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ady365封面大片——宋佳 文艺范儿不是装出来的

理想是什么?爱是什么?自由是什么?宋佳从来不做过多的解释和表达。答案都在她自己的心里。

她按照自己的想法肆意活着,德艺双馨老艺术家范儿,帅气时尚icon范儿,都是她。她不受任何拘束。

“我明明是摇滚明星!”

拍摄场地是北京一个著名的摇滚演出live house,宋佳早早就到了现场,一进门就难掩兴奋。“这地儿我以前也老来。这几年没怎么来,不过还是老样子。”她在舞台前晃悠着说。

拍摄开始,她拿起一把吉他开始弹—真的吉他,还挺贵的,不是那种随便糊弄人的道具吉他。她以前学民乐,在音乐学院的时候学过几节吉他课,“所以能比画两下”。弹了几下,她不满地扬眉笑道:“这吉他多久没弹了啊?走音都走成这样了!”

摄影师一边拍着,她就开始自顾自地给吉他调弦。拧几下,侧着脸弹几下听听音准,一组拍完,她也把琴调好了,即兴拨着弦唱了几句。浑然天成的舞台感。下面有人嘀嘀咕咕:“听说宋佳以前当过民谣歌手……”被她耳朵尖听见了,开玩笑接道:“什么民谣歌手啊,我明明是摇滚明星!”说完仰头哈哈大笑。

虽然是自嘲,但在灯光和乐器的环绕下,她一身帅气的装扮和自然散发的浑不论气息,确实有几分摇滚的神韵:率性、自然、豁得出去。“摇滚精神一两句说不清,你非要一句话说清,摇滚的精神可能就是自由、反叛精神和爱,爱自己、爱别人。这些都是我骨子里有的东西啊,哈哈。”

她曾经喜欢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摇滚乐,但她在学校学的其实是民乐。“虽然学民乐的孩子都要求规矩、古典、优雅,但我骨子里都觉得那些太扯了。”她大大咧咧地说。她是一个喜欢打破条条框框的人。

比如,谁规定她只能当一名民乐手,而不能当演员?谁规定她只能演某一类角色,而不能演另一类角色?谁规定当演员只能靠炒作才能红,不能用作品说话?

她不信这些。她从来不顺从于那些固有的限制。她想做什么事情,就一定要冲破那个横在眼前的栅栏。

“我有一颗无比柔软的心,我可以体验、感受到各种感情,但我还是会有强硬的一面,坚持我觉得对的东西,可能别人觉得我挺倔的,我是不会听别人的。”她扬起下巴说,脸上是坚持努力过的人才会有的骄傲。

“不想去分析我是什么样子”

和现在动辄十五六岁出道的演员相比,宋佳当年出道算是晚的。从表演系毕业几年,才开始进入公众视野。但对她来说,也正是时候—她第一次在电影里出现,就已经非常成熟。

她在《好奇害死猫》里的角色,至今仍是许多文艺青年的心头之爱,因为她足够天真,足够复杂,也足够真诚,她身上的落寞和茫然,不带任何一点矫饰。演这样的角色,一不小心就会被人认为“作”,她却不动声色地击中了观众心中那根柔软的弦。

从此,“宋佳”似乎成了某种质量保证之一。许多男性观众迷恋她带着些许锋利质感的风情,但更多人看到的是一个个鲜活不同的女性,她们都感情丰富,充满张力。

即便是在徐浩峰的《师父》里,那个极难拿捏的“师娘”角色,也被她演绎得恰到好处—放在别人身上,这样的角色也许会变成一个灾难。

“以前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这次师娘的角色我自己都觉得好美啊,怎么会那么有味道。这次也是徐浩峰导演的要求,他希望演员的表演是美的,以前我也没遇到过这样的角色。这个角色如果是别人来演就会觉得有点怪,因为她的台词很不好驾驭,阅读是有感觉的,说出来会显得有点怪,我还OK。”她谦虚地笑。

她是个天生的演员,演起戏来全然抛开自己,不管不顾。“我都好久没在戏里漂漂亮亮的了,以前没想过,我向来把拍杂志、拍大片、拍戏分得很开,演戏不是为了展示你的漂亮的,还是以角色为主,杂志大片要有态度,所以我分得很清。”

她在戏里时常给人冷艳感,在现实中却是大大咧咧,看似难以调和的矛盾,她却觉得“不用平衡,因为都是我,都是自然流露的,根据角色去变化成角色的样子。我就是好好生活做好自己,不太想去分析我是什么样子。而且,在现实生活中冷艳挺可怕的吧,不累吗?”她哈哈大笑。

她非常擅于开玩笑,尤其喜欢拿自己开玩笑—善于自嘲的人,往往都有着强大的内心。说到这里,她又拿自己“开涮”了一下:“对啊,这你都看出来了。我觉得在工作的时候,就是让大家觉得轻松好玩,要不然挺乏味。不过我没那么强大,我是外强中干的。”

必买 | 撞衫可怕?同款不同穿法才是最大伤害!

↑(左)当地时间2016年5月18日,法国戛纳,Irina Shayk出席第69届戛纳电影节L’Oreal派对。

iLady犀利点评:Irina威武,直接放弃长袖内搭,真空穿上这款闪片连衣裙,这胸器、这美腿、这露出的好身材,性感热辣,快点收敛一下吧!会美到没有朋友的!

↑(右)当地时间2016年2月25日,意大利米兰,刘雯出席米兰2016秋冬时装周凯文·斯特罗姆晚宴。

iLady犀利点评:相对来说,wuli大表姐则矜持很多,褶皱内搭Tunics长及膝盖,倒是让这款性感裙装多了些优雅与内敛,搭配流苏凉鞋,复古时髦走起。

↑(左)当地时间2016年5月12日,Gigi Hadid与朋友在纽约中央公园。

iLady犀利点评:看着简单的一件T恤,被Gigi一穿便透着满满的Chic感。Gentle Monster的镜面墨镜、浅蓝色chocker与短靴相呼应,明星范迎面扑来,当然,好身材好衣品怎么秀都可以!

↑(右)当地时间2016年4月7日,Alessandra Ambrosio离开瑜伽中心。

iLady犀利点评:和Gigi撞衫本来就是个杯具,再加上Ambrosio一身运动瑜伽装扮,黑色打底裤、腰间绑上牛仔夹克,即便有墨镜,也无力扳回局面,小编只能为她摊手。

↑(左)当地时间2016年6月20日,时尚买手Elina Halimi在2017春夏米兰男装周的街头。

iLady犀利点评:Elina Halimi巧妙地以Victoria Beckham长裙搭配这款个性张扬的流苏卫衣,踏上电光蓝绑带凉鞋,吸睛却不刺眼,优雅依旧。

↑(右)当地时间2016年6月17日,时尚博主Yuwei Zhangzou在2017春夏佛罗伦萨男装周的街头

iLady犀利点评:身材比不过人家,当然只能用搭配来补咯!Yuwei Zhangzou以黑色简约短裙来烘托卫衣的设计感,白球鞋诉说着当下时髦的运动风,再拎一款同样张扬的Mini包,有型!

零重力咖啡难题被攻克 空间站宇航员独享意式浓缩

kafei

意大利人勇于挑战终极领域,帮NASA攻克棘手难题

“哪怕只是一杯优质好喝的咖啡这样微不足道的东西,我们没有理由不让它出现”

就在一年多以前,在距离地球上方322公里的国际空间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意大利宇航员萨曼莎克利斯托佛瑞提(Samantha Cristoforetti)把一颗塑料胶囊放进一个尺寸和形状类似家用保险箱的机器里。她打开一扇有机玻璃门,把一小袋清水系在进气阀上,再把一个更小的空塑料袋固定在上面。然后关上门,把机器打开,等着她的咖啡。

我们在很久以前就解决了在地球上制作咖啡的难题。但是,当意大利工程公司Argotec承接了为空间站打造咖啡机的项目时,他们才意识到这是一个超乎想象的挑战。由11名工程师组成的团队(其中7名是全职)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才开发出这套能在微重力下工作、又能达到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安全标准的咖啡制作流程。“我觉得我们当中没人想过,这个机器的每个零件都会被修改。”约书亚霍尔(Joshua Hall)说。他是参与ISSpresso咖啡机项目的工程师之一。

kafei2

由意大利工程公司Argotec制造的ISSpresso咖啡机

要制作蒸馏咖啡,必须要让近乎沸腾的水通过磨成细粉的咖啡豆。如果用普通水壶放在家用炉灶上烧水,锅底的水密度较小,产生的对流气流把热量传递到容器内的各处。当水沸腾时,蒸汽就会推进到上方的空气中。但是热水在零重力下就不是这样工作了;它不会上升。即使变成蒸汽,它也是在原地踏步,一直停留在加热元件附近。这样就会形成一个过热的、危险的、悬停在水球中的蒸汽气泡。Argotec的解决方法是让水通过一条细窄的钢管,确保它永远不会形成热气泡。

但是压力问题还没有解决。根据NASA的安全标准,任何超过每平方英寸60磅的压力(约等于4个大气压)都被视为危险,而煮咖啡所需的压力至少是这个数值的2倍。为了将压力骤增的危险降至最低,工程师们用柱塞泵代替了传统的旋转泵。柱塞泵类似注射器里的泵,由一个能提供恰好足够动力的电动马达驱动。

泄漏问题又是一项挑战。在微重力下,水无法聚拢,四处漂散。所以每根管子都配有释放阀,将水冲入咖啡机的中央室。之后再用毛巾擦干净就可以了。工程师们还设计了一个装置,能把空气通过胶囊吹入咖啡“杯堂一个拉链袋金这样就能清空在舱内四处漂移的液体。

咖啡豆就不需要重新设计了。咖啡机项目的领投方,意大利咖啡公司Lavazza挑选了一款适合美国人口味的阿拉比卡综合咖啡豆,再按意大利人的偏好,将之烘焙到能制作特浓咖啡的程度。不过,胶囊外壳还有待改进,以免在被点燃时释放有毒气体。

和其他航天科技一样,该项目的成果也可以应用在地球上。Argotec和Lavazza提交了两项专利申请:一个是家庭节水喷气装置,另一个是在零重力下弹出胶囊的金属柱塞,后者可以应用在壁挂式咖啡机上。

kafei3

“航天咖啡”听起来或许很无聊,但是就像音乐、给家人打电话,以及家中令人舒适的物件一样,它对那些处在狭小空间和压力状态下的宇航员们的心理健康有好处金而随着NASA开始探索载人登陆火星的可能性,宇航员的心理健康只会变得更加重要。“如果有什么东西能减轻宇航员们的疏离感、孤独感或疲惫感,哪怕只是一杯优质好喝的咖啡这样微不足道的东西,我们没有理由不让它出现。”休斯敦NASA约翰逊宇航中心(Johnson Space Center)的航天精神病学主任加里贝文(Gary Beven)说。

从克利斯托佛瑞提的反应可以看出,这个项目取得了成功。用拉链袋喝了第一口咖啡后,克利斯托佛瑞提对着相机露出微笑,还竖起了大拇指。然后,她挤出了一个大理石大小的咖啡气泡,然后轻轻地向前飘浮,用嘴接住了它。 撰文/ Bob Parks 翻译/赵萌萌 编辑/刘馨蔚

总之 意大利人勇于挑战终极领域,帮NASA攻克棘手难题,现在宇航员可在太空无重力环境下享受咖啡。

下载商业周刊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求生还是送命:中国病人为何要自己调配药物

yaowu

目前在中国仍然买不到救命的丙肝药物

制药公司吉利德和百时美施贵宝正努力将新药引入中国

去年,由于健康状况因为丙肝而急剧恶化,史蒂文·王(Steven Wang)决定亲手把握自己的命运。由于中国对外国药有严苛的审批要求,王先生需要的处方药在中国还无处可寻。作为权宜之计,他亲手配制了一种替代药物。

王先生居住在上海,是一位客服工作者,他从中国一家农药化肥厂购买了几克daclatasvir——这是百时美施贵宝公司(Bristol-Myers Squibb Co.)的药品Daklinza中的主要成分,而后者在中国尚未通过审批,目前,一些中国化工企业只能为国内的研究部门提供这一化学物质,或者提供给海外的制药企业作为制药的原料。

yaowu2

王先生使用一台电子秤和一个迷你勺子,将这些化学品分成了100多份,然后将它们装入了从中国版的亚马逊(Amazon)——淘宝上购买的空胶囊中。他服用了12周这样的自制药物,并搭配服用了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的热卖药Sovaldi的印度仿制药,王先生透露,后一种药的卖家是他在中国最大的搜索引擎百度上找到的。王先生通过自己的调查发现,在美国,搭配使用Sovaldi和Daklinza来治疗丙肝的治疗方法已经获得了批准——丙肝是一种血液传播疾病,会损害肝脏,甚至引发肝癌。王先生说,三个月后,他发现自己已经痊愈。

他很幸运。毕竟自己在家中调配强效的化学物质,一方面可能受到污染,一方面调配的比例不好把握,病人可能因此产生严重的副作用或抗药性。然而,由于中国对外国药的审批流程旷日持久,一些关键的药物在这个国家依然无处可寻,中国的患者只好去尝试这种有潜在危害的做法。

吉利德和百时美施贵宝在美国和世界各地销售丙肝治疗药物,并允许印度药厂在100多个低收入国家销售廉价的仿制药。但这两个公司的丙肝治疗药物在中国均未获批准,中国的药品审批体系往往会让新药上市的时间延迟数年之久。这也意味着,那两家公司失去了进入庞大的中国市场的机会——据世界卫生组织(WHO)估计,中国有丙肝患者约1000万。

中国化工企业向印度仿制药厂提供制造肝炎药品的原料,而随后,其中的一些药品又会跨越半个世界,消无声息地重返中国。在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旗下的网络社交平台QQ上做一番搜索,可以找到大量的聊天群,个个都宣称可提供印度仿制药,或提供前往印度的医疗旅行服务。一些中国和印度的商人们表示,他们正运送大量绝望的病人前往新德里买药。与此同时,王先生这样的病人则会通过调配原料来亲手炮制药品。而所有这些需求也催生出了一个庞大的肝炎药的灰色市场,令监管部门难以应对。

“病人们正将目光转向别处,”医疗调查和咨询公司Decision Resources Group的一位分析师Jonathan Chan表示。“但他们有可能会买到假药。”

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处的肝炎顾问Po-Lin Chan表示,没有正规的医生处方,仅仅在网上购买药品,有可能会买到不匹配病毒基因型的错药,或者会买不够量,而无法发挥完全的疗效。Chan表示,这些新药的药效很强,如果使用不当,可能面临抗药性的风险。而如果疗程安排不当,体内的病毒也无法清除。

大量积压

眼下,吉利德和百时美施贵宝都正在中国开展临床试验,他们的药品也获得了中国的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优先审批权,但后者并未透露审批会何时通过。两家公司也都拒绝透露他们提交申请的日期。

由于中国的监管方有大量积压的申请有待处理,同时,中国要求必须在本土开展人体实验,因此,跨国企业要让一种外国新药通过中国的审批,可能要花上四年甚至更久的时间。与此同时,中国也在加大举措,以大幅削减外国药品的价格,这对于力争将昂贵的新疗法带入中国的跨国企业们来说更是障碍重重。

相比过去的肝炎药,吉利德的Sovaldi见效更快、也更可靠,在美国,服用此药的一个12周的疗程要花费8.4万美元。2014年,吉利德同意了让几家印度药厂在101个低收入国家销售该药的仿制药,从而将一个疗程的价格控制在了900美元以内。

据彭博社5月份见到的一份政策文件草案,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正在考虑让这些公司做出保证,以确保中国的药价不高于包括印度在内的六个周边市场。而如果此项政策正式实施,“将会对跨国药企产生重大影响,它们有充分的理由表示担心,”BMI Research的分析师Ang Wei Zheng表示。

该分析师认为,中国不太可能实施如此严格的规定,否则或将进一步拖延药物的审批流程。但有关此项政策的讨论,还是为吉利德和百时美施贵宝在中国为这些重头药的定价能力打下问好。

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对记者的评论请求未做答复。

yaowu3

与此同时,病人购买这些药的能力也将取决于它们的定价。王先生透漏,他花了8000元人民币买了10克daclatasvir,再加上买仿制药的钱,整个治疗过程,他一共花了人民币15,000元。他觉得,能用上买得起的药,冒一些风险也是值得的。“我当然担心副作用,”他说。“我想一旦出现什么问题,就马上停止服药。”

灰色市场

Hepatitis C virus (HCV). HCV causes a hepatitis that is transmitted through the blood stream (intraveinous drugs, professional exposure and nosocomial transmission). During chronic hepatitis C, cirrhosis can develop 10-20 years later, with a risk of hepatic cancer. Image produced using high-dynamic-range imaging (HDRI) from an image taken with transmission electron microscopy. Viral diameter around 22 nm. (Photo by: BSIP/UIG via Getty Images)

丙肝病毒(HCV)。本图通过透射电镜、并使用高动态范围图像成像(HDRI)技术生成。病毒直径约22纳米。HCV可引发一种经血液传播的肝炎(静脉注射、职业性接触或医源性感染)。而感染慢性丙肝的患者,可能在10-20年后出现肝硬化,并有患肝癌的风险。

而在外国企业等待许可之际,对丙肝药物的需求也为陆勇(经营着一家医疗旅游机构)这样的本土商人带来了大笔收入。陆勇在去年名声大震,他因为在2014年帮助中国的癌症患者从印度购买廉价的仿制药,而被指控销售假药,但后来被判无罪。如今,他的业务也涵盖了为病人提供治疗丙肝的药物,他说他已经不再把药带进中国,而是会安排病人们飞去印度,在当地的私人医院里接受治疗。

在其公司兰逸海外就医咨询中心(Bluehealthcare Overseas Medical Consultation)的宣传页面上,一些照片展示了印度本地团队张开双臂、欢迎从面包车上下来的中国病人的画面,另一些照片则展示了其“医疗中心”里由一位尼泊尔主厨烹制的健康中餐。陆勇表示,7天的印度之旅,包括两次本地医生的看诊、四星级的酒店住宿以及一个疗程的治疗等项目,总费用人民币3.5万元。

记者联系了一位李姓的网络卖家,他说他在帮一位表亲寻找药物后,踏入了这个行业,如今,他已经帮助约200位患者与生活在印度的中国人或印度人建立了联系。他说他们会直接从印度将药寄给中国的病人,他相信这样做并不违法。

承担风险

吉利德方面在邮件中表示,他们的授权许可覆盖了101个低收入国家,但这一授权并不允许在其他地区销售。“不过,鉴于该项目的覆盖面很广,我们也意识到,的确有其他一些渠道在销售这些产品,眼下我们也在积极监控这一情况,”另外,该公司也表示,他们正与中国政府洽谈,以争取药品的准入许可。

百时美施贵宝表示,他们最近在中国完成了Daklinza和Sunvepra组合疗法的一项后期临床试验,该疗法可治疗在中国病人中很普遍的一种丙型肝炎。“我们都同意,在中国的丙肝患者群体中,存在未被满足的急迫的医疗需求,我们也正在与中国的医疗监管部门密切合作,以帮助尽快将新疗法带给那里的丙肝患者,”百时美施贵宝方面表示。

与此同时,公共卫生专家也对于病人面临的威胁表达了担忧。在非营利医疗机构无国界医生(Medecins Sans Frontieres)工作的一位药剂师杰西卡·巴里(Jessica Burry)表示,服用化学级别的药品原料,不经过正规的配制,以控制它们在人体内的释放与吸收,这种做法存在未知的风险。无国界医生也是一家倡导削减药价的机构。

中国的搜索引擎百度不予置评,腾讯则没有回复记者的问题。

医疗旅游

在数千里外的澳大利亚,医生詹姆斯·弗里曼(James Freeman)表示,他曾经帮助一些在本国买不起药的澳大利亚病患,从中国进口原料,以供他们私人使用,但这一需求最终不了了之,因为政府给出的补助让那些药变得可以承受了。弗里曼也表示,有几位中国病人也通过旅游或亲戚找到了他,希望他能帮他们获取到治疗丙肝的药物。

澳大利亚医药管理部门治疗用品管理局(Therapeutic Goods Administration)在邮件中表示,他们建议消费者在海外网站购买药物时,要“非常谨慎”,因为那些药物中可能含有有害物质,或者未达到安全标准。

弗里曼表示,他曾帮助病人与北京迈索化学技术有限公司(Beijing Mesochem Technology Co.)取得联络,这是一家中国的化工公司。该公司的一位销售人员崔先生表示,迈索会向澳大利亚等国的病人邮寄少量的丙肝化学品,在这些国家,进口化学用品供个人使用是合法的,只要能提供医生的处方即可。

但迈索方面也表示,他们不会向中国境内的任何人销售药品原料,无论是个人使用还是商业生产,因为此类药品在中国尚未获得审批,是中国法律禁止的。

“中国人要到澳大利亚来寻找源于他们本土的药物,这很荒诞,”弗里曼在一封电邮中表示。他觉得很讽刺,这就好像“向爱斯基摩人出口冰块。” 撰文/彭博社 翻译/程玺 编辑/刘馨蔚

总之 由于目前在中国仍然买不到救命的丙肝药物,中国病人只能冒着风险另寻他法为自救。

下载商业周刊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英国脱欧后英镑跌跌跌,中国游客疯狂“买买买”

tuoou1

英镑大跌对英国奢侈品行业来说如同雪中送炭

“如果不确定日元升值会结束,游客就不再去日本了,而会改去其他地方”

英国投票退出欧盟,这给想要低价购买博柏利(Burberry)风衣、哈罗德百货公司(Harrods)斯蒂尔顿奶酪(Stilton),以及Liberty 丝巾的游客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好机会。

公投结果导致英镑暴跌,对外国买家来说,英国商品和服务变便宜了。消费者们反应迅速:携程旅行网表示,中国居民在其旅行预订应用程序上搜索英国度假的数量激增。与此同时,中国新闻网站凤凰网则为游客们推出了在伦敦“买买买”的购物指南。

英镑大跌对英国奢侈品行业来说如同雪中送炭。中国人是高端商品的最大买家,而且主要在海外采购高端商品。英国旅游局网站VisitBritain称,2015年中国赴英国游客数量达27万人次,同比增长了46%。英国航空(British Airways)的母公司IAG SA表示,英镑贬值将助推赴英游客的增长。

“如果中国和中东的游客大量涌入英国,我不会感到意外,因为他们的购买力已经上升,”瑞士钟表制造商亨利慕时(H. Moser & Cie.)的首席执行官爱德华·梅朗(Edouard Meylan) 说,“人们随时准备来英国旅行,享受5%、10%甚至20%的折扣。”

赴英国游客的增多对于博柏利和Mulberry Group Plc 等英国公司来说是个利好消息。由于奢侈品需求放缓和欧洲恐怖袭击的影响,这些企业目前处境艰难。英国是世界第六大奢侈品消费市场,市场规模高达155亿欧元(约合172亿美元)。不过,英国企业得到的实惠可能要以日本零售商、澳门赌场和香港珠宝商的利益为代价。

tuoou2

这些游客中包括来自中国山东的24岁的谢子豪(音)。他在伦敦的塞尔福里奇百货商店(Selfridges)为家人购买礼物。他利用英镑贬值的机会购入了大量奢侈品,为母亲买了一件博柏利的风衣,给姐姐买了一只蔻驰(Coach)的手袋。

哈罗德百货公司的执行董事迈克尔·沃德(Michael Ward)说,英镑的短期下跌也会影响到来伦敦的游客数量。携程网表示,由于中国游客还需要办签证、订酒店,这种影响可能需要一定时间才能显现。如果英镑持续低迷,一些奢侈奢侈品公司可能会提高英国国内的售价。就公投对整个奢侈品领域的影响来说,投资者持悲观态度,法国的路威酩轩集团(LVMH)和古驰(Gucci)母公司开云集团(Kering SA)的股价大幅下跌,就证明了这一点。

‘感觉良好’

“你购买奢侈品只有一个原因:你对自己感觉良好,”汇丰银行(HSBC)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说。英国公投“很可能让本已疑虑重重的消费者又多了一层怀疑。”

尽管如此,MainFirst Bank AG的分析师约翰·盖伊(John Guy)说,英镑贬值10%可能还是会让博柏利的税前利润最多增加9000万英镑。花旗集团(Citigroup)的分析师托马斯·肖韦(Thomas Chauvet) 估计,博柏利将有10%的营收来自英国,这其中的60%来自游客。

去年伦敦游客人数大幅增长,对于东京时尚的银座购物区可能是个坏消息。上个月,中国赴日本的游客同比增长了31%,不过最近由于日元上涨,赴日游客增速已经放缓。

tuoou3

彭博行业研究的分析师Michelle Ma说,如果由日本改成去英国和欧洲,中国游客换汇时能节省至多40%的支出。现在正值暑期,她预计中国内地游客的旅行模式可能会“立即”发生转变。

‘重拳’

“如果不确定日元升值会结束,游客就不再去日本了,而会改去其他地方。”免税店运营商Laox株式会社的总经理Yoko Yamazaki说。他说,随着日元的上涨,强势汇率如同“拳击比赛中的重拳”,会让中国购物者减少购买昂贵商品,比如价值超过1000万日元(约合10万美元)的红珊瑚饰品。

在人民币对与美元挂钩的港币贬值之际,这对澳门的赌场来说也是个坏消息。摩根大通(JP Morgan)分析师DS Kim说,赴澳门的中国内地游客可能会减少。在香港,周大福珠宝集团和莎莎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等零售商也在想办法克服人民币的下跌影响。

目前来看,许多中国游客会像谢子豪那样在伦敦牛津街为朋友和家人购物。他说:“我现在可以给他们买奢侈品牌的东西,让他们得到很棒的礼物。”撰文/彭博社 翻译/王湛

总之 英镑暴跌吸引了大量中国游客到伦敦进行消费和购物。

下载商业周刊APP,《天地无人》专题抢先阅读!

旅游度假也能“有所作为”

lvyou

“社交影响”旅游度假模式方兴未艾

除了参与者自我感觉良好,这些行程的其他意义呢

在考虑夏天去哪里度假时,你首先想到的可能不是底特律。但6月10日,40岁的女性创业者顾问娜塔莉·莫利纳·尼诺将从纽约家中飞往底特律。去年她也有过这样一次旅行,花了1500美元,跟另外125位年轻聪明、热心公益的人士一同游览底特律,与商界人士会谈。那次行程的亮点是与Rebel Nell的联合创始人艾米·彼得森一起进行的头脑风暴。Rebel Nell雇用残障女性,将涂鸦作品做成首饰。“我们和她一起待了将近三个小时,”尼诺说。“我们创建了一个Facebook群组,这样我们离开以后还可以继续跟她保持联系。”尼诺说,那次旅行的参与者入住了希腊城赌场酒店,还有一晚自行车骑行,但他们去那边主要是出于一个理由——为在困境中挣扎的企业主出谋划策。

这不是去海滩度周末之类的消遣,但这样的短途旅游在大多生于上世纪80年代的新一代旅游者中越来越盛行。尼诺底特律之行的组织者是Breakout,这家公司是所谓的社会影响旅游行业的领头羊。不同于“仁人家园”(Habitat for Humanity)这类主要吸引学生群体的“公益旅游”项目,Breakout针对的是年龄在29至36岁的专业人士。Breakout的1500位核心成员中有三分之一从事科技行业,四分之一从事媒体和创意领域,98%的人上过四年制大学。成为其成员需要接受面试。“我们或我们的代表会跟候选人坐下来聊聊,确保找到合适的人选,”32岁的迈克尔·法伯说。法伯与31岁的格雷厄姆·科恩在2014年创建了Breakout。

他们两人2009年在纽约供职于一家商业房地产公司时结识。科恩说,Breakout之所以成型,是因为他们都希望“创建一家企业,我们可以天天跟有意思的新人见面,”科恩说。他们从梳理“40 Under 40”精英名单开始着手,挑选出不同领域、可能因结识彼此而受益的100位旅行团成员,然后邀请这些人前往迈阿密展开交流。两位参加了迈阿密行程的底特律居民说服法伯和科恩开展了底特律的行程,从去年6月开始,Breakout还组织数十位热心公益的人士造访了巴尔的摩、纳什维尔,还再度前往迈阿密。

社会影响旅游这个市场虽然规模很小,但却在不断增长。去年6月,嘉年华邮轮(Carnival Cruise Line)推出了新的邮轮品牌Fathom,让乘客参加船上的自我修养课程,同时还参与现场的“社会影响”活动,比如在多米尼加共和国制作陶瓷滤水器。“我们花费了大量时间进行定性人种学研究,深入考察消费者想要有所作为的迫切愿望,”Fathom总裁塔拉·拉塞尔说。“我们发现了这种渴望,在进行量化后打造了这种商业模式。”

然而难以量化的一点在于:除了参与者自我感觉良好,这些行程还有其他意义吗?Breakout的周末行程结束后便没有了下文;每位参与者只能自己跟进当地的情况。(尼诺说,她与彼得森设立的那个Facebook群组最多也只能算得上偶尔有联系。)一些人对这类活动固有的虚伪做作嗤之以鼻。参与者从天而降,好比是由一个人组成的麦肯锡“跨界”(McKinsey MASH)部门,询问他们如何共享自己的聪明才智。“有种降尊绌贵的感觉,”一位曾经参与Breakout活动的人士说,他要求匿名,因为他跟Breakout的创始人是朋友。法伯和科恩反驳说,他们也鼓励参与者在地方分会中为自家周围的贫困社区出力。“在巴尔的摩、新奥尔良、迈阿密和底特律这些地方都有当地人士加入我们的网络,虽然我们的规划可能不是很充分,但他们仍然跟我们一起出谋划策,”法伯说。他举了个例子:27岁的艾希莉·萨姆纳,她住在洛杉矶,并负责当地的Breakout分会。“我去了底特律,心想,你还要看到什么?’”她说。“我觉得自己昨天晚上没睡好就算辛苦了,而这些人一辈子都在苦苦挣扎。” 撰文/Sheila Marikar 编辑/ 王若霈 插图/BRAULIO AMADO 翻译/汪泽

下载商业周刊APP,《天地无人》专题抢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