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牌在即!土耳其或将放弃帮助欧盟遏制难民潮的承诺

tanpai

欧盟必须在10月份决定是否给予土耳其公民免签证待遇,双方摊牌在即

反恐法律和人权等问题暗示,双边关系不容乐观

在过去一年中,土耳其成为欧盟的重要伙伴,帮助后者竭力控制二战后最大的难民潮。但欧洲领导人对土耳其政府变本加厉的独裁手段越来越不满。

10月份,欧盟必须决定是否遵循双方在3月份达成的难民协议之条款,允许土耳其公民免签证旅游。双边关系由此将迎来一个危机时刻。土耳其已经放话称,如果没有签证自由化,该国将放弃它的承诺,即阻止难民潮穿越爱琴海,直抵希腊。

笼罩在双边关系上空的乌云包括:

反恐法律

3月份,当土耳其同意帮助欧盟阻止难民潮的时候,欧洲领导人承诺称,作为回报,他们将考虑放松土耳其人的旅行限制。这一让步的前提是,土耳其必须采用现代方法管理其护照申请流程,并修订某些法律,使其更加符合欧洲惯例。5月份,欧盟委员会认为土耳其法律对恐怖主义的定义过于宽泛,但土耳其拒绝缩小反恐法的适用范围。鉴于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正在动用紧急施政权来镇压法图拉·葛兰(Fethullah Gulen)的追随者——他指责这位流亡美国的牧师是7月15日那场未遂政变的幕后策划者,这项法律将被软化的前景已经变得越来越渺茫。

埃尔多安的发言人易卜拉欣·卡林(Ibrahim Kalin)在8月10日表示,这场未遂政变和库尔德分裂武装的攻击显示,土耳其在恐怖主义问题上的“敏感度”是有道理的。

转向东方

继土耳其和俄罗斯在叙土边界展开军事对抗之后,两国关系曾陷于长达数月的隔阂期。但在土耳其未遂政变爆发后,双边关系急剧升温。俄罗斯总统普京是埃尔多安在这场政变后会晤的首位国家元首。此举使得西方盟友更加坐立难安——他们本就怀疑土耳其总统对民主价值观的承诺。

虽然土耳其官员坚称,在这场未遂政变之前,两国就在原则上商定好了总统与普京的会晤安排,但他们并不掩饰土耳其政府对于欧洲领导人的失望。他们谴责称,在政变发生后,欧盟只是给予了土耳其民主政体非常冷淡的支持。几位官员称,与普京改善关系,并不是以牺牲土耳其与西方的传统盟友关系为代价的。

与伦齐的口水战

在接受意大利新闻频道Rainews24采访时,埃尔多安抱怨说,他的儿子比拉尔无法返回意大利完成他的博士学位,生怕他会因一项莫名其妙的洗钱调查而被捕。比拉尔曾经卷入2013年一项最终被埃尔多安撤销的腐败调查。他气愤地说,“他们为什么不专心对付黑手党呢?能不能不要找我儿子的麻烦?”意大利总理马泰奥·伦齐(Matteo Renzi)在Twitter上反击道,“在这个国家,法官遵循的是法律和意大利宪法,而不是听命于土耳其总统。这就是所谓的法治。”

英国推迟战斗机协议

土耳其原本希望不久将宣布与英国宇航系统公司(BAE Systems Plc)达成一项旨在开发首架本土造战斗机的协议,但随着英国方面着手评估土耳其未遂政变的后果,相关计划已经被推迟。尽管这项协议仍然有效,但宇航系统公司和土耳其航空航天工业公司(Turkish Aerospace Industries)的合作细节可能需要等到今年年底才能公布。这无疑将打击土耳其为发展本国军事工业,减少对盟国先进军事装备的依赖而付出的努力。

“土耳其国防工业还没有获得那种我们一直期待北约盟友和西方盟国能够提供的支持。”在英国宇航系统公司推迟合作计划的消息公开之前,卡林曾作出上述表示。“这自然会推动土耳其寻找”其他合作伙伴。他说。

与瑞典争吵

在瑞典外长玛戈特·瓦尔斯特伦(Margot Wallstroem)抨击土耳其宪法法院改变

“同意年龄”(age of consent,指可以进行性行为,而不触犯法律的最低年龄)规则之后,土耳其与瑞典令人意外地爆发了一场口水战。土耳其“允许15岁以下孩童进行性行为的决定必须被撤销,”瓦尔斯特伦发推称。这条推文立即招致安卡拉方面的愤怒斥责。土耳其政府紧急召见瑞典驻土耳其使馆代办,以表达其失望之情。

“土耳其没有这样的傻事。请先搞清楚事实。”土耳其副总理穆罕默德·希姆塞克(Mehmet Simsek)在Twitter上反驳道。撰文/Onur Ant 翻译/任文科 编辑/刘馨蔚

总之 欧盟必须在10月份决定是否给予土耳其公民免签证待遇,双方摊牌在即,但反恐法律和人权等问题暗示,双边关系不容乐观。

下载商业周刊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中国药物在美销量增加,安全问题仍是悬顶之剑

mhrf-cpmh-32222

在中国制药行业的国际地位不断上升的同时,其产品的安全问题也越来越多

“过去批准的药品都在用,但疗效可能没有准确的数字证明它达到了国际水平”

中国的成品药和原料药如今已经出现在了遥远的纽约和芝加哥的药柜里,去年药品和保健品的全球出口额增长了3%,达到560亿美元。

然而,在中国制药行业的国际地位不断上升的同时,其产品的安全问题也越来越多。

琢磨一下:去年,中国监管机构要求约700家本土企业评估自己的新药上市申请、主动撤回虚假或不完整申请。短短几个月内,约75%的申请要么被厂家撤回,要么被中国官员否决。

而其中一些药物曾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上市。一些公司称,他们在中国的数据有缺陷,是因为本地研究机构提供的信息有误,而他们在美国的申请通常是由北美地区的研究机构做的测试–表明这些药物应该是安全的。中国制药行业去年对美国的出口增长了4%。

中国药企撤回申请,既显示出了中国的进步,也显示出了清理其庞大医药产业任务之艰,这一行业多年来一直受到不合格仿制药的困扰。在本土,中国政府正在寻求提升国产药的标准,以减少对昂贵的进口药的使用。与此同时,财大气粗的中国企业集团也在竞相提高质量、向国际水平看齐,希望扩大在美国市场的份额。

“过去批准的药品都在用,但疗效可能没有准确的数字证明它达到了国际水平。”中国食药监局副局长吴浈在去年的新闻发布会上谈论国内市面上的国产药称。食药监局未回复记者寻求置评的传真。撰文/彭博社 编辑/冯艳彬

总之 中国药企撤回申请,既显示出了中国的进步,也显示出了清理其庞大医药产业任务之艰。

下载商业周刊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