始人蔡明介也名不见经传,但“MK”随着MTK芯片默默地运行在手机中。张忠谋不为业外熟知,但“Morris Chang”的名字,也藏在台积电TSMC的缩写里。

但他们共同的课题是,如何安排接班人。张忠谋原本2005年卸任CEO,但2008年金融危机后他再次出马。2012年3月,他提拔了三位共同COO:研发资深副总经理蒋尚义、运营资深副总经理刘德音、业务开发资深副总经理魏哲家,为再次交出CEO一职做铺垫。

采访最后,张忠谋说了对台积电未来的期许,“我要把TSMC做成Meritocracy的公司。”他拿出一本英汉字典,这个词是指“能人经营”的意思。“我感觉非常好,我觉得最好的时候才正要开始。斗志来自于热情(Passion)。热情不在赚多少钱,如果是,那很容易就失去热情。真正的热情,是做事要做到成功,竞争要得到胜利。所以,只有永远打下去,永远一直胜利下去,才会满足。”撰文/方儒 编辑/丁伟、刘坤

即刻点击下载商业周刊新版APP,商机,不容错过!

人人都想要虚拟现实 但现实……

renren

一些新款头显对硬件配置要求极高

“虚拟现实会成为人人都想拥有的东西,但要再过一段时间才能人人都能买得起”

在本年度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CES)上,虚拟现实头显成为明星。这种备受期待的技术旨在为佩戴者营造沉浸的、互动的3D环境。有40余家公司拿出了虚拟现实设备,包括Virtuix、Sphero和Facebook的Oculus VR。去年的展会上有20多家。

不出意外的话,在Oculus的首款零售产品Oculus Rift于4月正式发售前,本次CES是虚拟现实头显产品的最后一次大型公开展示,各厂家在同一个屋檐下争夺眼球。宏达国际(HTC)推出了针锋相对的Vive,同样在本次展会上亮相,并定于4月发售。只有一个隐忧:Oculus和芯片制造商英伟达(Nvidia)说,多数人手里还没有能够全面支持头显设备的昂贵硬件。HTC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Oculus说,除了一些零碎的小功能之外,与重量级虚拟现实头显搭配的电脑需要配备英伟达的顶级显卡。这家芯片生产商估计,全球只有1300万台PC具备虚拟现实硬件所需的高端图形运算能力。这在14.3亿台正在使用的桌面和手提电脑中只占了不到1%。1月6日,Oculus开始接受Rift的预订,售价为599美元。对热衷尝鲜的人来说,要运行为虚拟现实硬件开发的软件,就需要配置相应的电脑,这部分额外开支会影响他们是否购买的决策。“虚拟现实会成为人人都想拥有的东西,但要再过一段时间才能成为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东西。”Oculus的创始人帕尔默·拉奇(Palmer Luckey)去年12月24日在Twitter上说。

根据Oculus的建议,Rift用户的电脑需要配备英伟达的GeForce970或超威半导体(AMD)的Radeon290显卡。这两款显卡的售价都在300美元以上,几乎是一台微软Xbox One或索尼PlayStation4的价格。(索尼称它的PlayStation VR头显将于6月发售,在PS4上使用没有问题。)除了显卡,Rift还需要有一个英特尔i5级处理器、8GB以上的内存、两个USB3.0接口。基本上就是要买一台1500美元的手提电脑。唯一能达到这个要求的苹果系统售价在2500美元以上。

从Oculus Rift和Vive最近的电脑演示看,视觉特性显然需要顶级的运算处理能力。冰岛开发商Sólfar Studios研发的Everest VR是一款虚拟攀登珠穆朗玛峰的设备,头显佩戴者可以借助一条狭窄的阶梯在一条裂隙中攀爬,就像在真实的悬崖峭壁上一样艰难移动。加州威尼斯海滩的WeVR公司开发的TheBlu VR设备虚拟呈现了海底世界,玩家可以站在一艘沉船的甲板上,低头躲过游经此地一条蓝鲸的胸鳍。

如果电脑运算能力不足,就无法把玩家置于足够真实的环境中——可能还会导致呕吐。由于屏幕响应比运动略迟一些,早期的虚拟现实原型机会导致许多测试者饱受晕动病之苦。标准的非虚拟现实PC游戏的帧频为每秒30帧。而要呈现流畅、自然、让人类大脑觉得“真实”的运动,虚拟现实设备需要实现每秒90帧,并且同时要投射两个画面——一只眼睛一个。“跟传统3D应用软件和游戏比起来,沉浸式虚拟现实对图形运算能力的要求要高出6倍,”英伟达的虚拟现实业务部门总经理杰森·保罗(Jason Paul)说,“虚拟现实的实现是一个复杂的挑战。”

HTC和Oculus针对的是游戏玩家——这些人每隔几年会花上几千美元购买游戏设备,就为了玩上最新的PC游戏。在去年11月的一次收入电话会议上,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说,要等到“市面上有数以百万计的设备”了,虚拟现实产业才算步入正轨。但是他也提到,拥有Xbox、PlayStation或任天堂的Wii游戏机的人有将近2.5亿。

“我相信这项技术有巨大的潜力,但同时也认为,我们对它短期内的普及率一定不能抱太高期待。”研究公司IHS的分析师皮尔·哈丁-罗尔斯(Piers Harding-Rolls)说。据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的主办方消费者技术协会(Consumer TechnologyAssociation)估计,2016年虚拟现实设备生产商将售出120万台设备。这其中包括一些低端配置的设备,比如三星GearVR——一种塑料的眼镜附加装置,需要配合Galaxy智能手机使用;还有谷歌的Cardboard——一种类似的附加装置,使用的当然就是cardboard(纸板)了。消费者技术协会称,2015年,整个产业加起来总共卖出了大约20万件可以归为虚拟现实头显的设备。

因此,Facebook在2014年买下拉奇的公司时花的那20亿美元,恐怕还得过些时日才能收回来。“鉴于一些大科技公司在虚拟现实上投入了巨额资金,这种夸大的渲染一定程度上是可以理解的。”哈丁-罗尔斯说。英伟达认为营收有望出现猛增,预计5年内兼容虚拟现实技术的PC数量将升至1亿台。但哈丁-罗尔斯又说,“要想有一款主流产品,受众不仅限于尝鲜的游戏玩家,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撰文/Ian King 编辑/杨贵 译/经雷

总之 虚拟现实技术占据了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的中央舞台,但短时间内,多数人恐怕还是只能在展厅里使用这些硬件。

点击下载商业周刊新版APP,更多精彩内容为你呈现!

80 后要“上位” ,60 后请把管理经验留下

80hou

大公司正在努力确保千禧一代顺利步入领导角色

­对于退休员工带走了多少“秘不外宣的专业知识”,许多企业浑然不知

2015年12月初,在一间会议室,面对着芝加哥非营利组织Bunker Labs的董事会成员,维克拉姆·拉文德(VikramRavinder)略感到一丝紧张。这位29岁的德勤公司(Deloitte)的战略和运营高级顾问正在推销他的一套方案,目的是帮助该机构获得支持退伍军人创业的项目资金。

该方案是德勤公益计划的组成部分,由拉文德和他的导师、公司首席营销官兼首席内容官乔纳森·库帕斯基(Jonathan Copulsky)共同开发。按照高级经理人培训初级雇员的行动计划,两人定期碰面。库帕斯基将于2017年6月退休,也就是在公司规定的退休年龄62岁时。他已经培训了德勤的几名年轻高管。“我能够把这个家伙放到一个职位上,给他足够的支持,也给他大展宏图的空间,去培养他,而不是去命令他。”库帕斯基说。

拉文德的演示帮助这家非营利机构获得了新的资金。“我可以看到他是怎样与客户接触的,”拉文德谈到库帕斯基时说,“千禧一代拿手的是数据和分析方法,但在数据不足时,婴儿潮一代拥有的经验可以帮助他们做出判断。”

随着婴儿潮一代逐步退出职场,从德勤到国防承包商BAE系统(BAESystems)、从通用汽车(GeneralMotors)到通用电气(GeneralElectric),许多企业都在争分夺秒确保数以百万的所谓“千禧一代”经理人——大部分出生于1981年到1997年——做好准备步入领导职位。每天达到退休年龄的婴儿潮一代约有一万人。“许多历史悠久的大公司都面临着婴儿潮一代退休的冲击,对于他们带走了多少秘不外宣的专业知识却浑然不知。”哈佛商学院荣誉教授多萝西·伦纳德(Dorothy Leonard)说。伦纳德的公司伦纳德-巴顿集团(Leonard-Barton Group)为通用电气的几家分公司和非营利机构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ETS)开发了知识传承项目。

80hou2

直到2015年,婴儿潮一代在美国人口中所占的比例依然最高,生于20世纪60年代中期到70年代末的X一代则在劳动力中占据最大比例。但时至今日,千禧一代在美国总人口和劳动力中的占比都跃居首位:据美国劳工统计局数据,千禧一代2005年仅占全部管理职位的3%,而如今已占约20%。

通用电气在通用电气-日立核能公司(GE Hitachi Nuclear Energy)和通用电气运输部门(GE Transportation)等子公司开展了此类项目。通用电气全球研究中心发言人托德·阿尔哈特(ToddAlhart)说,此类项目的焦点是留住技术知识和能力。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首席学习官团队”负责多元化和发展计划的坎迪丝·怀特-奇特罗内(CandyceWright-Citrone)称,该中心在重要人员与其同部门同事之间建立了知识共享伙伴关系,目的是“提高整体团队的实力”。企业会在接下里的几个月里对雇员的学习情况进行跟踪检查。通用汽车也在利用教育培训和导师来帮助弥合代沟。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设立了一个入职项目,帮助新的管理人员适应公司文化,向高级主管学习。

“未来10到15年,我们将见证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知识传承。”协和大学尔湾分校(Concordia University Irvine)组织心理学主任齐普·埃斯皮诺萨(ChipEspinoza)说。他表示要有效应对这一变化,企业需要建立两代人之间的联系。“这显然是一个所有人都在面对的新情况。”德勤首席人才官麦克·普雷斯顿(Mike Preston)说。他认为,不出10年,甚至更快,婴儿潮一代就会彻底退出德勤的高级管理层。

防务和航空航天公司BAE系统的高级学习经理安德鲁·穆拉斯(AndrewMuras)说,该公司几年来也在为退休造成的断崖做准备。随着高级工程师纷纷退休,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从登月行动中获得的知识开始慢慢失传。由于意识到火星登陆计划需要相关的知识,该机构10年前启动了一个项目,要求当年参与“阿波罗计划”的工程师与新一代工程师分享他们的知识和经验。BAE则对NASA的这个项目加以利用。

当BAE了解到一名拥有深厚专业知识的雇员打算退休时,无论退休时间是在几个月后还是一两年之后,都会组织一个由相同领域、大约六七个不同年龄的人员组成的知识传承小组。这些小组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定期见面,讨论和交换建议。年轻的员工在此过程中掌握了诀窍,老员工则会逐步放手把工作交给年轻员工。该项目在2013年作为试点项目展开;在过去的两年里,BAE已经把该项工作扩大到整个公司范围。公司最终希望每年组织多达60次培训课程。

一名计划在今年4月退休的经理干脆给自己降了级,为一名从美国海军转业到BAE、未来将接替他的员工做助理。穆拉斯说,两人合作完成了为美国海军两栖作战船只进行维护和维修的竞标。这位年长的员工负责这个项目已有11年。合同后来得以续签,由资历较浅的员工接手这项工作。

通过研究直接和间接的成本和生产力等变量,BAE计算了知识传承项目带来的回报。每个项目“平均为我们节省了12万到18万美元”,穆拉斯说。花更多时间帮助千禧一代进入领导角色,可能也会提高他们对公司的忠诚度。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5到34岁的员工在一家公司的平均工作时间是3年左右,相比之下,55到64岁的人群是10.4年。

现年26岁的凯蒂·佩雷拉(CatiePerrella)负责为F-15鹰式战斗机协调零部件的生产。她参加了BAE的领导力发展项目。“你可以把知识从一个岗位带到另一个岗位。”佩雷拉说。她2011年加入公司,目前参加了波士顿大学的MBA课程。

“我有许多朋友在工作了两三年后就会换一家公司,但BAE内部就有很多机会。”她说,自己无须跳槽就可以实现职场的发展。撰文/Jeff Green 编辑/邓雅蔓 翻译/王湛

总之 千禧一代正接棒婴儿潮一代成为管理层主流,企业如果不为管理层的代际更迭早做打算,就有可能落后并输给竞争者。

点击下载商业周刊新版APP,更多精彩内容为你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