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英国间谍正上演第二幕:离职之后何去何从?

jiandie

他们必须在针对普通人的法律约束下进行工作,并且不能使用特殊的政府手段

他们通常跟踪出轨的丈夫或是打探竞争对手的知识产权,而不是追捕恐怖分子或者暴君

卡梅隆•卡胡恩(Cameron Colquhoun)为他的主顾带来了令人高兴的大发现。这个33岁的前间谍曾为女王陛下的政府服务,而现在,他让一项被隐瞒的资产浮出了水面。

这个资产并不是一个叛徒,而是一艘游艇。客户是一个正在对潜在收购目标进行调查的电信公司,而这艘游艇并没有被披露在财报当中。对于这艘游艇的调查档案引起了该公司的关注,该公司因此取消了这笔交易。

“我们结束调查,与客户碰面并且宣布‘这就是我们所发现的’,我非常享受这一过程,”卡胡恩说,“我们喜欢告诉别人他们所不知道的事。”

在英国情报部门(现代情报所的诞生地)的工作可以是惊心动魄、充满压力和挑战的,唯独却不是有利可图的。初始工资只有30490欧元(约合37500美元)。因此,在工作若干年后,许多情报员都会离职进入私人部门。他们通常跟踪出轨的丈夫或是打探竞争对手的知识产权,而不是追捕恐怖分子或者暴君。

上周,媒体将前间谍们的生活清楚地展示给了大众,契机是一份关于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未经证实的档案以及其作者作为一个私人雇佣间谍的副职。52岁的克里斯托弗•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在进入私人部门之前曾是英国情报机构军情六处(MI6)的一名情报官员。

猎头们称他们经常目睹许多情报官员在十年之内离开岗位。

在以下三个情报分支雇佣了大约12000人:军情五处(MI5),负责总体国内情报事务;军情六处,负责国际情报事务;政府通讯总部(GCHQ),负责电子监控。和其他雇主一样,这些情报机构也存在日常职工流失的情况。

在私人部门和公共部门之间的流动是受鼓励的,就像前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所说的那样,这可以促使“最聪明的头脑和经验最老道的专家进入私人部门,同时最前沿的创新也回流至政府部门”。

在你的简历上加上私家侦探服务这一项无疑是有利的。“人们对你的智力和能力水平有一个认知,”48岁的安妮•马琼(Annie Machon)说。她曾是军情五处的情报官,在告发英国的间谍行为之后,她于1996年因关系不和而离开了情报局。“如果你受到了军情六处或军情五处的推荐,那当然会激起人们对你的兴趣。”

兴盛的企业情报领域通常包括调查前员工或者未来的收购对象。但是,由于他们必须在针对普通人的法律约束下进行工作,并且不能使用特殊的政府手段,一些前间谍可能会感到沮丧。

招募官与前间谍们称,与刚从国际关系硕士毕业的社会新人不同,间谍们在建立融洽的人际关系以及实战训练上有专长。“他们对几乎一切问题都有程序化的解决措施,”国际情报局(International Intelligence)的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本伯格(Alex Bomberg)说。国际情报局是英国的一个私人公司,建立于2002年,常年招募前间谍。

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企业们可以得到在高压环境下历练过的高技术人才——同时还能炫耀自己雇佣了前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s)。而前情报人员也能赚取不少收入。

“当其他所有上过大学的朋友都在为银行或者大公司工作,赚着比你多两倍的工资,”马琼说,“你可能会感到灰心丧气。”

就在那时,猎头的电话来了。在全球猎头公司巴克莱辛普森(Barclay Simpson),克里斯•米格(Chris Meager)的工作就是将寻求加薪(或者想要换一种生活方式)的间谍们与私人公司进行匹配。

2016年,米格为一位前情报官找到了一个工作:一家私人公司的全球安全主管。“他在第一天就得到了20000欧元的加薪,”米格说。

但是金钱并不是全部。“很多时候,人们只是想过上正常的生活,”马琼说。间谍的职业就好像是“在你和正常的世界之间插上了窗玻璃”。

卡胡恩已经看够了他的前同事们纷纷离职。“这个工作可能是相当紧张和充满压力的,因为你总是在与坏消息、风险和预防事情出错打交道,”他说,“对许多人来讲,说出‘我受够了那个世界,我想要离开,干点稍微更令人愉悦的事情’这样的话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卡胡恩称他曾为多个英国情报机构工作,在政府通讯总部的工作内容包括收集和分析情报。他表示,那是一个高压力、高风险的工作环境。(政府通讯总部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他曾经在此工作。)

在2013年离开政府部门之后,卡胡恩在几家私人公司工作过,然后在2014年创立了他自己的公司——Neon Century。在向客户推销自己时,卡胡恩对自己之前的职业有些遮遮掩掩。至少一开始是这样。

“我绝不会在一场会议中开门见山地表示我是一个前政府雇员,”卡胡恩说。但这并不是说他永远不会在谈话中提及这件事:“我也许会在某个时机提到它。”

企业情报工作并不是前政府雇员的唯一落脚点。

一些人最后去到了与他们最不相称的地方,完全脱离了情报工作。

本伯格认识一些现在正在从事教学工作的前间谍。卡胡恩说以前的同事们现在成为了私人教练、咖啡店店主或是人权组织的积极分子。

“我们当中的一些人会因为在情报机构工作而非常兴奋,”他说,“对其他人来说,这不过是一个工作。”

但是除非你彻底自断后路,想要永远离开情报局很难。

“即使没有稍微不那么正式的安排,我们也总是会保持友好的联系,”马琼说。撰文/Chris Stokel-Walker 翻译/陈雨凡 编辑/刘馨蔚

总之 许多情报员离职后进入私人部门,他们通常跟踪出轨的丈夫或是打探竞争对手的知识产权,而不是追捕恐怖分子或者暴君。

下载商业周刊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为何名字会毁了你的一生

mingzi

如果你的姓氏排序靠后,你要寻找其他方式脱颖而出

首字母靠后的人“获得的机会可能较少”

曾几何时,当你着急找一位锁匠或一辆拖车,甚至着急离开牢房时,你都会打开一本厚书,翻阅其中成百上千的纤薄黄页。通常,你会先看到大量“A”打头的名字,从阿龙锁业(Aaron’s Locksmith),到阿徳瓦克拖车(Aardvark Towing),再到AAA保释公司(AAA Bail Bonds)。

排在最前面显然能带来经济上的好处,尽管这可能会让你公司的名称很难发音。

名字能在方方面面决定我们的命运。例如,研究显示,在美国,一些典型的黑人名字会降低申请者获得工作或住房的机会。而一些学术论文也指出,美国人和欧洲人对于阿拉伯、土耳其等中东名字也有类似的歧视。

那么姓名的首字母呢?除了黄页以外,名字的字母排序还有其他方面的影响吗?虽然不如上面的伤害那么有意为之,但姓名排序的影响也并非无稽之谈。人名和公司名称总是以字母顺序排列——不只是电话本上如此。这些排序能对人们的选择产生微妙的影响,并带来广泛的后果。

投资者就是很好的例子。2016年发表于《财经评论》(Review of Finance)上的两份研究报告发现,名称在字母表中靠前的股票的交易频率更大一些。其中一组研究者还发现,在字母表中靠前的股票估值也较高。作者们在共同基金中也发现了同样的现象:相对于名称在字母表中靠后的基金,名称靠前的基金吸引到了更多投资。

基于名称选择投资对象似乎不合逻辑。但现实情况则有所不同。很多投资者没有时间检视每一只股票,因此他们会走捷径。“在面对大量选择时,人们往往会选中第一个可以接受的,而非其中最好的,”研究者们在一份报告中如是说。

好吧,可是人的情况如何呢?人们的生活和财富真会因为姓氏的首字母是“W”而非“C”,而受到影响吗?

捷足先登

两位科罗拉多大学的经济学家发现了有力证据,证明姓氏的首字母的确能发挥很大作用,尤其在人们年轻的时候。

杰弗里·扎克斯(Jeffrey Zax)教授和研究生亚历山大·考利(Alexander Cauley)对1957年威斯康星高中2毕业的逾3000名男生的人生轨迹进行了分析。他们发现姓氏首字母靠后的人,在高中、大学以及早期的职业生涯中,均表现较差。“‘字母排序’的负面效应相当明显,”考利和扎克斯写道。虽然这里的相关性并非明确的因果关系,但研究者确信其中存在关联。

这份研究指出,教师对于班级名册内靠后的学生关注度要低一些。平均来看,这份数据集里的高中生有11.3%的机会能在毕业班里被认定为“出类拔萃”的学生。而姓氏首字母落后10位的学生,比如“K”相对于“A”,或“R”相对于“H”,“出类拔萃”的机会要低1.28个百分点,也就是说,整体概率低了10%以上。

同样,首字母在字母表中落后10位的学生,对高中课程表达正面意见的比例也低2.2个点,申请读大学的比例低2.9个点,上大学后中途退学的比例高5.6个点,毕不了业的比例高2.7个点。他们的首份工作的体面程度也较低,而且更有可能参军。

首字母靠后的人“获得的机会可能较少,”作者们写道。“也因此,他们在得到机会时,比较不能很好地把握住它们。”

mingzi2

想办法脱颖而出

考利的本科毕业论文是这份研究的一个版本,研究方向由考利当时的导师扎克斯提议。考利毕业后留在科罗拉多大学读研,他和扎克斯继续拓展了这一分析。目前他们正准备发表这份研究,据29岁的考利透露,这些发现在学术会议上让一些经济学家大感意外。“多数人都不会想到字母表排序会对他们的人生有什么影响,”他表示。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62岁的扎克斯自己的名字就处于字母表末端,而他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劣势。“在我的人生经历当中,并没有被人忽视的感觉,”他说。“上学的时候,我还觉得这蛮酷的。”

不过,他也说自己是好学生,老师不太可能视而不见。而研究显示,这也是个关键因素。当考利和扎克斯继续深入下去,纳入了智商以及外表吸引力的效应后,他们发现了一些惊人的现象。位于排序顶端和末端的人,即智商最高和最低以及吸引力最高和最低的人,往往不会受到姓氏字母靠后的影响。而位于中段的人,即相貌平平、才智平平者,则会受到“字母排序歧视”的摆布。

由此来看,如果你的姓氏排序靠后,你要寻找其他方式脱颖而出。

“姓氏靠后本身不是问题。如果姓氏靠后的同时,所有其他方面也都不值一提,这才是问题,”扎克斯说。“对于其他每个方面都很普通的人,这一效应表现得最为强烈。他们会得不到关注和重视。”

幸运的是,化解字母排序歧视要比化解其他歧视容易得多:人事经理们可以随机挑选应试者,而不要以字母顺序把简历摞起来。教师在为学生安排座位时,可以忽视姓氏的前后顺序,或者点名时反着来——扎克斯经常这么做。或者说,只要能认识到这是一个问题,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即使你的名字总是让你坐在班级后排,让你排在出勤名单的末尾,你也不要气馁。虽然研究显示字母排序歧视会对早期的人生有所伤害,但等你到了35岁左右,这些效应似乎就不见了。工作的时间越长,当你建立起自己的声望后,名字的作用似乎就会变小。“人们的确能找到克服这些劣势的方法,”扎克斯表示。“慢慢的,这一姓氏效应会逐渐消退,你真正的成就将取而代之,发挥作用。”

注:

  1. 塞顿霍尔大学的珍妮弗·伊茨科维茨(Jennifer Itzkowitz),耶希瓦大学的杰西·伊茨科维茨(Jesse Itzkowitz)以及塞顿霍尔大学的斯科特·罗斯波特(Scott Rothbort)。
  1. 研究者选择威斯康星,只是因为威斯康星纵向研究(Wisconsin Longitudinal Study)追踪了数十年的教育与职业轨迹,数据积累深厚,质量很高。扎克斯表示,他们之所以只考察男性群体,是因为“特别是在采集数据的时候,影响女性的社会程序”发生了很大变化。当然,许多女性婚后都会改变姓氏,这也是原因之一。撰文/ Ben Steverman翻译/程玺 编辑/耿川迪

总之 名字往往在年轻时期决定我们的命运,首字母靠后会影响学业成绩,但在声望逐渐确立后,负面影响就会随之降低。

下载商业周刊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在中美可能发生贸易摩擦之际,中国出口反弹

zhongmei1

中国以美元计价的对美国出口同比增长9%

中国的出口前景良好,只是可能存在中美贸易战的风险

在全球需求增长的推动下,中国出口实现反弹,这意味着在与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可能发生贸易摩擦之际,中国出口部门表现更加强劲。

中国海关总署2月10日公布,1月以美元计价的出口较上年同期增长7.9%。进口增长16.7%,贸易顺差为5,135亿美元。修正后的数据显示,2016年12月以美元计价的出口下滑6.2%,但按本币计算则增长0.6%。

数据显示,中国以美元计价的对美国出口同比增长9%,这可能加剧特朗普政府对双边贸易的担忧。

zhongmei2

瑞穗证券亚洲驻香港的首席亚洲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这与美国、欧洲和新兴经济体的增长全面回升有关;进口强劲,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中国政府的刺激措施提振了国内需求;中国的出口前景良好,只是可能存在中美贸易战的风险。

1月出口形势较前一个月好转的背景环境是,2016年第四季度经济增长率好于预期,达到6.8%,为两年来首次加速。1月数据还受益于基数效应–上年同期按人民币计价的出口下滑了10.9%。

作为全球最大出口国,中国2017年面临更多的挑战和不确定性,因为特朗普不仅曾指责中国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而且其所组建的内阁也不乏中国批评人士。虽然一些原有的贸易争端在继续发展,但新一届美国政府在头几周并未宣布任何重大新举措。

澳新银行驻香港首席大中华经济学家杨宇霆称,今年春节提前了近一周,这似乎导致了更多活动集中在1月。撰文/彭博社 编辑/刘馨蔚

总之 在全球需求增长的推动下,中国出口实现反弹。

下载商业周刊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忘记“假新闻”吧!对市场而言,它们再真实不过了

jiaxinwen1

美联储论文:新闻人气可以预测美国的经济活动

其表现比密歇根大学和世界大型企业研究会的消费者信心指数更佳

在新闻发布时买入,疲软数据出炉时卖出。

这是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一篇论文中的结论。文章认为,金融新闻具有对一系列经济数据的预测能力。论文发现,在衡量“动物精神”和预测未来的经济活动方面,有关美国经济形势的报道有时候比消费者信心调查等传统指标更为准确。

虽然在对美国总统大选期间抛出的假新闻的指责声中,普通美国民众对新闻来源的信任程度已经降到历史低点,然而对于经济指标显示主流媒体脱离大众的观点,美联储的研究却泼了冷水。

“具体而言,我们发现从报纸文章中推导出的人气与同时期和未来的关键商业周期指标存在关联,”旧金山联储经济学家Adam Hale Shapiro和Daniel Wilson在1月与数据分析公司Kanjoya的Moritz Sudhof联合撰写的报告中表示。“在直接比较中,这些新闻人气指标比密歇根大学和世界大型企业研究会的消费者信心指数表现更佳。”

jiaxinwen2

该模型使用计算机驱动的文本分析对1980年到2015年间16家美国主要报纸的情绪内容进行量化和结构化分析,由此生成信号,并将其与联邦基金利率、消费、就业、通胀、工业产值乃至标普500指数等一系列经济基准进行比较。撰文/Sid Verma 编辑/刘馨蔚

总之 美联储论文认为,金融新闻具有对一系列经济数据的预测能力。

下载商业周刊App,关注更多精彩内容!