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揭秘:“9/11”袭击者或曾得到沙特的帮助

meiguo

这28页的内容并未提供证据显示,作为美国盟友的沙特卷入了那次袭击

“身处美国期间,部分9/11劫机者一直与可能和沙特政府有关联的一些个人保持联系,并得到了对方的支持或协助”

美国国会一项调查报告中长期被列为机密的部分内容显示,部分“9/11”劫机者在美国发动袭击之前可能得到过与沙特政府有关联的沙特人的资助。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公布了这28页内容,其中部分章节被涂黑掩盖。在近3000名“9/11”遇难者家属的要求下,美国情报部门终于姗姗来迟兑现了解密的承诺。

“身处美国期间,部分9/11劫机者一直与可能和沙特政府有关联的一些个人保持联系,并得到了对方的支持或协助,”报告称。

沙特官员和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一直表示,这28页的内容并未提供证据显示,作为美国盟友的沙特卷入了那次袭击;美国国会发布这些内容时也强调了这一点。

包括9/11遇难者家属在内的部分美国人最近再度抱怨,沙特政府或者沙特的组织与富人资助了与恐怖主义有关的团伙,或者未能打击这些武装分子。在19名9/11劫机者中,15人是沙特公民。

9/11调查委员会在2004年的报告中称,没有发现证据显示沙特政府作为一个机构或者沙特政府内的高层官员资助了基地组织。

但一些前国会议员和现国会议员认为,这种说法为沙特方面非直接涉及此事留下了空间,并敦促要求发布这28页机密内容。CBS的“60分钟”在2016年4月的节目中暗示,一位“众所周知有着极端主义思想”的沙特外交官可能在9/11袭击者们抵达美国之后帮助过他们。撰文/Nafeesa Syeed 编辑/郭沛然

总之 国会报告中,为沙特方面是否涉及此事留下了余地。

下载商业周刊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手机之王,不是英特尔,是ARM

shoujizhiwang

智能手机时代主宰移动世界的芯片之王,不是世界最大半导体制造商英特尔,而是来自英国的芯片知识财产权授权商ARM

跨界发展物联网、网络通讯设备等领域,ARM能否在科技新时代延续其领先地位?

【据彭博7月18日报道,软银集团已同意以320亿美元现金收购ARM Holdings;这将是该日本公司的史上最大收购交易。ARM专注于芯片设计,通过授权其他公司使用其架构来收取许可费用。据ARM方面称,全世界95%的智能手机和80%的数码相机使用到该公司的技术。另外,新兴的增强现实头盔、生物测量传感器、自动驾驶汽车、商业无人机、智能手表也使用了该公司技术。

今年6月初,ARM行政总裁西蒙•席格斯(Simon Segars)在台北接受了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繁体版的专访。除了畅谈ARM对手机与物联网市场的趋势看法,也提及将持续扩大对亚洲市场的耕耘,并继续扩充在台湾设立的物联网为主的研发中心。】

ARM如何崛起的?

追溯ARM的历史,其实和计算机公司有关。1990年在英国剑桥大学旁边成立的ARM,前身是1980年代计算机公司Acorn的芯片设计部门。计算机初起的时代,英国广播公司(BBC)推广计算机,和Acorn合作推出了英国国产的BBC Micro计算机。Acorn采用的计算机处理器(CPU),架构和当时的主流、与后来主宰计算机世界多年的英特尔不同,采用的是效能相对较低,但也相对省电、低成本的“精简指令集”(RISC)架构。

这在当时并不是主流,甚至到了1980年代末期,Acorn公司已濒临破产;而正在开发新款PDA“Newton”的苹果为了寻找低功耗芯片,找上了Acorn,出资扶持Acorn芯片部门独立,由12个负责芯片架构的工程师开设了ARM。Newton最终没有成为主流产品,但独立出来的ARM,慢慢走出自己的模式。

当时,半导体产业的主流是像英特尔那样,从芯片设计到晶元制造所有流程一手包办的公司,资本门槛很高。没有如此财力的ARM,转而开发出授权的模式。ARM不直接生产芯片,甚至也不直接设计芯片,而是提供一套芯片设计的架构,将知识财产权卖给想要自己设计处理器芯片的公司。客户一旦决定使用ARM的设计,要先支付一笔授权费用(license),接着每卖出一个芯片,ARM再向客户抽成(royalty),成为ARM的营收来源。

低功耗、低成本的模式,让移动装置可以保有电力运作,ARM在手机兴起时遇到了春天。不管是苹果为新手机自行设计的芯片,或是后续Android阵营的小米、HTC等,背后高通、联发科的芯片都是“ARM联盟”。ARM联盟的“蚂蚁雄兵”,取代了英特尔加上微软、计算机OEM业者的模式,开启了一轮智能手机的新盛世。

专访席格斯:科技会带领世界抵达怎样的未来?

ARM行政总裁席格斯(Simon Segars)有许多乐观答案。这位现年48岁、全球最大硅智财(Silicon Intellectual Property,授权知识财产权给芯片公司)企业的掌舵者,又高又瘦,现身于公众面前时总是一席中规中矩的西装衬衫打扮,表情严肃,符合一般人对英国绅士所有的刻板印象。

但一谈起他的爱车特斯拉(Tesla),他的脸上难得浮现笑容,眼里多了一些亮光。“印象最深的科技产品还是我开的电动车特斯拉,只通过软件更新,就让使用者一直有新颖体验。”手上戴着智能手表,家里用智能恒温器,还有能随主人情况调整软硬的“联网智能床”,勇于尝试的席格斯好似活在未来世界。

“我对科技进展的看法很乐观,科技可以带来很多正面效益,”席格斯告诉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繁体版,“物联网还在初始发展,五年内不见得能让一般民众直接感受到明显的消费效益,但对人们生活的改善,已经在发生。”ARM创立于1990年,而1991年刚从英国艾塞克斯(Essex)大学毕业的席格斯来到雇用第一批员工的ARM,成为该公司的第16名员工。

6月初的早上,艳阳高照、热气逼人,席格斯坐在台北信义区的君悦饭店,接受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繁体版的记者专访。饭店房间改装成展示间,ARM在亚洲最大B2B(企业对企业)通讯采购展Computex期间承租下这个房间,对客户展示产品。两天前,ARM才刚在Computex大会展期发表新一代芯片处理器架构ARM Cortex-A73,预示下一代手机芯片的设计趋势,成为展会上的焦点之一。

ARM对手机趋势的看法很重要,因为ARM代表的是全球九成以上智能手机的“心脏”。ARM设计手机芯片架构,将芯片架构组成的知识转化成知识财产权,授权给高通、联发科等芯片厂商,这些芯片厂商根据架构,做出驱动手机运转的核心──处理器芯片。

2010年,苹果采用ARM的架构,第一次做出苹果自行设计的iPhone芯片,带起智能手机的风潮,将科技新品的宠儿,从计算机(PC)转移到手机,也让ARM这家年营收规模不到20亿美元的公司,在移动领域攻城略地,直接冲击芯片龙头英特尔地位。

从财报上来看,ARM表现稳健,营收、获利年年成长。2015年营收达9.68亿英镑,年增22%,税前盈利5.11亿英镑,年增24%。2016年第一季营收为2.76亿英镑,年增22%,税前盈利1.37亿英镑,年增14%,首季同时签成39个新授权案,也仍然较过去为增长。

然而,电子产品生命周期不断递移,PC衰退、手机成长趋缓。今年第一季,高阶智能手机指标iPhone发售13年来,首度销量较去年下滑,手机是否重演PC产业的衰退,让外界进而担忧ARM的成长动能,以致在今年2月10日揭露去年业绩成长的财报后,当日股价却下滑超过5%。

科技产业界对下一个成长动能的渴求变得殷切。如果科技产品主流从智能手机挪移到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IOT)或其他新应用上,ARM能否保持一样的优势?投资机构Northland Securities分析师Gus Richard认为,ARM未来几年的发展会变缓,因为高阶的64位处理器授权市场接近饱和,将导致ARM公司抽成收入降低。

“手机仍然很重要。”受访时,席格斯平静回答这个被反复探问的议题。他说,手机成长虽然趋缓,但成长并未停止,ARM仍然持续受惠,而且不管未来哪些物联网装置窜起,可能都需要以手机来连结,手机仍是重要的硬件。

“今年第一季搭载ARM架构出货的芯片有超过41亿个,其中超过一半,不是用在手机,”席格斯拿出平板计算机秀出图表,强调ARM在各领域都已有基础,“以授权数来说,应用在手机以外的领域,也比手机更多。”

ARM在下一阶段并非毫无基础。席格斯受访的小隔间外墙挂着90片搭载ARM架构芯片的电路板,都是已用ARM架构设计的物联网用处理器。展示间里还有能侦测撞击的安全帽、环境侦测器、小型机器人、各种智能手表,里面的“心脏”都是ARM架构处理器。如果以物联网常用的微控制器领域来说,ARM架构芯片的市场占有率已达三成。

ARM在近年的财务报告书中不断说明,目前除了以智能手机为主的移动装置芯片,ARM还要主力发展物联网、网络通讯设备、服务器芯片等三大领域。其中,网络通讯与服务器芯片已规划出五年目标,网通基础设施芯片去年市场占有率约15%,预期五年后市场成长,2020年市场占有率可达45%;服务器芯片领域更是ARM直接向对手叫阵之处,推广多年,去年不到1%的市场占有率并不如预期,但席格斯甚至逆向加码,将2020年市场占有率目标从20%上调到25%。

但在上述新领域,ARM都没有如手机领域的稳固地位,还要面对其他积极抢进的同行。

例如,英特尔已决定跳过手机,从头挑战新阶段,近期宣布放弃开发手机处理器,裁员1.2万人,重新聚焦的方向,就是物联网和云端时代需求日渐成长的服务器芯片。在服务器市场,英特尔仍是无庸置疑的霸主,英特尔主导的x86架构服务器是市场主流。

席格斯强调,ARM在智能手机累积的合作关系和模式,在物联网时代拥有优势。他在ARM年度财务报告上指出,手机只是移动运算(mobile computing)的第一波应用,ARM已经抓住第一波,未来第二波、第三波还会跟上。

“我们不会理所当然认为自己在其他领域都有优势。”席格斯对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繁体版记者说。席格斯不讳言,在服务器领域“已有基础的业者”构筑了很大的市场障碍,但在许多网络公司开始为数据储存、分析特定数据等细分的功能使用服务器时,采用ARM架构服务器的机会会大幅增长。市场研究机构IDC则认为,新兴网络业者Google、Facebook、亚马逊与部分中国科技业者,未来在筹建数据中心时,可能会考虑英特尔以外的服务器芯片供货商,这给ARM带来机会。

以下为访谈内容:

Q:ARM在行动装置、智能手机领域取得巨大的成功,但未来智能手机市场成长将趋缓,ARM如何将在行动装置市场的优势,延伸到新兴应用如物联网(Internet of everything)的发展上?

A:我们特别强调商业模式。ARM因为授权商业模式成功,才带来智能手机领域的成功,这个授权模式能让非常多不同的半导体和智能手机厂商,通过拥有ARM的知识财产权(IP),能在各自专精的领域,研发产线差异化;同时因为这样,可以让市场更生动蓬勃。ARM有非常多不同的设计和芯片,共通特点都是低功耗、低成本,这两个特性本就适合物联网的应用。

物联网领域非常广,相关应用需要很多微处理器(microcontroller)、传感器(sensor),也需要非常多网络的连结,给厂商非常多机会,但我们相信,在不同厂商中都能扮演角色。我们就像制造一块块积木,让厂商可以像堆积木一样,很方便地把不同东西组合起来,依据不同需求加装传感器、处理器。这样的商业模式,也可以让整个物联网市场的机会更大、更蓬勃。

Q:ARM在行动装置领域颠覆了过去英特尔(Intel)在PC芯片市场的地位,接下来科技产业将发展到下一个阶段。你是否担忧未来也遇到新的业者,挑战ARM现在的发展模式?

A:我们一直在思考新市场、新技术、新商业模式,不会认为自己既有的成功是理所当然,也不认为在行动装置成功,就等于在物联网时代成功。我们会一直紧密跟各种合作伙伴深入研究市场需求。

Q:ARM在新市场新领域胜出的关键点是什么?

A:第一,我们的商业模式并非单打独斗,而是和合作伙伴一起发展市场;第二,我们非常强调合作,第三,这样的合作建立了一个生态系统。我们非常强调一定是大家在一起,一起赢得新的商业机会,而不是谁赚得比较多。我们的企业文化本身,不论管理层或其他阶层,都很强调跨领域的合作。

Q:在新领域会遇到的主要威胁是什么?

A:基本上无法特定说有哪几个威胁因素。在新领域发展主要考虑的挑战有二,第一是芯片复杂度越来越高,第二是成本的限制,因为还是希望产品在市场大量地生产(因此需要注意成本是否能让业者接受)。我们在每个领域情形不同,希望保持一定的弹性应变能力,大体而言,没有一个特定的威胁,但以上都是会注意的。

Q:物联网是科技业重要趋势,也是ARM未来的重要成长动能。未来五到十年后一般家庭、消费者可以感受到物联网为生活带来怎样的变化?

A:先讲五年吧。基本上先要强调,IOT的应用层面非常广,不管是智能家庭、联结车或是智能城市,但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消费端的用法。个人觉得五年可以看到的,不一定是金钱的利益,而是时间掌控或减少车祸上,有非常大的帮助。例如,基础建设上的改变,智能城市用一些功能去监控交通的状况,时间上少浪费一些。

另外,智能电表、智能能量,无形间可以让生活更智能化,更节约能源,但不会直接看到金钱耗费上的减少,或者行动使用小工具上的感觉。健康照顾方面,也可以通过智能感应,让病人对整个管理进出医院调度病患的照顾达到更高效益,用比较节约的水种出更好的食物,不要浪费更多的食物,让资源更节省,让地球更美好。

第一个五年是在基础建设,IOT需要非常长期的演进,商业的利益不会直接反映在消费者身上,但整个基础建设,更多的是以十年长期来说,可能会看到更多IOT的应用,在不同的领域,这是非常长时间的发展。开始前五年,是各领域可能是医疗智慧家电领域,但之后可能会在平台上面整个普及。

Q:ARM最新推出的芯片架构Cortex A73强调支持手机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VR)的体验,是否代表ARM看好VR成为手机未来重要增长动能?

A:VR会是其中之一,但不会是唯一一个。虚拟现实的技术存在很久了,早期不够好、不够纯熟,也太贵,而现在已经好到某种程度,可以应用到某些应用了,但也还没有到完美的程度,所以会一直成长,改善各种使用和不同的接口。同时,我们现在也一时很难想象会用在哪个情境上?因为事实上想象空间无限大。

Q:目前收益来源最主要动能是手机,预期什么时候会产生变化?

A:ARM在非手机领域的营收来源已比想象中的多。以今年第一季来说,采用ARM架构的芯片约出货41亿个,其中45%来自手机、平板等行动装置领域,55%则包括网络通讯、嵌入式等其他应用,非手机应用超过手机应用。而以收益来说,分为授权(license)、版税(royalty)两部分,我们虽然没有揭露更详细的数字,但非行动装置应用授权的客户,也比行动装置来得多。

Q:手机仍会是科技产品的主流吗?手机产品在ARM扮演的角色仍会是最关键的吗?

A:目前全球有30亿只智能手机,根据市调机构顾能统计,全球所有连网装置有64亿个,到了2020年,顾能则估计会有300亿联网装置。从这角度来说,智能手机可能成为少数。但物联网应用包括智能车、智能农业等,这些联网的应用都会通过5G等网络,与手机融合。智能手机芯片也仍然是我们公司主要的项目。

Q:关于台湾市场,2014年ARM宣布在台湾设立处理器研发中心,目前有没有进一步扩增的计划?

A:ARM有许多非常好的客户在台湾,持续看好台湾市场。ARM很久以前就在新竹建立一个办公室,当时是支持芯片制造的团队为主,但两年前成立处理器研发中心,从两年前到现在研发中心雇用人数成长两倍,我们还是持续看好这个市场,人员持续成长,也会持续投资研发人力。

Q:中国政府近年积极扶植当地半导体产业,许多外商强化当地投资,你怎么看这个趋势?对全球产业的影响?

A:首先,ARM在中国经营非常久,布局已有15年了。我们也持续观察中国市场的成长,与中国业者非常密切合作。ARM的处理器架构低功耗,也很有效率,我们知道这么多年来中国有非常多新兴公司崛起,成功的原因也包括我们一直在背后支持他们。中国的成长对ARM而言是很好的机会,我们也会持续一起成长。

Q:ARM是英国公司,和台湾一样本地市场规模相对较小,不像美国、中国大陆有很大的市场腹地,能否给台湾类似规模的公司一些建议?

A:台湾科技业者已经相当厉害,英国有许多要跟台湾借镜学习,不过基本上,有全球视野是重点。ARM成立的初期,放眼一看,英国只有一家潜在客户,其他可能的客户都在英国以外,因此被迫一开始就往全球市场发展,在美国、日本等成立公司,全球飞。我认为不论是英国、美国、中国台湾,业者应该都一样,一开始就不应只看国内的市场机会,把全球看作主要市场,要成功,就要有全球视野。

Q:你很关注科技新趋势,请问有没有特别注意的科技新产品?

A:一下把我问倒了!我想,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我开的特斯拉(Tesla)电动车,这是让我耳目一新的智能车,重点是通过软件更新,就让使用者一直有新颖体验。如果是关注产品的大趋势,还是物联网、VR和人工智能,每天都有很多亮眼惊艳的新产品出现,虽然有时候也觉得有点恐怖,但代表有很多未知可以期待。

Q:“恐怖”在哪里呢?

A:例如人工智能带来很多讨论,比如是否影响人类的劳动力,让很多人最后失业。但如果真的要讲的话,我认为科技可以带来很多方便,提高效率,我们应该重新调整个人的角色,而不是担心失业。

Q:所以,若讨论到科技的进展究竟是让人更幸福,还是带来更多负面的议题,整体而言你的态度是比较乐观的,对吗?

A:是的,我比较乐观正面,现代科技应该会让人的生活有更多改善,我当然希望现代科技可以让我比祖父更健康。科技在许多方面都可以带来很多福利,相信通过科技,未来资源使用更有效益。撰文/黄国蓉 编辑/冯艳彬

下载商业周刊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中国新城规划可容纳人口34亿 关键问题是“谁去住?”

Residential buildings stand under construction in Jining, China on Monday, May 30, 2016. Shandong got a boost in the past from its proximity to Japan and South Korea, the source of much of its early investment. Now, it's trying to maintain the high growth rate needed to make the same leap they did: from middle- to high-income status. Photographer: Qilai Shen/Bloomberg

中国县以上新城新区到2030年的规划容纳人口规模达34亿

中国现有的住房已经超过所需,“鬼城”越来越多

中国县以上新城新区到2030年的规划容纳人口规模达34亿—或相当于全球目前总人口的近一半—这个目标让中国的国有媒体都感到问题重重。

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小城镇迫切希望加速发展,全国县以上规划的新城新区超过3500个,规划人口是目前中国14亿人口总量的逾两倍。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估计,目前世界总人口为74亿。

新华社撰文对此研究结果作了详细分析,指出这种规划脱离实际,提出了“谁来住?”的问题。

此轮新城扩张正值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提出扩大城镇化之际。根据“十三五”规划纲要,到2020年中国还有1亿人要在城镇落户。根据发改委4月份的报告,人们都倾向于移居大城市,因为有更多的机会,去年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农民工移居小城市。

即便没有这些新城规划,中国现有的住房已经超过所需,“鬼城”越来越多。彭博亚洲首席经济学家欧乐鹰和经济学家陈世渊撰写的分析指出,中国过去五年年均新建住宅超过1000万套,而估计的需求只有不到800万套。

新华社文章引述华南城市规划学会会长、暨南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胡刚称,这种规划显然脱离实际。“规划人口的激进扩张,背后是地方政府对土地指标的狂热追求。”胡刚表示,每多一个人进入城镇化序列,与此对应的人均建设用地指标就多,潜在的土地出让收益就多。撰文/彭博社 编辑/刘馨蔚

总之 中国县以上新城新区到2030年的规划容纳人口规模达34亿—相当于全球目前总人口的近一半。

下载商业周刊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中国药剂师的电子烟引发专利大战

An employee poses for a photograph smoking a V-Revolution e-cigarette inside the company's store in London, U.K., on Wednesday, Oct. 16, 2013. The 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is set to decide this month whether to lump e-cigarettes in with conventional smokes as part of its oversight of the $90 billion U.S. tobacco market. Photographer: Chris Ratcliffe/Bloomberg

竞争加剧之际,电子烟行业成为新战场

据估计,2015年的电子烟行业价值52亿美元

近日,快速扩张的电子烟市场上爆发了一场全球争霸战,争战的焦点是一位中国药剂师10年前发明的技术。

韩力(Hon Lik)为戒掉烟瘾,发明了现代的电子烟。如今,他带来的这种设备正成为一场专利战的焦点,战局双方分别是两家美国烟草巨头和一家英国竞争者,而近几周,随着各方在美国专利商标局(U.S. Patent and Trademark Office)提起诉讼和申诉,这场战斗也愈演愈烈。

各方争夺的是一个已成长为52亿美元的全球市场。随着传统香烟销量的下滑,这一市场也被烟草行业视为大有希望的生命线。

2013年,帝国烟草(Imperial Brands Plc, 总部位于英国)的阿姆斯特丹子公司Fontem Ventures收购了韩力旗下叁龙国际有限公司(Dragonite International Ltd.)的电子烟业务,并获得了相关专利。

今年4月以来,Fontem已经对美国雷诺兹烟草公司(Reynolds American Inc., 骆驼牌香烟的生产商)提出三项专利侵权诉讼,要求后者为其销售的Vuse Solo雾化香烟支付专利费用。

此外,Fontem还对阿尔特里亚集团(Altria Group Inc., 总部位于弗吉尼亚州里士满市)旗下的Nu Mark电子烟公司提出两项诉讼,希望对方减少MarkTen Xl和Green Smoke品牌电子烟的销量。阿尔特里亚集团占据了美国香烟市场一半以上的份额,销量王牌万宝路(Marlboro)也是其旗下品牌。

增长领域

Fontem还希望法院禁止相关公司继续使用其发明,所以这些公司可能不得不对旗下产品做重大调整。Fontem是帝国烟草旗下增长最快的业务之一,得益于专利费用和Blu电子烟业务(Fontem称该电子烟在美国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二,仅次于雷诺兹)。

各方争夺的是电子烟这个快速增长产业的丰厚利润。彭博行业研究(Bloomberg Intelligence)预计,到2019年,全球电子烟和雾化器市场有望增长两倍以上,达到159亿美元。

dianziyan2

在美国成年人群体中,雾化器等香烟替代品正取代传统香烟的地位

烟草企业也在积极行动。

“他们希望抵消核心业务下滑的影响,”晨星公司(Morningstar Inc.)驻阿姆斯特丹的分析师菲利普·戈勒姆(Philip Gorham)在电话访问中表示。“因为到头来,购买他们产品的还是烟民。”

电子烟销售

雷诺兹烟草公司(总部位于北卡罗来纳州温斯顿塞勒姆市)和阿尔特里亚集团也在向Fontem发起还击,他们对后者的8项专利提出了异议。这两家公司在6月28日和7月2日向美国专利局提交的申诉中称,那些新专利只是对旧思路的整合,并未达到创新的法定标准。他们说,有些新专利和韩力之前的专利并没有多大不同。

相比地方法院,这一主张在商标局的胜算更大,因为两种机构采用的法律审查标准不同。而商标局的动作也会比法院更快。

这些专利“十分广泛,基本涵盖了香烟的方方面面,”雷·斯托里(Ray Story)表示,他是雾化电子烟协会(Tobacco Vapor Electronic Cigarette Association)的掌舵者,也是UTVG的创始人,后者旗下有Premium Vapes和Vape Master等电子烟品牌。

“硬仗”

斯托里表示,雾化器设备的发展已经超出了韩力专利的范畴,他将韩力的专利称为“昨日科技”。但斯托里也表示,美国的这场诉讼将是一场“硬仗”,烟草巨头们可能会通过挑战Fontem的专利,以达到压低和解金的效果。

雷诺兹发言人布莱恩·阿切尔(Bryan Hatchell)和阿尔特里亚集团发言人布莱恩·马伊(Brian May)均表示,由于案件正在审理中,公司不便置评。帝国烟草对于记者的评论请求未作出立即答复。

2014年,Fontem对众多企业发起了20多项专利侵权诉讼,其中包括Njoy Inc.、Vapor Corp.以及CB Distributors Inc.。这些公司均与Fontem达成了和解。

“很多企业都在压力下屈服了,并支付了和解金,”斯托里表示。“雷诺兹和阿尔特里亚集团可不是这种角色。”

对Fontem而言,这场战斗是一个在美国提升知名度的机会,毕竟,美国的电子烟市场比后六个市场加起来还要大。

健康影响

毫无疑问,电子烟仍存在风险。这种使用电池的设备能产生一种可吸入的尼古丁雾气,同时不会带来传统香烟中的一些有害物质。但尽管如此,雾化器的健康影响仍存在争议。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从5月份开始对电子烟产业进行监管,涉及的产品包括雾化笔(vape pens)和可重复使用的雾化器。

同时,专利战仍在持续。雷诺兹和阿尔特里亚集团提交了13项不同的申诉,有的是针对同一专利,但申诉的理由不同。

未来六个月,专利局的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Patent Trial and Appeal Board)将就这些申诉和Fontem提交的所有回应材料进行初步评估。一旦他们发现Fontem的专利“有合理可能”在任何一个方面站不住脚,便会提起复审。而最终的裁决还要耗时一年之久。

烟草资本

彭博行业研究的分析师谢伊(Shea)表示,到头来,这场纠纷可能对Fontem的影响更大,因为那些美国烟草企业有充足的资金来还击。

“这完全不可能对这些美国企业造成威胁,因为那些专利已经是昨日科技,”他说。

“Fontem没有为这些专利花什么钱,”谢伊表示,他指的是帝国烟草只花了7500万美元就买下了叁龙国际旗下包含韩力专利在内的电子烟业务。“既然能造成巨大威胁,又有望拿到和解金,何不拿那些巨星开刀呢?” 撰文/Jordyn Holman、Susan Decker 翻译/程玺 编辑/刘馨蔚

总之 快速扩张的电子烟市场上爆发了一场全球争霸战,争战的焦点是一位中国药剂师10年前发明的技术,各方都想在这个已成长为52亿美元的全球市场中抢得先机。

下载商业周刊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祸不单行!正遭证监会调查的特斯拉被曝第三起车祸

tesila

美国国家高速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7月8日致函特斯拉,询问车祸相关信息

车辆是否存在缺陷“尚无定论”

前不久,一辆2015年款Model S在佛罗里达州与一辆卡车相撞,造成了人员死亡,为此,联邦安监部门要求特斯拉汽车公司(Tesla Motors Inc.)提供有关该车当时使用的自动驾驶系统的各类文件和信息。

美国国家高速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表示,尚未确定车辆是否存在缺陷,要求提供信息只是对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进行初步鉴定的一个“正常步骤”。

NHTSA在7月8日致函特斯拉,并于本7月12日披露了信函的内容,其中,NHTSA告诉特斯拉的场地性能工程总监,他们正在检查车祸发生时车辆配备的自动紧急刹车系统和“所有其他”的前向避撞系统。

今年5月,由于一辆特斯拉Model S未能在佛罗里达州避开一辆横穿马路的18轮卡车,致使Model S上的一名俄亥俄州男子在事故中死亡。此后,特斯拉所谓的自动驾驶(Autopilot)功能(配备在了全球逾7万辆汽车上)便开始受到密切关注。特斯拉在6月30日发布的一篇博文中强调,这起车祸是自动驾驶里程累积到了逾2.1亿公里时发生的第一起致命事故,而从整体汽车行业来看,每行驶约1.5亿公里就有一人死亡。

追求设计

NHTSA在这封9页篇幅的信函中详细列出了所需的相关信息,包括辅助驾驶系统的设计描述、车辆投产后的修订内容、测试结果,以及可能与这些车辆的辅助驾驶系统相关的所有事故报告及投诉。NHTSA要求特斯拉在7月29日前对其中一些问题作出回应,并在8月26日前作出余下的回应。

在佛罗里达州的致命车祸后,又有两起车祸被报道出来。据宾夕法尼亚州州警察局周一发布的报告,7月1日发生了一起可能涉及自动驾驶技术的车祸,一辆特斯拉Model X运动型多功能汽车的驾驶员涉嫌粗心驾驶。

与此同时,另一位特斯拉驾驶员告诉蒙大拿州警方,在7月9日的一起车祸发生的时候,他正在使用自动驾驶功能。特斯拉方面也证实,这辆汽车驶出路面时,自动驾驶功能的确正在运行。但据特斯拉7月12日发表的一份声明,当时车辆已经提醒司机要手握方向盘,但他并未照做。

解放双手

“数据显示驾驶员并未手握方向盘,因为在自动驾驶功能启动后,有两分多钟的时间里,方向盘上未监测到受力,”该公司在声明中表示。“这违反了启动该功能时就要同意的使用条款,而每次激活该功能时,仪表盘上都会出现相应的提醒。”

该公司表示,特斯拉建议,不要在未划分车道的路面上使用自动驾驶功能高速行驶。

蒙大拿州公路巡警杰德·肖普(Jade Shope)表示,这位司机(警方未透露其身份)说他的Model X驶离了车道,撞上了支撑电缆的木桩。肖普透露,这起事故严重损坏了车辆的右前部分,并甩掉了一只轮胎,但并未伤及驾驶员及一位乘客。

7月11日晚些时候,肖普向这名司机开出了一张粗心驾驶的罚单。

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7月8日表示,他们也在调查佛罗里达的那起致命车祸。

在问及NHTSA备案一事时,特斯拉方面提到了那篇博文,该公司在博文中表示,他们“第一时间”就向NHTSA通报了佛罗里达州的车祸。而其自动驾驶功能“一直在日益完善,但它还不完美,还需要司机保持警惕”。

美国证监局的问询

据《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7月11日援引一位知情人士的话报道,由于特斯拉在5月中旬增发股票筹资14亿美元,以支付扩大生产的费用,美国证监会(SEC)正对该公司进行审查,以确定他们在此项交易前,是否向投资人充分告知了佛罗里达州车祸的事宜。

特斯拉在增发股票之前,以及在6月21日提出要收购SolarCIty Corp.之前,并未向投资人披露这起致命车祸。证券交易委员会拒绝置评。

“关于此事,特斯拉并未接到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任何沟通要求,”特斯拉方面7月11日在电邮中表示。

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功能可在标记清晰的车道上保持车辆的位置,并依据周遭的车辆情况调整车速,但目前仍处于所谓的测试(beta)阶段。司机在开启自动驾驶功能时不能放任不管,而车辆也会提醒驾驶员将双手放在方向盘上。

“之所以称之为‘测试’版,就是要向那些选择使用该功能的人强调,它还不完美,”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Twitter上表示。撰文/Todd Shields 翻译/程玺 编辑/刘馨蔚

总之 美国证监会(SEC)正对特斯拉进行审查,以确定其在5月增发股票筹资前,是否向投资人充分告知了佛罗里达州车祸的事宜。

下载商业周刊APP,参与每日趣味问答,赢新款Kindle好礼!

在中国清新空气值多少钱?研究发现五年需花213美元

kongqi

最新研究成果发现中国消费者愿意平均支付5.46美元的成本净化空气

“确定消费者为呼吸新鲜空气而愿意支付多少代价,对于新兴经济体有着重要的政策指导意义”

专家们花费数年时间研究污染成本,考量医疗成本、工厂关闭以及交通限行对生产率的影响。眼下经济学家们终于表示,他们搞清楚了消费者愿意为清洁空气付出多少代价。

根据芝加哥大学环境经济学家Koichiro Ito和科罗拉多大学波尔得分校Shuang Zhang最新的一篇论文,为消除每立方米空气中每一微克污染物含量,中国消费者愿意平均支付5.46美元的成本。追踪七年内中国81个城市空气净化器购买习惯的研究结果显示,上述成本相当于五年支出大约213美元。

北京和其他大城市的空气污染会经常触发健康警告,有时当空气中PM2.5浓度达到每立方米250微克以上时,污染会严重到“有害”的程度。研究反映出人们对于呼吸清新空气的关注度越来越高,表现为更多有钱人和中产阶级选择购买空气净化器,其中以进口品牌为主。

“有了衡量人们购买清新空气意愿的指标,就可以帮助领导层确定哪种政策在改善民生方面才是最有效的,”哈里斯公共政策学院助理教授Ito在研究小结中称。

研究人员称,最好的净化器每台售价达到上千美元,污染相对严重地区的有钱人更愿意为清新的空气而支付额外成本。

Ito和Zhang在由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发表的工作论文中称,确定消费者为呼吸新鲜空气而愿意支付多少代价,对于新兴经济体有着重要的政策指导意义。在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间找到平衡是新兴经济体面临的一项关键任务。撰文/彭博社 编辑/刘馨蔚

总之 最新研究结果发现,为消除每立方米空气中每一微克污染物含量,中国消费者愿意平均支付5.46美元的成本。

下载商业周刊APP,参与每日趣味问答,赢新款Kindle好礼!

《口袋妖怪GO》未上线先被山寨 “换皮”后秒登排行榜首

koudai

《皮卡丘Go》和《城市精灵Go》登上中国下载排行榜首位

游戏《口袋妖怪:GO》目前仅在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发布

从中国到加拿大,《口袋妖怪:GO》(Pokemon Go)的火爆正在这些还未发售该款应用的国家吸引未来的口袋妖怪训练师,对于希望挣快钱的开发商来说,这是个好消息。

据市场研究公司 App Annie的统计,有几款希望乘《口袋妖怪:GO》火爆的东风来赚钱的应用程序正在登上德国、西班牙、新加坡和瑞典等国家移动下载排行榜的首位。主要角色与皮卡丘有惊人相似度的《城市精灵Go》(Citymon Go) 在过去几天成为中国下载次数最多的苹果iOS游戏。充斥着各种卡通怪兽的桌面游戏《皮卡丘Go》(Go Pikachu)现在是安卓应用程序商店豌豆荚下载量最多的20款游戏之一。

自上周在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正式发布后,《口袋妖怪:GO》好评如潮。这款游戏甚至引发了一种社会现象:为了寻找“口袋怪兽”,许多美国人、澳大利亚人和新西兰人纷纷来到酒吧、比萨饼店乃至警察局门前转悠。这款应用程序由Niantic Inc.和Pokemon Co.共同研发,推动拥有这两家公司股份的任天堂公司(Nintendo Co.)市值在短短四天时间里飙升59%,增加了110多亿美元。

开发商纷纷押注这款任天堂游戏掘金的潜力,利用人们对以口袋妖怪为主题的游戏内容需求的回升获利。想想看,就连《笨鸟先飞》(Flappy Bird)的克隆版、《抓住小精灵》(Catch Em!)(口袋妖怪的口号是“把小精灵一网打尽”)这样昙花一现的游戏也跻身于跟风模仿的行列。

《一网打尽!饥饿的小精灵》(Go Catch Em All! Hungry Monster.IO)在全球范围内更为流行,据App Annie表示,这款游戏已经在加拿大、德国、荷兰、西班牙、英国和瑞士登上免费应用下载排行榜首位。这款游戏借鉴了去年发布的《细胞吞噬》(Agar.io)的元素,在《细胞吞噬》游戏中,培养皿中的细胞靠吃掉其他玩家来使自己壮大。

“玩家知道,这些游戏都不是正版产品,但是他们下载这些游戏,是希望在真正的应用发布前能有些这方面的体验,”关注日本手游行业的咨询机构Kantan Games Inc.的创始人塞尔坎·托托(Serkan Toto)说,“由于开发周期很短,几名开发者只要数天就能复制几乎任何手游,或者至少让游戏看起来像山寨版。”

《口袋妖怪:GO》的日语版指南甚至成功地在意大利免费应用程序下载排行榜首位停留了三天时间。这款应用程序没有提供游戏攻略,而是汇集了口袋妖怪的新闻和推送广告。在加拿大,售价0.99美元的Pokedex怪兽图鉴数据库成为7月7日以来下载次数最多的付费应用程序,与经久不衰的热门游戏《我的世界》(Minecraft)并驾齐驱。

最成功的智能手机游戏可以分为几个类型,比如《愤怒的小鸟》(Angry Birds)和《糖果传奇》(Candy Crush)这样的对对碰游戏或益智游戏,或者《植物大战僵尸》(Plants vs. Zombies) 这样的塔防策略游戏。由于这些游戏的模式容易被复制,模仿热门游戏的做法也成了可行的商业策略。

《口袋妖怪:GO》的情况却不是这样。这款游戏结合了精确的地图测绘和增强现实技术,这项技术在游戏中加入现实世界的背景,这项技术来自去年从谷歌拆分出来的Niantic。

这并没有阻止《城市精灵Go》的中国开发商进行尝试。像这款热门游戏一样,《城市精灵Go》可以让玩家使用位置数据挑选附近的道馆战斗。但是,《城市精灵Go》缺少增强现实功能,这意味着角色不能与真实的环境互动。这款游戏从3月份起、任天堂公司首次发布这个概念的数月后,在腾讯公司旗下的应用宝(Myapp.com)市场上架。无法联系到《城市精灵Go》的开发商就此置评。《皮卡丘Go》的开发商Skymoon也未对置评请求做出回应。

目前还不清楚Niantic在其他地区发布《口袋妖怪:GO》的时间。目前,渴望获得真实体验的中国游戏迷只能在线购买澳大利亚或新西兰的苹果账号。

“现在有很多供程序员使用的模板,你花60到70美元就可以买到,套用你自己的图形皮肤,就可以打造出一款三消益智游戏,”托托说,“对于《口袋妖怪:GO》这类游戏,你没法这样复制。这款游戏真是耗费心血的创意,不像《糖果传奇》那样容易模仿。” 撰文/Pavel Alpeyev 翻译/孟洁冰 编辑/刘馨蔚

总之 在未发布其正式版本的地区,《口袋妖怪:GO》的山寨版也是异常火爆。

下载商业周刊APP,参与每日趣味问答,赢新款Kindle好礼!

中国股市有个年赚57%的交易策略?

epa05289093 Chinese investors sit in front of large screens displaying share prices at a securities brokerage house in Beijing, China, 04 May 2016. The Chinese stock market opened low on 04 May, the benchmark Shanghai Composite Index down 0.05 percent closed at 2,991.27 points and the Shenzhen index down 0.18 percent lower at 10,422.8 points.  EPA/WU HONG

中国股市里最另类也最赚钱的投资策略之一正在备受打击

“证监会需要让所有合格的公司自由上市,不要有任何限制”

随着中国决策层着手处理他们自己帮助造成的一个股市怪象,中国股市里最另类也最赚钱的投资策略之一正在备受打击。

这个策略有效地利用了政府对股市的干预。虽然基本面分析派对它嗤之以鼻,但它的简单直白多年来对中国的散户投资者具有难以抗拒的吸引力。

简言之,这个策略是这样的:买入那些市值最小的公司股票,不用管他们的经营情况,持有这些股票等待他们成为反向收购的对象(即买壳上市)。因为中国监管部门严控企业上市审批,令这种交易策略大行其道。

gushi2

其结果是,这类除了上市资格之外身无长物的股票表现抢眼。一位投资者如果在年初买入A股市场市值最小的10只股票,年底卖出,第二年继续照章办理,那么在截至2016年初的10年中,他的复合年回报率将达到57%,是沪深300指数涨幅的三倍多。彭博汇总的数据显示,过去两年,那些市值最小的A股上市公司大约三分之二都宣布了合并计划。

但这种策略最近不灵了。随着证监会在新主席的领导下出台措施遏制借壳上市,那些市值最小的公司股价今年平均下跌了1.2%。

金旷投资的首席策略师张海东认为,这种策略是否就此作古,取决于证监会改革承诺的实施速度。他说,最近的打压不太可能有持久影响,但如果决策者采取新的IPO制度,由市场参与者而不是政府来决定IPO的规模和时机,那么反向收购的需求将会下降。

“这个现象说明我们的股市还落后于发达市场,”张海东说。“证监会需要让所有合格的公司自由上市,不要有任何限制。只有这样,那些壳公司的价值才会降低。”

彭博记者向中国证监会发传真寻求置评,未有立即回应。

虽然中国决策者一直管着IPO频率步伐,但最近几年对新股发行尤其谨慎,担心新股太多会导致6.3万亿美元市值的中国股市下跌。根据证监会网站和彭博汇总的数据,目前等待IPO审批的企业超过800家,超过过去5年发行上市企业总数。热衷上市的企业转而采取反向收购的方法,以获得上市的融资与流动性优势。

自然而然,那些市值最小的公司往往是最经济的买壳对象。彭博汇总的数据显示,自1月1日以来,10家市值最小的A股公司中有6家宣布或重启了并购计划,与去年比例相同。

持续上涨

过去10年有7年属于市值最小公司之列的国农科技一直有卖壳传言。虽然该公司最近一次在2014年8月份进行了否认,但今年,公司宣布进行重组,剥离房地产投资,买入医药资产。在截至去年12月的三年中,该股累计上涨461%。

押注壳资源的策略一直回报丰厚,过去10年中仅有两年遭遇损失: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2011年当局短暂打击买壳上市。

不包括停牌股票和创业板股票,这个策略在截至2016年初的10年中平均回报率高达57%,而巴菲特的柏克夏股价年均涨幅只有8.4%,过去10年美国股市表现最好的股票之一亚马逊年均涨幅也只有30%。

交银国际驻香港的首席策略师洪灏说,这其中可能有“小公司效应”,市值小的公司长期而言往往跑赢大盘。

新规

尽管回报如此诱人,但风险也是存在的。最大的风险之一就是,即使宣布了相关交易,买壳上市(在交易所公告中往往称之为“重大重组”)也可能永无落实。

在今年披露反向收购计划的6家小公司中,至今无一完成交易;去年宣布计划的公司中仅有1家完成了交易。

ST皇台在2月份宣布重大重组项目,但在3月份宣布终止这一计划。该股5月份升至4年高点,随后下跌33%。媒体报道称监管部门收紧了反向收购规定,并有消息称该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而被调查。彭博记者致电该公司董秘办公室,无人应答。

新股发行改革

中国证监会发言人邓舸上个月在北京的一个记者会上说,决策者正在修订重大重组相关规则,遏制反向收购方面的投机。财新5月11日报道称,证监会已经叫停上市公司跨界定增,涉及互联网金融、游戏、影视、VR四个行业。之前,低增长行业的公司扎堆向所谓新经济领域的公司兜售他们的壳资源。知情人士5月份表示,中国证监会正在考虑限制中概股借壳回归措施,其中包括对中概股回归的估值,按照一定的市盈率进行限制。

“短期内,这种打击可能导致壳资源价值大幅下降,”汇丰晋信基金管理公司的基金经理丘栋荣表示。“但在长期看来,这可能被视为利好,因为收紧的目的是恢复市场的正常融资功能。”

当局限制反向收购盛行的最简单做法,莫过于放松IPO控制。虽然中国正在研究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但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3月份表示,研究论证需要相当长的一个过程。

洪灏说,最差的公司经常因买壳上市受到追捧,这是不正常的,希望这一点会有改变。撰文/彭博社 编辑/马杰

总之 随着中国决策层着手处理他们自己帮助造成的一个股市怪象,中国股市里最另类也最赚钱的投资策略之一正在备受打击。

下载商业周刊APP,参与每日趣味问答,赢新款Kindle好礼!

您的好友新“铁娘子”已上线

tieniangzi

新任英国首相不会迅速启动退欧条款

特雷莎上任之际,英镑跌至撒切尔夫人时代以来新低

从英格兰中部返回伦敦的途中,特雷莎·梅(Theresa May)得知自己即将出任英国下一任首相。她刚刚发表了第一次、(事实证明)也是唯一一次首相竞选演说。

在仅存的对手意外宣布退出角逐后,梅从执政党英国保守党的领袖竞选中胜出,这一时刻可以说是这位59岁内政大臣走向政坛巅峰历程的缩影:专注于自己的执政能力,让周围的竞争对手自乱阵脚。她任职的部门在英国政府中至关重要,负责移民、治安和国家安全事务。

现在她将出任首相,这位被一名保守党资深人士评论“很难对付”的女性,必须要证明自己有多么沉着冷静。目前英国因退欧决定局势震荡,退欧运动的领袖纷纷退出角逐,梅必须顶住尽早启动退欧谈判的压力。她还必须安抚那些将英镑推低至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时代以来新低的投资者。作为英国首位女首相,撒切尔夫人曾在20世纪80年代执掌大权。

特雷莎·梅给人的第一印象和她击败的那些竞争对手截然不同。她缺少前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狂放不羁的魅力,没有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的政治算计,也没有退欧派旗手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的意识形态热情或是保守党党魁竞争对手安德烈娅·利德索姆(Andrea Leadsom)欧洲怀疑主义的资质。目前还不清楚这些人会在本届新政府担任什么职务。

不讲八卦

“我知道我不是个浮夸的政治家,” 特雷莎·梅宣布参选时说,“我不经常出现在电视演播室,我不在午餐时讲别人的八卦。我不去议会酒吧喝酒。我不是那种善于表露感情的人,我只是把我面前的工作做好。”

但她绝不是无所作为的沉默角色。她的职业生涯不乏充满政治勇气的标志性时刻。2002年,特雷莎·梅被任命为英国保守党主席,负责执掌党内机制、激励活动分子。她在保守党大会上语惊四座,说选民把保守党视为“作恶党”。2014年,时任内政大臣的特雷莎告诉警察工会,他们必须“面对现实”,解决警察队伍内部的弊端,引得他们勃然大怒。

考虑目前情况,特雷莎·梅需要这样的强硬态度。她的首相任期可能主要在英国与欧洲领导人的谈判中度过,许多欧洲领导人正敦促英国尽快脱欧,启动《里斯本协定》第50条条款,正式开始为期两年的退欧谈判。此外,英国财政部警告脱欧公投会使英国陷入经济衰退,而苏格兰可能会进行第二次独立公投。

“普遍观点认为,她是个实用主义者,”赛文投资管理公司(Seven Investment Management LLP)投资经理本·库马尔(Ben Kumar)说,“她可能在短时间内专注于首相的工作,不过她会逐步解决各种问题。”

可靠人选?

梅对于英国脱欧的反对不是那么强烈,这或许有助于她与欧盟领导人的谈判,但同时也可能在国内引发问题,保守党脱欧人士也许会责怪梅未能兑现他们的承诺。

“在英国政治历史上这个极为动荡的时期,特雷莎·梅努力表现出可靠且能力出众的执政形象,”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马修·古德温(Matthew Goodwin)说,“然而我怀疑她也有长远的雄心壮志,想重新塑造英国、确保保守主义在英国政坛中心占据主导地位。”

1997年,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领导的工党在选举中挫败保守党,梅随后进入英国国会。在此之前,她在金融领域工作了20年,最初任职于英国央行,此后在支付清算服务协会(Association for Payment Clearing Services)工作。

在竞选英国首相的演说中,特雷莎称她的执政方针是放慢速度,实现“政治稳定性和经济确定性”。她拒绝了立即举行英国大选的提议,明确提出2016年不可能激活里斯本第50条条款,称英国退欧谈判首先要得到“各方同意和明确”。

牧师的女儿

牧师女儿的身份将为梅提供建立同盟的机会,主要是与最重要的欧盟领导人、同为牧师女儿的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结盟。尽管默克尔多次表示不会进行非正式谈判,梅依然希望她能够进行这样的会谈。

梅阐述了她上台后可能采取的对策:尽可能地让英国进入欧盟单一市场,同时结束欧盟国家居民在英国工作和生活享受的自由。但欧盟领导人表示进入单一市场与自由流动待遇不可分割,所以这些目标从表面上来看不大可能并存。

在英国国内,梅面对的局面可能容易一些。工党国会议员认为,工党领导人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正在引导他们走向灾难,于是试图罢免他的领袖地位,然而科尔宾在党内激进分子中颇具声望,不可能轻易下台。深陷内部斗争的工党让梅有机会在英国政治中心占据主导地位。

她也阐述了自己经济观点的一些细节,比如支持英国财政部发行债券为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融资,希望英国政府专注于解决生产率增长乏力的问题等。

她还有些政策可能来自工党的主张,比如用股东投票表决来约束公司高管薪酬、提高薪酬透明度、处罚公用事业公司和银行的反竞争行为、迫使跨国公司缴纳更多税款、保护英国工业领军企业等。

梅接受保守党党魁的演讲表明,她打算充分利用这个机会大展身手。“我们要为我们国家的未来打造一个广阔、崭新而积极的前景,”她说,“这个前景不是让国家为少数特权阶层服务,而是为我们每个人服务,因为我们将让人民更多地主宰自己的生活。”撰文/Robert Hutton、Alex Morales 翻译/孟洁冰 编辑/乔燮阳

总之 特雷莎接任首相之后的英国令人拭目以待。

下载商业周刊APP,参与每日趣味问答,赢新款Kindle好礼!

二次元的逆袭:在酒吧捕捉限量妖怪

1

实体店们发现自己正处于一场虚拟游戏狂热的中心

“有个小哥还跑去厨房说那里有个稀有妖怪,是有点奇怪”

2

一名职员走过东京口袋妖怪旗舰店的比卡丘墙。2016年2月24号,被任天堂有限公司授权的多媒体口袋妖怪在2月27号迎来20周年纪念日。摄影:Yuriko Nakao/Bloomberg

这个周末,来往皇后区L’inizio’s Pizza酒吧的顾客们对Pizza饼和冰啤酒并不感兴趣,他们需要的是更多的精灵球。

这家Pizza酒吧成为了第一批迎合这个虚拟风潮的实体店之一,任天堂于美国时间7月6日(中国时间7月7日)发行了AR游戏《口袋妖怪Go》。游戏的一部分需要捕捉虚拟的口袋妖怪,但只有通过手机摄像头观察周边环境才能看得见,而L’inizio’s则与这些虚拟妖怪们一同匍匐着。玩家们可能会看到停留在酒吧凳子上的小火龙,或者在洗手间里找到卡比兽,而那些不玩这款游戏的顾客便会看到一群紧盯着手机屏幕的人在酒吧里走来走去。

3

根据数据提供商SimilarWeb,在上架仅仅几天之后,美国的安 卓用户们花费在Pokemon GO上寻找宠物小精灵的时间就已经超过了他们使 用一众社交软件的时间,包括Facebook公司的WhatsApp和Instagram。这 款上周在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iOS及安卓平台上推出的游戏,已经为任天堂新带来了70亿美元的市值。

食品和饮品销售额与一个普通周末相比高出了30%,Pizza店经理Sean Benedetti透露。这款游戏选择哪一个公共场所作为作为精灵隐藏地其中一部分是靠巧合,而也有一部分是依据精明的策略。

29岁的Benedetti花了10美金在“引诱模型”上,一个游戏内付费功能,用于吸引妖怪们去某个特定的地点。玩家们马上马上就会发现L’inizio’s是个值得去的地方。“人们因为这个游戏都突然出现了,”他说。

从某种角度来看,《口袋妖怪Go》达成了一项特别的丰功伟绩。以往利用定位服务的智能手机应用一直似乎一直以来不太待见实体店。像苹果旗下的软件Beacons,以及其他通过定位给消费者提供折扣信息的软件,通通将店主对于移动终端能增加销售的希望破灭。

像《口袋妖怪Go》这样的在每一部有定位功能的智能手机上运行的AR游戏,有潜力给予商家Beacons没能够给的。不难想象开发商可以在游戏中出售广告机会给当地商家,或甚至拍卖将商家变为玩家目的地的承诺。任天堂和Niantic Inc., 以及《口袋妖怪Go》的开发团队对这此不予置评。

“定位广告将会在增强现实(AR)中被推动,正因为像《口袋妖怪Go》这样的游戏。这会激励更多的知识产权进行地理坐标定位,这会对人们到访的地方有着直接的影响,”彭博行业研究的分析师Jitendra Warel说。390亿美元手机游戏产业全球总收入中的8%如今都来自游戏内广告。根据彭博行业研究,这个比例还会增长,虽然增长得不会太快。

不是每一个商家都能从《口袋妖怪Go》的狂热中盈利。Internet Archive (网站时光倒流机器)的三藩市办公室是游戏的一个“道馆”,一个玩家组织口袋妖怪对决的理想场所。这个地方原先是个教堂,而许多游戏中的”道馆“都是宗教场所、装置艺术、或者相似的公共设施。为防止参观者进行攻击,团队设立了标牌写道:“请随便在团队的秘密道馆里战斗,但请不要打扰到我们的工作人员。” 这个团队每周五都会提供公共参观,而参观者则都专注地看着自己的手机。在布鲁克林一个叫Pacific Standard的酒吧之外,一个写着相似忠告的黑板也被挂了起来:“妖怪只为在店内消费的顾客提供!” 30岁的店主Ryan Kahl说,这其实大多是个笑话,虽然他也表示这些天来蜂拥而至的客人使他感到非常不真实。“有一个小哥还跑去厨房了,因为他说那里有个稀有的妖怪,” Kahl说。“是有那么点奇怪的。”

4

来访Pacific Standard的人因为这款游戏多了许多,Kahl说,但他还不确定这对于他的酒吧来说是不是一件好事。他对于这些玩家将会成为店内消费的顾客表示乐观,尤其如果这场狂热能维持整个夏天。“我看到许多人走上门前,看了看这个地方,然后便离开了,” Kahl说。“我们希望当天气变得越来越热,人们也会需要食物和水来补充能量。” 也有一些酒吧老板商量着举办一场口袋妖怪主题的Bar Crawl(不停的变换酒吧喝酒)。

L’inizio’s 酒吧的Benedetti和Pacific Standard的Kahl都表达了在未来通过游戏与任天堂合作宣传的兴趣。Kahl还没为“诱饵”支付10美金,但他表示他可能在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期间会这么做;Pacific Standard以吸引顾客一起在电视上看政治事件而闻名。“一想到我现在要将《口袋妖怪Go》算入我每月预算的固定成本中,就觉得非常奇怪” Kahl说。

另一方面,玩家看上并没有为现实商业与虚拟游戏的交融所感到恐慌。31岁的Jon Schubin,在《口袋妖怪Go》发布的那个周末花了3~4个小时玩这款游戏,也因此进入了两家商店。他是否愿意为获得一只罕见的妖怪或者来到一家“道馆”在店内消费呢?Schubin说他会考虑。“最重要的其实是尊重游戏和玩游戏的经济学,”他说。“有许多将赞助的内容融入游戏的方式。”

37岁的Shaun Farrugia则愿意为了游戏的进程光顾一家商店:“如果寻找一只罕见的妖怪就像要在纽约找一个干净可用的厕所一样,那我愿意买一瓶苏打水。” 撰文/Polly Mosendz、Luke Kawa 翻译/何孟乔 编辑/何孟乔

总之 《口袋妖怪Go》这样的AR游戏会激励更多的知识产权进行地理坐标定位,对于人们到访的地方会有直接的影响。

下载商业周刊APP,参与每日趣味问答,赢新款Kindle好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